Quantcast

content

「重慶李嘉誠」海外置業預示社會大變局

2017-05-04 04:53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7年5月4日訊】(看中國記者鄭文新綜合報導)有「重慶李嘉誠」之稱的張松橋11.35億英鎊(約合人民幣101億)現金買下利德賀大樓的全部股權,這也是2014年以來,英國房地產市場上最大的一項單項交易。自2015年以來,張松橋在香港、倫敦買樓的花費已超過220億元。與此同時,張松橋也在不斷出售其在中國內地的土地。對此,有人認為:境外投資是跑路代名詞,張松橋的行動有一定的代表性,並預示社會的大變局,值得人們關注。

「重慶李嘉誠」清空中國內地土地在海外置業

5月3日,陸媒的報導稱,5月1日深夜,有「重慶李嘉誠」之稱的張松橋旗下上市公司中渝置地(01224,HK)發布公告稱,公司的間接全資附屬公司以11.35億英鎊(約合人民幣101億)現金買下利德賀大樓的全部股權,這也是2014年以來,英國房地產市場上最大的一項單項交易。

利德賀大樓(Leadenhall Building),或稱利德賀街122號(122 Leadenhall Street),是位於英國倫敦利德賀街的一座樓高46層的商業大樓,高225米,寫字樓及零售樓面總共61萬平方呎。位於倫敦金融街的黃金位置,離聖保羅大教堂不遠。該建築本身也是倫敦地標之一,在倫敦天際線中十分顯眼。225米的高度也可以供人俯瞰倫敦夜景。於2010年12月22日正式開工建設,2013年6月正式建成。

這不是張松橋第一次在倫敦置業。2016年7月,張松橋以4233.6萬英鎊(約合人民幣3.64億元)買下倫敦金融城的Travelodge酒店物業。據中渝置地1月27日公告,其還斥資2.92億英鎊(約合人民幣25億元)買下位於倫敦帕丁頓火車站附近的寫字樓One Kingdom Street,該大樓目前還是英國電信公司達沃豐集團的全球總部基地。

自2015年以來,張松橋在香港、倫敦買樓的花費已超過220億元。與此同時,張松橋也在不斷出售其在內地的土地,中渝置地2016年的年報顯示,公司在中國內地已經沒有任何土地儲備。

引人關注的是,在出清中國大陸城市土地儲備的同時,張松橋還在香港等地大手筆置業。

僅在2015年,張松橋就分別以51億港元買下香港一級歷史建築物河東花園、以7.6億港元買下渣甸山包華士道1號的房屋、以40.21億港元買下彩星中心和世紀廣場兩幢商業大廈、還以15億港元買下馬雲在香港的豪宅,合計花費約人民幣100.86億元。再加上上述在倫敦的置業,全球買樓資金在220億元以上。

張松橋通過多次拋售中國內地的物業,前前後後獲得了上百億的收入。該公司僅在2015年就出售7個項目,獲得144億港元的現金。

跑路代名詞:境外投資

張松橋行動有一定的代表性並預示社會的大變局值得人們關注。

5月2日,自由亞洲電臺發表了姜維平題為:《「重慶李嘉誠」,你給我站住》的文章,該文稱,近期,這位比「香港李嘉誠」跑得還快,還乾脆的民企老闆,義無反顧地賣空自己在內地的房地產業和資產,轉而購買香港豪宅、英國頂級物業,張松橋的行動有一定的代表性,並預示社會的大變局,值得人們關注。

張松橋把個人以前的資產連根拔起,另栽它處,成為從中國內地走向世界「炒樓」的最大房地產買家之一。他一連串舉動的背後,折射著怎樣的社會裂變的光譜,中國政商兩界怎樣在躁動和絞殺,進而拼湊一盤怎樣的大棋?

張松橋撤離這些資產可能都基於目前中國及世界的形勢,也就是說,對一個富翁來講,他最關心的是這樣幾個問題,一是自身的安全和財富的增長,二是下一代如何繼承和享有他創造的財富,三是他財富如何轉移到安全可靠的,而鮮有人知的地方,在這幾個方面,顯然,英國都比中國要穩妥。尤其是在重慶那個傷痕纍纍的地方,從2007年至2012年,薄熙來,王立軍搞得「唱紅打黑」運動,曾使無數民企老闆膽顫心驚,張松橋沒有被劃入640個「黑社會」名單裡,表明他很精明,也很幸運,但只要沒有獨立於黨派之外的司法保護,躲了這波,不能保證「常富久安」,這大概就是張松橋逃離的原因吧。

實際上,2012年初,薄熙來因王立軍叛逃,谷開來殺人而倒臺,歷史給中南海中共高層提供一個絕佳的司法改革的機會,抓捕薄熙來,一定要剷除滋生司法腐敗的土壤,才能解決根本問題,可惜,現在機會錯過了,人們已經看到,薄熙來精心包裝的「黑社會」案無一例平反,他在大連徇私枉法製造的冤假錯案,無一例糾正,越來越多的中共貪官被抓被判,但越來越多的維權律師和敢言記者也相繼入獄,甚至,連要求中共「官員申報財產」的公民,和抗議拆遷的訪民也被判刑,這些充滿矛盾和不確定性的社會現象,推動了移民潮和資金轉移潮,身價上億的類似張松橋的富豪怎麼能不離渝遠行呢?

毫無疑問,中國的企業老闆,與中共官員有著扯不清的關係和糾葛,因政治體制的侷限,要發展經濟,沒辦法躲過中共官員,不論項目審批,土地出讓,還是銀行貸款,產品推銷,等等,老闆都得求中共官員,而大權在握的中共官員,又在某一領域一言九鼎,他們的工資低,權力大,就容易滋生權錢交易的腐敗問題,對企業家,真的是兩難,不給錢,不辦事,還可能找麻煩;給了錢,辦了事,就會留下把柄,就可能出事。總之,心裏的糾結,靈魂的掙扎,觸法的恐俱,精明的算計,幾乎伴隨企業家的每一天,因此,當你深入瞭解他們,與其懇談時,他們假如與你有緣分,會講真話的:在商場,賺錢的機會大把;在中共官場,倒霉的陷阱也是大把,當與某一失勢的中共官員連在一起時,反腐的利劍就難免落到某一企業老闆的頭上,張松橋,大概既不想成為徐明,也不想當劉漢吧。

文章稱,上世紀90年代初,張松橋曾作為上市公司「渝鈦白」最早的發起股東之一,並出任過副董事長一職。「渝鈦白」後來因財務醜聞出事,但躲過一劫。然而,就以往商界與政界內鬥的故事,我不太相信他一點問題沒有,只能說他找到矛盾的平衡點,化解了危機,縱觀重慶640個「黑社會」被虛構包裝的詳情,一切都看當時中共權勢者的心情,假如他們認為某個民企老闆有利用價值,就會羅列罪名,抓他墊背,可能那時的張松橋,沒有進入中共官員的視線。

在筆者看來,與其責怪企業外遷,資金外逃,用行政命令的辦法設限,不如立即解散中共政法委,使司法真正地獨立,現在,從村鄉鎮到縣市省,中共地方官都對法院有著很大影響力和控制力,黨管司法,就是某一中共黨員干預司法,假如某一個中共官員品行好一點,就干預弱一些;假如反之,就非常「悲劇」,2009年至2012年,重慶法院審理多起黑社會案,抓一批,判一批,殺一批,類似「文革」,哪一例是獨立於黨派之外,顯示公平正義的呢,由於薄是中共政治局委員兼中共重慶市委書記,王立軍是中共副市長兼中共公安局長,也就是說,上級給他們的權力太大,他們要「搶錢買官」,必然把發紅的眼睛盯住有錢人,而富翁既使呼風喚雨,也難逃權勢者的掌心,他們成為案板上的肥肉,只有任人宰割,這種慘痛的教訓使民企老闆變得膽小怕事,也越加聰明而言不由衷,因此,我們會看到更多的張松橋走在路上,但我還是微弱地喊一嗓子:「重慶李嘉誠」,你給我站住。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