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唐柏橋專訪:天安門三君子之一余志堅(上)(圖)

2017-04-02 01:25 作者:鐘琺 端木珊 桌面版 简体 10
    小字

唐柏橋(右一)、余志堅(中)和喻東嶽(唐柏橋提供)
唐柏橋(右一)、余志堅(中)和喻東嶽(唐柏橋提供)

【看中國2017年4月2日訊】(看中國記者鐘琺、端木珊採訪報導)1989年中國民運期間曾向毛澤東畫像潑漆的天安門三君子之一余志堅,3月30日在美國印第安納州病逝。作為天安門三君子湖南老鄉,「六四」倖存者、民主大學校長唐柏橋接受《看中國》專訪時說,他非常敬佩余志堅,余志堅不但為中國民主事業奉獻了一生,而且長期照顧被中共迫害至精神失常的天安門三君子之一喻東嶽,其精神在當今物慾橫流的社會尤為可貴。

天安門三君子

據《余志堅文集》介紹,1989年5月23日下午2時40分,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將事先備好的顏料雞蛋,砸向北京天安門城樓上的毛澤東畫像。此事件震驚中外,轟動一時。被稱之為八九民運中三大象征意義之一的「五.二三」事件,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被稱為「天安門三君子」。

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都是湖南瀏陽人。其中余志堅、魯德成是兒時的玩伴,也是小學、中學同學;喻東嶽是余志堅湖南省湘潭師院校友。他們三人因志向、興趣成為好友。他們認為毛澤東問題實質是「是中國專制制度的復辟和大倒退」,「而只有徹底否定毛澤東,才能推進中國政治民主化的進程」。

唐柏橋說,除了毛澤東外,中國共產黨高層先後出了很多湖南人,包括劉少奇、胡耀邦等。湖南人對政治也非常敏感,「在湖南八九民運人士中,有好幾個都是瀏陽出來的」。

唐柏橋介紹說,天安門三君子他們當時是一起約好去北京的。1989年「五二零」戒嚴後,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看到學生中有些人要撤離,並認為這個時候不應該這樣做。因此,他們選擇發出自己的聲音。最初的時候,他們想以自焚方式抗議中共當局腐敗、侵犯人權等。隨後,三人認為自焚容易引起他人誤解,而且這種行為太過於偏激。

唐柏橋說:「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三人寫了一個非常大的討伐中共專制的橫幅,’5000年專制就此告一段落,個人崇拜從此可以休矣!’。現在看來,他們三人是走在中國民主運動最前面,八九民運的大部分學生還沒有達到他們那個民主思想境界。」

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最後決定向毛澤東畫像潑漆。唐柏橋說:「因為毛澤東像是象徵著中共獨裁政權和個人崇拜的一個圖騰,所以砸它的話,等於是向專制和獨裁者開炮,到今天看來的話,也是一個非常有遠見的一種做法。」

據唐柏橋介紹,1989年5月23日,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成功向毛澤東畫像潑漆之後,當時參加民運的學生領袖等很多人接受不了這種行為。他說:「就是太突然了,因為學生當時認為自己是溫和的,不反對中共,主要反對腐敗。總而言之,就是民主思想還沒有達到那個境界。看到有人竟然要挑戰毛澤東,挑戰專制,學生甚至懷疑可能是中共的人在搗亂。」

當時北京天安門指揮部有志願者糾察隊,用以維持秩序。糾察隊控制了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三人,經過討論表決後,將他們送到北京公安派出所。後來,余志堅被判無期徒刑,喻東嶽判20年,魯德成是16年,「是1989年以後判刑最重的一批人」。

唐柏橋說,作為湖南第一號判刑最重的學生,他本人被判了3年有期徒刑。在1989年就聽說了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在監獄服刑期間也聽其他政治犯講過他們三人的事情。

1991年,唐柏橋回到湖南老家,有中共監獄系統的官員向他透露說,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三人是中共中央欽點的嚴加管教的政治犯。但他們從來沒有認罪,也沒有認錯,非常堅強不屈,不低頭。

唐柏橋說:「余志堅離開了,讓我們很難過。在中華民族最黑暗的時期,他可以說是用從不屈服的一生,從不低頭的精神,照亮了中國民主運動。余志堅被判無期,坐牢也超過10年多。他遇到的困境和考驗也是常人所無法想像的,比大多數民運人士和民運領袖都要艱難的多。」

談到喻東嶽,唐柏橋說:「喻東嶽因為在監獄裡面不屈服,他們有教育課嘛,他黑板上寫了要平反六四及打倒鄧小平之類的話,後來遭到暴打,腦袋被打壞了,現在還有兩個大疤,可能是用那個械具打的,因為拳頭是不可能把腦殼打破的。後面被打的神經壓迫,造成了精神失常。從1992年左右就開始精神失常,一直到現在25年了,過著生死不如的生活,在監獄裡面中共一直不釋放他。儘管中國法律聲稱精神失常的人是必須得到治療的,不可以關押的,不可以服刑的,但中共完全無視法律,一直把他關了十幾年。所以,這個他們的故事確實是可歌可泣的,是血與淚的故事。」

唐柏橋說,他逃亡到香港以後,與美國最大的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簡稱HRW)合作,出版了一本人權的書《失敗之歌—湖南六四鎮壓後的人權狀況》。書中披露了「整個湖南八九民運和民運以後被鎮壓的情況,裡面有200多個政治犯,其中很主要的就是包括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三個人,還有李旺陽等」,「《失敗之歌》中專門有一章內容是談天安門三君子的故事」,「92年到美國以後,我接受《紐約時報》專訪,談的最多的就是他們三個人,所以說天安門三君子的稱呼就是從《紐約時報》開始的,我叫他們三壯士。」

天安門三君子如何認清毛澤東真面目?

記者:當時在中國大陸沒有人敢挑戰毛澤東的權威性,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他們通過什麼方式瞭解毛澤東罪惡的真相,從而促成他們在天安門砸毛澤東像的行動?

唐柏橋:這有兩個方面的原因。第一,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他們三個人都是湖南瀏陽人。毛澤東老家是湖南湘潭韶山沖,湘潭距離瀏陽很近,瀏陽是長沙一個縣,長沙、湘潭和株洲被稱為湖南三角洲。中國近代史上,湖南出現了很多名人,不僅有共產黨人,還有很多辛亥革命的人士,如黃興、宋教仁等。黃興與孫中山都是同一時期中國民主革命先行者;宋教仁是中國憲政第一人,國民黨的締造者之一,本來是呼之欲出的中國民國總理,後遭暗殺,年僅32歲。在共產黨人中,包括毛澤東、劉少奇、胡耀邦及朱鎔基等人,都是出自湖南。因此,湖南這個地方的人有個特點就是對政治比較關注,可能比其它地方的人要早一點,要多一些。

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曾說過,他們之所以要站出來,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因為毛澤東給湖南人丟了臉。作為湖南人,有責任去反抗這個獨裁暴政,給湖南人長臉。否則,湖南人走出去好像有點抬不起頭。解鈴還需繫鈴人,共產黨的獨裁暴政是湖南人帶來的,因此,湖南人對終結共產黨獨裁暴政有義不容辭的責任。

第二,70年代末80年代初,余志堅在湘潭接受了高等教育。這段時間是中國共產黨統治下所謂的「最開放的一個時期」吧,那段時間中共進行所謂「平反錯案、撥亂反正」,平反右派和文革被迫害者,胡耀邦提出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等,那段時間出現了一些很有思想和敢言的人如魏京生、嚴家其、徐文立、黃翔等,也出現了西單民主牆。湘潭是毛澤東老家,華國鋒和胡耀邦也曾出任過湘潭地委書記,所以湘潭人對毛澤東和中共瞭解多一些。

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七九時就已經接觸了民主思想的洗禮。在西單民主牆等民主運動被鎮壓下去之後,中共進行「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等運動,1989年民運時,學生主要是反腐敗,爭人權,爭新聞自由,並沒有想到民主選舉,沒有他們這個民主思想高度。而外界很少有人知道,余志堅在八十年代曾經參加當地人大代表選舉並當選。中國當代最早的學潮就是從湖南師大開始的,當時就是因為一位名叫梁衡的學生參選所在地區人大代表並當選,而當局拒絕承認因此引發大規模的絕食抗議活動。因此,天安門三君子的行動並非一時心血來潮,是有很堅實的思想基礎的。

他們希望1989年民主運動能站在推翻暴政、終結中共專制這個高度上,不是要擁護中共領導、改革開放等這個角度去做,所以潑漆毛澤東像就說明瞭他們的想法。所以余志堅他們說了「五千年專制就此告一段落,個人崇拜從此可以休矣」,因為民主制度有可能還會被專制復辟,所以用詞非常精準,他們的高度目前還是有些人理解不了。

来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