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唐柏橋專訪:天安門三君子之一余志堅(下)(圖)

2017-04-04 14:58 作者:鐘琺 端木珊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唐柏橋(左一)、余志堅(中)和喻東嶽(唐柏橋提供)
唐柏橋(左一)、余志堅(中)和喻東嶽(唐柏橋提供)

【看中國2017年4月4日訊】(看中國記者鐘琺、端木珊採訪報導)1989年中國民運期間曾向毛澤東畫像潑漆的天安門三君子之一余志堅,3月30日在美國印第安納州病逝。作為天安門三君子湖南老鄉,「六四」倖存者、民主大學校長唐柏橋接受《看中國》專訪時說,他非常敬佩余志堅,余志堅不但為中國民主事業奉獻了一生,而且長期照顧被中共迫害至精神失常的天安門三君子之一喻東嶽,其精神在當今物慾橫流的社會尤為可貴。

八九學生、民運對天安門三君子態度轉變

記者:1989年毛澤東思想和中共在中國大陸仍然是絕對統治地位,余志堅、喻東嶽和魯德成是否想過他們的所為在別人眼中是以卵擊石,或者說曇花一現?他們是否想過潑漆毛澤東像的嚴重後果?

唐柏橋:我跟余志堅、魯德成都有過深入交流,喻東嶽從監獄出來以後精神失常了沒法交流。在2014年,余志堅到加州來參加一個會議,我請他到家裡來喝酒,聊天,大概是一個通宵吧,我們一分鐘也沒睡,就一直交流,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一起去開會。余志堅很深入談了他89年的想法,他當時去北京天安門的時候就很已經很清楚,有點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就是求仁得仁吧。為什麼呢?他們最初想自焚,並不是去想做什麼領袖啊,去引導讓大家都和他們一致。他們為何開始選擇自焚的方式?只是要引起社會對他們訴求、想法的關注,能夠讓更多的人思考這個問題,用生命來追求他們的理想。當然1989年5月份天安門的氣氛太溫和,連絕食都被人批評,路都不堵,學生自覺都把路疏散,這是一個最溫和、最和平的抗議運動。

余志堅、喻東嶽和魯德成覺得自焚可能會影響學生運動的格調,會遭到極大的誤解,因此,他們最終選擇砸毛澤東像。此外,他們認為當時學生運動主流方向是錯的,那種希望中共改良的思潮是錯的。所以,他們三人想要告訴世人,只有推翻中共專制,中國才有前途。向中共喊話,只是緣木求魚。他們也知道砸毛澤東像的行為後果非常嚴重,能夠活下來,他們都覺得已經是奇蹟了。他們甚至覺得會被判死刑,會被槍斃。他們當時是有這個思想準備的。

因為畢竟是毛澤東嘛,余志堅他們年齡比我大一點,我們都經經歷過文革後期,70年代初期和中期。我們湖南最後一個所謂的「政治犯」是怎麼回事啊?就是喝多了,把有毛澤東像的《人民日報》報紙墊在地上,睡著了。他自己都不知道,喝多了嘛。結果第二天發現睡在毛澤東頭像上,好像被槍斃了。所以,那個時候你要講一句毛澤東不好的話,都可能被槍斃,那簡直就是十惡不赦,這些我們都經歷過。攻擊毛澤東的後果有多嚴重,大家都是比較清楚的,尤其毛澤東像作為中共的象徵、圖騰掛在天安門廣場,還去潑污和羞辱,我相信他們三人很清楚這個後果。

記者: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都覺得能夠活下來是個奇蹟,你也談到那個時期玷污毛澤東的嚴重後果,那麼他們三人沒有被判死刑,是否是中共迫於國際社會的壓力?

唐柏橋:是這樣,1989年時期畢竟跟文革還不是太一樣,如果說在文革的話,我們這些人都會被槍斃了,因為我們佔領天安門,舉行抗議活動,那肯定都是槍斃的了。余志堅、喻東嶽、魯德成他們沒有被判死刑和槍斃,是因為國際影響。他們三人行動之後,當時有很多國際記者在現場,尤其是香港的記者,港臺的記者。在那時港臺都是支持中國大陸民主運動的,他們捐了幾千萬給學生運動。港臺記者都現場看到,所以一下就傳遍全中國,傳遍世界。

1989年中國民運有三大事件,第一就是天安門三君子事件。第二個是民主女神像,是由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北京電影學院、中央戲劇學院、中央音樂學院、中國音樂學院、中央工藝美術學院、北京舞蹈學院等八所院校的共二十多位學生,於中央美術學院工場內僅用四天趕製而成,代表追求民主的一種願望,後來6月4日凌晨5時左右被中共軍隊坦克推倒。第三是王維林隻身阻擋坦克,他代表一種面對暴力採用非暴力的方式去進行抵制的精神。

1989年「六四學運」之後,國際社會都對中共進行強烈譴責和經濟制裁。因此,天安門三君子事件,如果沒有國際壓力的話,極有可能被判處死刑和槍斃。

記者:毛澤東像懸掛在天安門的位置是非常高的,天安門三君子是否在行動前做了一些準備?當時參加中國民主運動的學生對他們砸毛澤東像有什麼看法和反應?

唐柏橋:對天安門三君子砸毛澤東像的事情,我也瞭解一些。與余志堅和魯德成見面以後,我詳細問過這些細節。余志堅和魯德成都說,在決定砸毛澤東像的前一天晚上,他們去天安門金水橋那裡做了測試的,站在哪個角度,站在哪個地點,能不能扔到毛澤東像上面去等。好像魯德成跟我說過,當時毛澤東像比一般畫像要大,一般扔不到那麼高,他們測試了以後能扔上去,他們覺得好像有一種很神奇的感覺,怎麼能扔那麼高?他們確實做了很充分的準備,包括去買顏料等。當時身為外地人,在北京買那些顏料也是不容易的,然後去製作,能夠保證扔上去,蠻厲害的,那個顏料包裝蠻大的。儘管毛澤東像非常龐大,他們扔的顏料散佈範圍很廣。

當時他們的行動給眾多學生的震動非常非常大,所以他們很快被成千上萬的學生包圍起來,很多人批評他們的態度,覺得是在破壞民主運動,甚至於遭到辱罵。他們三個人遭打當時學生糾察隊的暴打,被打的非常凶。後來學生通過投票表決將他們送到公安局,這是整個學生運動的一個污點。

2005年,超過100人,包括主要的學生運動領袖寫過一個聯名致歉信,那個聯名信是我起草的。我覺得我們89學生欠他們的,我也是其中一個,應該公開向他們表達歉意和謝意。歉意就是對他們態度是不公平的,謝意就是他給我們運動爭了光,為歷史進步做出了巨大貢獻。所以一個是歉意,一個是謝意。這是我感到安慰的一件事情,他們也是感到安慰。

天安門三君子逃離大陸經歷

記者:請你介紹一下天安門三君子逃離中國大陸之後的經歷。

唐柏橋:最初魯德成在一些朋友的幫助下,逃亡到泰國。然後我比較早介入去營救他。魯德成當時被設陷阱,差點被遣送回去,他去泰國的那條路曾經救了很多民運人士,要徒步走很長的路,路上很危險,有些人也死在路上,所以他逃亡的過程是很艱辛的,到了泰國以後一直沒有拿到身份,我們一直在幫助他,但是中共也一直想把他抓回去。當時中共不敢公然把他引渡回國,所以就給魯德成設了個陷阱,我們相信是中共在民運中的臥底。在魯德成開一個會議的時候,中共領事館帶了泰國警察包圍了會場,抓了他。第二天準備將他遣送回去,讓他簽字。泰國一些民運人士緊急和我聯繫,當天我和聯合國難民公署、美國人權觀察取得聯繫,有這兩家機構和泰國政府溝通,要求停止遣返程序。

當時泰國政府已經決定第二天早上8點多,將他們送到清邁,然後由中共人員接走,已經通知魯德成了。泰國的晚上時間是美國的白天,所以我們利用時差,這個緊急行動非常成功有效。之後,我們給魯德成建議是讓拒絕簽字,願意接受泰國法律懲罰。因為他是非法偷渡,違反了泰國的法律,願意接受懲罰的話,魯德成必須入獄服刑。泰國這種處罰也可以交錢用以抵罪。魯德成先選擇坐牢,利用服刑的時間,營救到第三國。

我還專程去了泰國看望魯德成,還送了一些錢給他。我個人對探監的感受非常深,以前我坐牢的時候,別人隔著鐵欄來看我,那種體會我能感受的到,魯德成那個時候需要安慰。就這樣,魯德成被營救到加拿大。

余志堅全家和喻東嶽兄妹也是走魯德成那個路線,逃亡到了泰國,在泰國待了很長時間之後來到美國。余志堅到了美國以後,一直定居印第安納州,在很偏僻的地方做清潔工作,依靠自己的收入,養活全家,從來不對外訴苦,非常非常硬的一個漢子。

多年來,余志堅全家一直照顧喻東嶽。我和我太太也曾經想過將東嶽接到我們家來住,我們一起來照顧喻東嶽,但由於我們與我太太的父母生活在一起,多有不便,因此只好作罷。

我現在心裏十分後悔,沒有在余志堅身前兌現對他的承諾,我們曾經談到給喻東嶽籌款的事情。等獲得余志堅家人匯款信息,我會第一時間轉發募款信息。

来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