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被褻瀆、綁架、劫持的中國傳統文化(圖)

2017-02-20 07:58 作者:凌滄洲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黨姓喉舌」央視推出的《中國詩詞大會》是褻瀆、綁架、劫持中國傳統文化。(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7年2月20日訊】最近,中國的「黨姓喉舌」央視推出的《中國詩詞大會》,不僅在中國境內電視上播出,而且跨境攻入YOUTUBE視頻上來。數年前,我曾與一些中國學者、律師聯手發起過《抵制央視、拒絕洗腦》的公開信運動。對央視用現代化的娛樂的手段、行專制獨裁宣傳洗腦的實質,我們素來是嗤之以鼻的。央視現在假借中國傳統文化之名,暗渡陳倉,瞞天過海,用李白、杜甫等人的佳句,為毛澤東極權政治還魂轉世而背書,為毛澤東蹩腳並且涉嫌抄襲的詩詞做宣傳,給中國公民重新洗腦,這一套把戲,正是中共極權當局迫切所需,也是這些奴隸主利益集團褻瀆、綁架、劫持中國傳統文化戰略的一部分。

這套節目,參與的青少年們雖不乏好學勤奮的人才,其對傳統文化和古典詩詞的熱愛也無可厚非,但在節目中終難逃權力老手和邪惡之徒的蠱惑與試誘。央視,這個以盛產「後宮」(如賈曉燁之流)和「面首」(如芮成鋼之流)著稱的「大褲衩」,在這一款冠以「中國詩詞大會」名號的節目第二季總決賽中,一開場,主持人董卿便滿口毛太祖的詩詞,一干諂媚之人,頂著著名大學的教授名頭,開場便有兩人送選手們的詩詞都是毛太祖的打油詩詞。當全世界文明國家以及中國的膽識之士,都已經洞悉毛式極權主義的罪惡,毛氏當權下,中國人民餓死無數,斗死無數,絕大多數在地獄、墳場和集體瘋人院中掙扎求生;毛本人荒淫無恥,按經濟學家茅於軾的說法是:「現在揭發發現,毛澤東姦污過不計其數的婦女」,毛的暴虐、變態、嗜血,在20世紀只有希特勒、斯大林略可比擬,波爾布特等小嘍囉都望塵莫及,此人的詩詞,此人的行為,在這些央視學者口中,竟成了「浪漫主義」。他們是真沒有讀過海外的報導,沒有讀過李志綏等人揭露毛罪惡的作品嗎?我看未必。但要想躋身央視的節目,要想練成神功,不「揮刀自宮」,行嗎?

中國詩詞大會》節目中,毛的詩詞出現頻率,是李白、杜甫等人的好幾倍,毛把共軍萬里長躥吹噓成萬里長征的《七律·長征》作為青少年考題的一部分,那些深諳吹拍是中國學界升發不二法門的「教授」,在節目中煽情地介紹中共軍隊萬里長躥的作戰「英雄事跡」,繼續他們鼓吹的仇恨哲學、鬥爭哲學。我就納悶了:希特勒軍隊的「長征」,好歹也「征」到波蘭、俄國的領土上,斯大林軍隊的「長征」,好歹也征到了柏林;莫非老毛「英明神武」的「長征」,是慣以征服四川、西康、青海、陝西等地的漢藏彞族等天朝居民不成?

毛澤東的蹩腳詩詞,在中國網際網路上曾被深刻嘲諷。微信等社交媒體曾流傳著一篇《古人抄了毛主席詩詞》的反諷之作,揭露毛澤東給江青的詩作「天生一個仙人洞,無限風光在險峰」,竟然是抄襲剽竊明清色情小說《花蔭露》的詩作,《花蔭露》第三回《父子連臺各得其所》的開篇之詩云:「天生一個神仙洞,無限風光在玉峰。老綰專定神仙洞,劣兒只喜攀玉峰。」更不必說文化大革命癲狂時,老毛所寫的「不須放屁,只看天地翻覆」等詩詞粗鄙無比。

用這麼一個暴君的「詩詞」來貫穿、代表中國詩詞,來魚目混珠傳統文化,黨姓喉舌的央視,其洗腦的目的不是昭然若揭嗎?

中共和毛氏的崛起,其實得益於外來的馬列邪說,在蘇聯的金援和軍援下,顛覆中華民國。其文化的源頭在蘇俄,藉著打倒孔家店和批判傳統的風潮而征服中國。君不見上世紀,中共破四舊,掃蕩傳統文化,掀起了文化革命和文化浩劫。

但時移勢易,馬列邪說在東歐崩潰,共產世界只剩下中國、北朝鮮、古巴和越南「四人幫」,全球馬列的孤臣孽子,在世界民主大潮中不免恓惶。於是,必須金蟬脫殼,必須唾面自乾,必須重新把踩上一隻腳、永不翻身的孔老二請回來,作一尊神靈供奉,不僅藉著孔子的魂幡,建立孔子學院,在全球揮霍天朝奴隸的民血民脂民膏、向世界輸出極權病毒,而且在中國本土,供奉孔子尊像上長安街(後又收回),在帝都建立國學大廈。

尤其無恥和可惡的是,這些邪惡之徒為了自身寶座的「穩腚」,不惜荼毒中國無數少年兒童,在少年兒童中推廣滿清秀才編撰的《弟子規》,把這套陳腐的培養好奴隸、好奴才的滿清思想,烙印進當代青少年的靈魂,以便用武力征服和劫掠的紅色江山「萬年長」。一方面,鼓吹新公民運動的諸君、鼓吹法治的人權律師們紛紛鋃鐺入獄;一方面,鼓吹做孝子賢孫的文化在教科書、學校、娛樂節目、宣傳節目和媒體上登堂入室。如此,不僅「央視姓黨」,學校、報紙、出版、兒童、江山、天下,哪個敢不姓「黨」?鑒於黨又隨時可能姓共、姓毛、姓鄧、姓習,我們也無法鑑定央視的孝子賢孫們究竟姓什麼,還是三姓家奴?最好他們臉上像狄青、楊志等宋代人士刺字一樣,一律臉上刺字曰「黨」或者「習」,則當今皇上巡視央視後宮,看著這些閹人、男寵、「嬪妃」們浩大的隊伍,檢閱起來不是更龍心大悅,寵幸起來不是更加自信嗎?

六十餘年來,中土醜劇無數,最醜的莫過於翻手為雲覆手雨,糟蹋、強姦、褻瀆、綁架和劫持中國傳統文化。不僅孔子可以鹹魚翻身,而且古典詩詞、傳統節慶,均可以作為極權當局和黨姓喉舌洗腦的工具。他們僭越和冒稱「咱老百姓,今兒個真呀真高興」,來年年操辦春晚——一臺洗腦大戲(在中土神州,我曾和幾位人士首發宣言,公開抵制春晚),而且要把春晚這種洗腦模式推向世界,給全球華人和世界公民洗洗腦,完全劫掠了春節本應有的親情團聚和自由奔放的狂歡元素。

他們現在又把目光鎖定到中國詩詞。李白、杜甫、蘇東坡、陸游們的詩詞已經淪為他們糟蹋、強姦、褻瀆、綁架和劫持的對象。他們把這些古代的文豪的傑作,和一個暴君流氓的打油詩詞拌在一起,一鍋燉成了一道美味佳餚混雜蒼蠅的大餐,灌輸給成千上萬的國民。美味佳餚只是誘餌,讓大家吃蒼蠅才是目的;李白、杜甫、蘇東坡、陸游們的詩詞都是配料,毛太祖的「詩詞」才是他們要大力推廣的目的。既然太祖可以陳屍帝國中央供萬民瞻仰,那麼太祖的話語,一定還需電視手段楔入國民靈魂。

在中共治下,古典詩詞中具有反抗暴政色彩的作品,是絕對不會發掘和提倡的,比如蘇東坡批判暴秦專制的詩歌:「暴君縱欲窮人力,神物義不污秦垢」、林景熙反抗蒙元暴政的「膝不可下頭可截,大丈夫心一寸鐵」、丁介的揭露滿清種族征服罪惡的「南國佳人多塞北,中原名士半遼陽」、顧炎武描寫滿清荒淫和掠奪漢族婦女的「北去三百舸,舸舸好紅顏」之類還原歷史真相的作品。中共秉承秦制、元制、清制,在文化傳承上與此三朝有某種同構性,他們也是斷斷不會讓這些詩詞進入大眾電視媒體的。

同樣,在中共大力發掘傳統文化的糟粕,以便給自己衰亡中的帝國命運延年補氣的大背景下,也是斷斷不可能發掘傳統文化中仁人志士反抗暴政的勇氣、自由和精神的。

央視這樣的「黨姓媒奴」來發掘、弘揚、傳播中國傳統文化,雖然確實揣摩上意到位,雖然符合中共近年來金蟬脫殼的大戰略,雖然符合中共2017年1月發布的《關於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但是,在我看來,這不是太搞笑,太荒誕了麼?

薩達姆活著的時候,也曾經擔任伊拉克社會復興黨的魁首,也曾經做著伊拉克偉大復興的迷夢,也曾經幻想自己是古巴比倫國王尼布甲尼撒大帝還魂轉世;但是在文明世界看來,薩達姆之流只不過是「對伊拉克悠久燦爛的文明的劫持」。而今,黨姓喉舌央視之流,策動的宣傳洗腦節目,雖然冠以「中國詩詞大會」之名,也不過是褻瀆、綁架、劫持的中國傳統文化而已,讓中國古代燦爛輝煌的詩詞,去伴隨一個暴君和王朝的沒落作殉葬品而已。

多年之後,人們還會誦讀李白、杜甫、蘇東坡、陸游等人的傑作,而毛氏打油詩必將像裹屍布一樣爛掉。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