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活過290歲?奇僧惠昭的精采故事(圖)

2017-01-09 09:00 作者:李秉言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修煉人清靜無為,品德高潔,長壽者眾。(圖片來源:Fotolia)

自古以來,「長壽」是人們的願望,許多人都渴求長生不老,究竟人類壽命的極限在哪裡呢?隨著醫藥、科技發達,人類壽命延長,世界人口結構老化,現在「長命百歲」已經不是夢想,那麼,最長壽的人是誰呢?

相信大家都知道中國文化傳說中,有一位長壽的代表人物──彭祖,據說他是顓頊帝的玄孫,到殷朝末年已有七百六十歲了,但看上去一點也不顯老,仍然是年輕人的模樣。

彭祖淡泊名利 以道德行事

彭祖少年時就喜歡清靜無為的生活,品德高潔,不爭名逐利。殷王聽說他的名聲,請他出任大夫,但他常以有病為藉口,不理政事。彭祖有車有馬,但是很少乘用,經常一個人獨自出門,不帶路費和口糧,連他的僕從也不知道他到哪兒去,幾十天甚至幾百天才回家,回來時仍然和平常一樣健康。

君王去看望他時,常常不通知他,偷偷留下些珍寶玩物賞給他就走了,累積的賞賜前後有幾萬金,彭祖雖然都接受,但轉手就拿去救濟窮苦的人們,自己一點也不留。

彭祖是一位修煉人,淡泊名利,經常內省自己的過失,主張以道德行事,尊重自然的客觀規律,不被貪婪的慾望和美色所誘惑。彭祖成仙以後,人們把他的論述記錄下來,寫成《彭祖經》。

惠昭能斷吉凶 容貌不變

不過,彭祖是仙人,不算他在內的話,中國還有一位相傳活過290歲的惠昭法師,其高壽也是我們望塵莫及的。

話說唐憲宗元和年間,武陵郡的開元寺有一位能準確預言人的吉凶福禍的高僧,法號惠昭(亦作惠照)。

此人性格孤獨,年老體衰,不喜歡與人交際言談,每每一人在屋裡坐禪,左右無人陪伴,日常飲食就靠向鄉里人家乞討食物來解決。一位八十多歲的鄉人說:「惠昭法師已經住在這兒六十年了,可是他的容貌卻和從前沒有什麼差別,真神奇!不知道他到底幾歲了?」

陳廣來訪 惠昭驚喜

其後,有一位名叫「陳廣」的人,被從孝廉舉為武陵官。陳廣非常愛好佛教,某日來到寺廟參拜,遍訪寺內僧人,最後走進惠昭法師的房間。惠昭一見到陳廣,就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既驚且喜地問道:「陳君為何這麼晚才來?」

陳廣十分詫異,因為自己和惠昭素昧平生,不解為何有此一問?他就問惠昭:「我與法師素不相識,您為何驚訝我來晚了呢?」惠昭輕輕嘆了一口氣說:「這事兒並不是片刻間能說清楚的,需要一個晚上的時間方能言明。」

山林躲避 僧人指點

過了一天,陳廣又來到惠昭住處請教。惠昭娓娓道來:我是宋孝文帝的玄孫,彭城人,劉氏的後代。曾祖父是鄱陽王劉休業,祖父劉士弘。祖輩們皆因有文學才能而頗負盛名,與南齊竟陵王子良熟識,當時子良招納賢俊文學之士,先輩們都參與了。後來又在齊梁兩朝時作官,作過會稽縣令。

我出生於梁朝普通七年(公元526年)五月,三十歲開始在南陳求官,陳宣帝時曾任小官,不為人知。我跟吳興的沈彥文是詩酒之交,來往密切,後來長沙王陳叔堅和始興王陳叔陵皆廣聚賓客,聲勢浩大,各恃權寵,彼此爭鬥,有不平之心。我和沈彥文都在長沙王門下,後來始興王陳叔陵被殺,我們擔心長沙王在爭鬥中也不能倖免,會波及我們,於是相偕一起逃跑了。

回想起來,那真是一段艱辛的歲月啊!我們兩人躲藏在山林裡,靠橡栗來充飢,穿著一件短上衣,不論春夏秋冬,季節更替,都沒有其他衣服可以更換。有一天,一位老僧人來到我們住的地方對我說:「你的骨相十分奇特,與眾不同,你不會得病的。」

沈彥文一聽,知他並非常人,趕緊向他施禮、求藥,老僧人卻說:「人各有命,你命中沒有劉君那麼長的壽命。有甚麼法子呢!就算你吃了我的藥,也無濟於事啊!」說完就要告辭而去,臨走又對我說:「塵俗以名利相勝,到頭來一場空,又能得到甚麼呢?……」我非常敬佩他的話,此後十五年皆不問世事。

陳王朝已滅 長沙王悲泣

後來我和沈彥文一起到建業,那時陳王朝已經滅亡了。台城冷清,荊棘叢生,景陽宮已成廢墟,掛滿了蜘蛛網,除了空房子之外,衣冠、文物等都蕩然無存,一片淒涼。路上偶遇老友,相對而泣,說:「陳後主驕奢淫逸,終被隋文帝所滅,可悲啊!」我悲傷至極,不能自己。

我又探問陳後主以及陳氏諸王的下落,得知他們都進了長安城,就和沈彥文各提了一口袋子,沿路乞討,千辛萬苦,終於走到關中,因為我原先是長沙王的故客,他對我恩遇有加,所以當我聽說他遷移至瓜州,就又繼續上路,到那兒去拜見他。

長沙王自小生活優越奢華,且因很早就封為王爺而顯貴,如今在流放之中,仍然不能善自營生。當時他正和沈妃在暢飲,見到我和沈彥文再次拜倒在他面前,長沙王痛哭許久,然後非常感慨地對我說:「一日之內家國淪亡,骨肉離散,莫非天意?」後來我留在瓜州住了幾年,長沙王死了數年以後,沈彥文也死了。我便落髮為僧,在會稽山佛寺中隱居了二十年。

陳廣立志向佛 惠昭不知所蹤

那個時候,我已經一百歲了,雖然容貌上已經乾枯瘦削,但是身強體健,猶似壯年,能日行百里,遂與一位僧人一起到長安。當時為唐朝武德年間,從此之後,我有時住在京都洛陽,或雲遊於長江兩岸,或流連在三蜀五嶺之間,縱橫天下,沒有我不到的地方。

現在我已經二百九十歲了,屢經嚴寒酷暑,亦從未生過一點小病。貞元末年,我在這座寺廟中曾經夢見過一位相貌堂堂、衣冠楚楚的訪客,仔細一瞧,原來正是長沙王。我請他坐下,談起往事來,長沙王現出十分傷感的模樣,彷彿他在世時一般,他對我說:「十年以後,我的六世孫陳廣會到此郡為官,請法師一定要牢記這件事。」

我詢問他:「王爺現在幹什麼?」他答道:「我在冥間作官,官位很高。」然後他忍不住哭泣起來:「法師至今仍然健在,而我已經六世為人了,實在令人悲傷!」夢醒後,我記下你的名字,放在經書箱子裡,以免遺忘。

與長沙王夢中相逢,到去年已經整整過了十年,也不見你的蹤跡,我就向郡裡的人打聽你的姓名,卻都沒有消息。直到昨天,我去鄉里間討飯,遇見一位官吏,遂向他探問,終於打聽到你來了。等你來我這兒,看你很像長沙王的相貌,但是已經十一年過去,所以驚訝你來得晚了。

惠昭心中百感交集,講完後老淚縱橫。他拿出經書箱子中記下的「陳廣」的姓名給陳廣看,陳廣再三施禮膜拜,立志向佛,願作惠昭的弟子。惠昭告訴他:「你先回去吧!明天再來。」第二天,陳廣又來到惠昭住處,可是惠昭已經走了,不知所蹤,當時是元和十一年。

查對南梁歷史,惠昭自梁普通七年(丙午年)出生,到唐憲宗元和十年是乙未年,共計二百九十年。再用南梁、南陳兩朝的歷史來核對惠昭所說的內容,頗有相同之處,可見其言談並無欺人之處,和惠昭自己所說的歲數,果然是相符合的。

(事據:《宣室至》)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