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每對母子都是生死之交,向校園霸凌說NO!(圖)

2016-12-12 04:19 作者:佚名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中關村第二小學(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6年12月12日訊】前言:

寫下這篇文章的媽媽,是我臨床心理學的同學。儘管這件事已經在我們同學群裡充分討論過,但看到她整理全過程寫下的這些文字的時候,還是覺得特別的難受和憤怒!

多數人沒意識到,孩子的力量能造成多大的傷害。

多數人沒意識到,校園欺凌遠比你以為的廣泛和頻繁。

借用一句話:「孩子之所以是孩子,不僅因為他們沒有自我保護能力,還因為他們對作惡毫無自控能力。你不告訴他那是惡,他能把別人逼死。你不告訴他要反抗,他能被別人逼死。」

正文:

今天是兒子十歲的生日,是個大日子。

他沒有像往常一樣頂著星星早起去上學,而是睡到太陽透過窗簾縫隙,刺到了眼睛。起床後,我又開車排在四環一點點向前蹭,而導航的目的地不是學校,是北醫六院。

漫長的等待,見了醫生,開了一堆檢查單子,拉著孩子樓上樓下在迷宮一樣的診室裡穿梭,還需要隨時避開那些自言自語、蹦蹦跳跳的精神分裂症,終於在醫生下班前取到了所有的報告。女醫生很無奈的看著我,一個小時前她就應該下班了,但是看到我拿著中度焦慮、重度抑鬱的報告回來,她還是很盡職的坐下來在病歷上寫下了診斷:急性應激反應。

「不要再讓孩子上學了,在家休一週,學習什麼的沒那麼重要,家長自己在家教教就行了,千萬不要在孩子面前再提起這件事,不要讓孩子有任何壓力,你們大人得去承擔,去把這件事解決了。記住!不能帶孩子去解決,你必須保護他。哎,你們哪個學校的呀?」第一次看病聽到醫生說這麼多話。

「哪個學校的?」

「哦,中關村二小。」我恍如隔世般回過神,回答了醫生。

「名校也這樣,哼!」醫生的輕蔑反應是對我最大的共情吧。

十年前的今天,我拼著命生下了兒子;
十年前的今天,兒子拼著命來到我身邊。
每對母子都是這樣拼著命才能相見,可是我卻沒有保護好他。

上週四,課間操時,他一個人去衛生間小便,隨後同班的兩個男生跟了進來,一個堵在他所在隔間的門口大喊:「xxx我要打開門看看你的屁股!」

由於那個隔間的門鎖壞了,兒子很怕,很怕那個一直找他麻煩的胖子會衝進來,他想要趕快尿完跑出去,就在這時,另一個男生從旁邊的隔間扔下了一個垃圾筐,正砸在他的頭上,尿和擦過屎的紙灑了他一臉一身。那兩個男生見狀,哈哈哈一陣嘲笑跑走了,全程不到一分鐘,而就這麼短的時間是沒有其他孩子在場的,這是個只有他一個人的空檔。

衛生間裡又剩下他一個人,這時他開始哭了起來,他說自己太害怕了,一臉都是尿特別臭。因為很多男生淘氣,經常會尿在垃圾筐裡。

當他回家告訴我這一切時,孩子已經抖成一團,我想安慰他拉他去洗澡,他立即嚎啕大哭起來,告訴我他已經在學校用涼水沖了好久好久,已經沒有臭味了。

11月的冬天,他用冷水一邊哭一邊沖頭,之後只好用紅領巾擦乾,他怕被同學們發現而嘲笑他,他還要趕去操場上去檢查做操情況,因為他是個體委。

天啊!當我把他哭著說出來的斷續片語連在一起的時候,我才知道,他遭遇了校園霸凌,在小學四年級的男生廁所裡。

我當即給班主任打電話,要求那兩個孩子的家長到學校解決問題。

我以為自己已經做了一個母親最該做的事情——保護他。可我沒想到解決之路竟然會這麼艱難和漫長。

第二天,我和先生帶著孩子一起到了學校,除了對方學生家長,還有班主任和四年級教研組長。事情經過核實順利,兩個孩子供認不諱,伸手扔垃圾筐的孩子有點害怕了,吭吭哧哧說不出幾句完整的話。

倒是那個沒動手的孩子,思維清晰、言語準確,並支持著動手的孩子「你就放心大膽的說,有什麼說什麼,你在這是安全的,他們不敢把你怎麼樣,你就說去!」

小小年紀,我真佩服他的勇氣,在老師和家長的面前如此鎮定,包括解釋垃圾筐裡裝的是帶翔的紙,並以嘲笑的口吻給我解釋翔就是屎的意思。

問他當看到垃圾筐砸下去的時候他在做什麼,他說自己在笑,因為這太可笑了。

問他如果現在回到昨天那個時刻你可以做些什麼,他說我也可以阻止他(另一個男生)扔垃圾筐。

在孩子眼裡事實是清楚的,但到了家長的嘴裡就變成了玩笑,變成了我孩子就是有點淘氣,變成了孩子小就是沒有界限,變成了他就是隨手一扔根本不懂那筐髒不髒。

然而老師也直接定性為「就是開了一個過分的玩笑」。

玩笑?你確定你沒有在和我開玩笑?

扔筐的孩子家長憤憤不平地給我們口頭道了個歉。哦,對了,昨天她還在電話裡表示這麼點事不值得大動干戈地鬧到學校去,我給你說聲對不起你還不滿意麼?

堵門大笑的孩子認為自己是個目擊者,將所有責任推到扔筐的孩子身上。他媽媽一副不好惹的樣子,始終嚷嚷這件事跟他們孩子沒關係。就算他家孩子自己都承認從三年級開始罵我兒子侮辱性外號,四年級時不時推搡踢撞,上課干擾別的同學聽講。她還要在旁邊補上一句「老師可是聽清楚了,我兒子說那都是他後桌先招的他,他才上課打回去的」。哦,原來他們家的邏輯就是一言不合就動手打。

老師的反應更是奇葩,沒有共情我們受害者,反而質問孩子:「發生這事兒你怎麼不告訴我呢?我在間操時看見你也沒發現你有什麼不對勁啊!」

班主任老師在學生經歷這麼惡劣的襲擊後沒有看出情緒變化,是你太失職無能?還是一個十歲的孩子該獲得奧斯卡影帝?內心充滿委屈恐懼還要表現出波瀾不驚?

教研組長的「指導」更是奇葩,一邊作證四年級的孩子沒有邊界正常,一邊又告訴家長教孩子向攻擊者認同,而不是反抗霸凌的行為。

這一次的溝通顯然沒有任何作用,兒子以為家長和老師可以為他討回公道,但是沒有。

老師認為霸凌是玩笑;

他沒敢告訴老師反而被老師責備;

那兩個孩子很瀟灑的度過了這個週五餘下的時間,他們認為自己勝利了,因為在老師看不到的時候那個胖子又來出言不遜刺激他。

接下來的週六週日,孩子晚上不肯睡覺,不願意吃飯,一點小事就哇哇大哭,賴著我不敢一個人睡覺,好不容易睡著了又會驚醒……連續三天同樣沒怎麼睡的我,連夜給校長寫了封信,週一一早七點鐘就等在校門口。

終於見到了教學校長,以及德育主任,聽了事情的經過,她們保證這個事情學校會解決。

但是從週一下午放學後,她們把我帶進休息室,輪流四個老師跟我談了三個小時,主題竟然是讓我放棄信中提出的四點訴求:

1、處理、懲戒施暴的孩子;

2、保護我兒子不受二度傷害;

3、讓施暴者的家長道歉;

4、對方承擔相應的治療費用。

然而這四點訴求的依據就是教育部等九部門《關於防治中小學生欺凌和暴力的指導意見》啊!作為一個母親,最基礎的要求處理施暴者,保護我兒子不再受傷害,難道是無理取鬧嗎?!

週二,德育主任打電話,但是絕口不提學校對我提出的四點訴求的處理意見。

週四,班主任打電話約我去學校面談,四個老師,其中有班主任、學校書記、德育副校長、某老師,男書記上來就是劈頭蓋臉一頓發難,大聲呵斥,時不時還翻著白眼,可憐我拿著本子和筆本想記錄學校的處理意見,這下變成好似犯人一般,毫無尊嚴,更是一個要點也記不下來,因為所有的要點都圍繞我是一個過分的家長:孩子在學校受傷就該學校管,家長不可以有意見;以及要求對方家長道歉是不對的:到最後已經攻擊到我是一個不夠格的媽媽。

他吼了半天我才聽明白,原來學校接到了教委的電話,我家那位憤怒的爸爸已經向教委申請支持處理。

讓我家爸爸憤怒的點是班主任未徵求孩子同意的情況下,讓我的孩子頻繁與霸凌的孩子互動非要讓他們在一起玩,並且拍下看似「和諧」的照片發在班級群裡。在孩子已經產生了應激反應的情況下,班主任的做法雪上加霜地加重了他的創傷,就為了「看上去沒事了」不惜以孩子的心理健康為代價,這是爸爸不能忍受的!當天孩子放學回家邊哭著提出不想再上學了(這也正是六院醫生的醫囑,孩子的精神狀態已經無法正常上學)。

因為接到了區教委瞭解情況的電話,學校就惱羞成怒,不是配合上級處理問題,而是怒罵家長。

男書記喝了好多次水,因為他已經吼得口乾舌燥還不放棄。太可怕了,我長這麼大重來沒有被人這樣罵過,對就是那種不帶髒字但是充滿了憤怒的攻擊,其他老師則配合點頭、竊語等肢體語言來製造另一種壓迫。 我們明明是受害者,只要求學校處理和道歉,為什麼要被如此對待?如果是為了自己的事情,我可能真的就癱了。我努力克制自己發抖的身體,為了兒子不能慫,盡量勇敢地回應男書記的發難。

那種偏分的長發,一說話就抖動的掉下來再被他以90年代的潮流動作撩回去,黑眼圈、翻白眼、口沫橫飛、拍桌子……

夠了,這一切不就是我兒子被霸凌時的感受嗎?突如其來的侮辱,連我一個四十歲的人都產生了瀕死的危機,更何況他一個十歲的孩子。

天啊!我無法再忍受,收起筆本站起來,逕直走了出去。

當看到等在校門口的兒子時,我還要努力忍住淚水向他微笑,我是媽媽,我要為了我的孩子而戰鬥,我要在他受到傷害時不顧一切地站出來,我要告訴他尋求公正的方向,我要拼盡全力讓陽光衝破霧霾照亮本該保護孩子的校園……

每對母子都是生死之交,無論多麼艱難,媽媽都要帶著十歲的兒子向校園霸凌說NO!

事件後續:

海淀區中關村第二小學在新浪微博上就近期的校園霸凌事件,重複發布了三次內容相同的聲明——把日期寫完整的連一次都沒有。這篇簡短的聲明措辭模糊,沒有涉及到任何學生受欺凌的具體內容,並在自我表揚一番後,還不忘提醒讀者,針對「近期網路上出現的關於我校以及相關事件的不實言論」,該校將「追究相關主體責任的權利」。

網友評論:

末一moi:給你們翻譯一下:我們這麼牛的學校,怎麼做都是對的。某些人給臉不要臉,滿世界說我們不對,這是找死,走著瞧。至於已經發生的事情,請吃瓜群眾都散了吧,我們可以自己解決,用不著你們嗶嗶。滾。

找回微博安妮羅: 這基本就是個恐嚇信了

掐架什麼的真是喜聞樂見:毫無誠意,連日期都沒寫完整

tombkeeper:來,感受一下「力爭達到多方認可的結果」和「保護好每一位未成年孩子的合法權益」這兩句中的狡詐,感受一下「讓教育問題回歸校園進行處理。我們誠懇接受社會各界的監督和幫助」這句裡的前後矛盾。

林沛滿:別的不知道,這所北京名校負責人的語文水平堪憂…

金磊:1.我們一直很牛逼;2.近期3名學生事件我們也處理得很牛逼;3.你們再嗶嗶我就起訴了;4.再說一次我們的事自己解決。5.誠懇接受社會各界監督。【最後這句誰加的可以開了,完全和全文主體思想不統一】

柳下貓:哎喲,一邊叫人都閉嘴關評論,一邊說誠懇接受社會各界監督。

htwkbszymzbs:這個小學來頭不小的,網路輿論也就欺負下三流學校下級官員,對含趙量高的根本沒辦法

cloudsforest:我的翻譯是,那幾家的家長後臺也很大,所以沒有辦法硬懟……大家退一步海闊天空,就不要為難我們名校了。

敬一山:昨天看了那媽媽的控訴,還在想會不會是一面之詞的誇張,會不會過於敏感對孩子過分保護……今天看了學校這個回應,只能無限同情。這麼牛逼霸道的學校,你有理沒理都沒法說理了。中國頂尖的學校,牛逼!

改名就不認識我了:本來還對家長的控訴有一絲懷疑,現在完全相信了!這面對公眾還是避重就輕,拽的二五八萬的,可見真把自己當老子了!

張憶安-龍戰於野:好一個回歸校園處理。你們要是處理好了,事情會鬧到現在這樣嗎?校園欺凌發展到往人頭上扣屎扣尿絕不會是第一次。你們管過嗎?受害孩子焦慮症抑鬱症,實施侵害的孩子處分了嗎?其家長道歉了嗎?賠償了嗎?你們除了學校評級,關心過受害的孩子麼?你們根本沒資格為人師表。

Zodzod_張浩:學校怎樣不評論,以後其他企業出了負面再寫這種恐嚇性聲明的話,真的可以把公關部門給開了...這封聲明的文風幾乎坐實了網友的所有想像...

賈岩峰Jelena:孩子被欺負,學校最關心的依然是自己的聲譽。通篇文字感受不到真誠和對被欺負孩子的關心。

謝步東:中關村二小太可怕了!聲明裡一點人話都沒有,全是官腔回應,微信上挑的精選回覆全是給自己站隊的強盜邏輯,什麼就得培養孩子內心強大,還有陰謀論……這學校真的好可怕……求高價買學區房擠進這家學校的正常家長心理陰影面積……

博雯妹Niko:這個孩子以後在這個學校是呆不下去了 在學校裡有孩子欺負他就算了 現在估計老師都眼看著被欺負也不會管了 中國就是這樣的你又能說什麼?只要有對國家榮譽利益有損的事情國民你們全給我閉嘴 悲哀 一邊說接受大家的監督還把評論給關了 我是學幼教的 天知道一個孩子的童年對他來說有多重要 就這麼毀了

其實我真不是大夫:【校方回應:讓教育問題回歸校園進行處理】 網友總結校方此次聲明,表達了兩個意思:1、告訴媒體和公眾,這事兒讓我們校方內部處理;2、以此事為由對學校說三道四傳播不實消息(哪些不實校方沒說),小心告你!全文沒有向受傷害的學生致歉。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