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毛澤東將中國夜鶯島贈送越南始末(圖)

2016-11-09 07:49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南海夜鶯島俯瞰(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6年11月9日訊】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中國成為戰勝國。當時的中華民國政府收復南海諸島之後,於1947年12月公布了一張《南海諸島位置圖》用十一條斷續線,將整個南海包了起來。由於形狀像英語的字母U,也像牛舌,所以又稱U形線和牛舌線。1949年中共建立政權,繼承了中華民國的11段線的主張。1953年周恩來為了表示與越南友好,將十一段線中位於北部灣的兩段線刪掉,變成九段線。

1957年3月,中共領導人為中越兩國「同志加兄弟」的革命友誼和反美共同目標,將位於海南島以西北部灣中心的中國「夜鶯島」,作為禮物秘密送給了越共主席胡志明。

美國之音中國時事評論員陳傑人教授說:「這麼一種送,對國內的一種政治而言,有沒有經過人大的批准,有沒有經過國民的討論,符不符合國家的利益,符不符合我們國家傳統的文化和歷史,確實需要進一步的探討。」

越南喜獲豪禮

胡志明本來到北京,是想向「中國同志」借中國的夜鶯島建一個雷達站,以便提前偵查到美國軍機,沒想到中國兄弟如此大方,將夜鶯島作為禮物送給越南,當時的心情,用現在的話說,就是喜大普奔!(喜出望外、大快人心、普天同慶、奔走相告)。越南小兄弟一點沒有遲疑,隨即將中國「夜鶯島」改名為越南「白龍尾島」。中越發生戰爭之後,兩國關係惡化。中國當年將夜鶯送給越南,如今是覆水難收,悔之晚矣。

美國之音中國時事評論員陳傑人教授認為:「領土問題是我們中國十三億多人民共同的家園。如果將領土送出去,或者按邊界來劃分的話,應該得到全體民眾共同的討論,共同的批准。民眾有知情權、參與權、表達權和監督權,如果這些權力沒有得到滿足的話,我覺得無論是誰在管理這件事情,在未來都會成為被歷史譴責的對象。」

今天的南中國海發生領土領海爭端,越南的白龍尾島是地地道道的島嶼,不存在是島嶼還是礁石的爭論。按照國際海洋法公約,越南以白龍尾島作為越南領土為由,對北部灣大面積海域和大陸架,提出領海主權和專屬經濟區的要求。根據李德潮所著《白龍尾正名》一書,越南先後抓扣在白龍尾島周圍捕魚的中國漁船,損害了中國數十萬漁民的生計。

中國可以拿出很多證據來證明中國對夜鶯島有歷史權利。用一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經常說的話,那就是夜鶯島「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神聖領土」。中國領導人為何要把夜鶯島送給越南呢?那話就長了。

「反對美帝」結盟

1954年3月13日,以胡志明為首的越共黨中央,在同中國軍事顧問團共同研究後,決定發起奠邊府戰役。1954年5月7日,越共攻克了奠邊府,趕走了法國軍隊,史稱「奠邊府大捷」。

法國軍隊敗走北越之後,美國填補真空,加強了在南越的軍事存在。美軍的飛機加強了對北越的偵查。據《叩醒中國海》一書記載(曹保健著,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越共中央委員會主席胡志明來到中國,通過周總理向毛澤東請求,讓我們把位於北部灣海域的夜鶯島,‘借’給越南‘用’一下,建一個前沿雷達站,用以監視美帝飛機的行蹤。」那時的中國,有點像「慷慨漢子」,幾乎沒費什麼周折,胡志明的請求就得到了應允。」毛澤東指點江山,「揮斥方遒,氣勢如虹」:什麼借不借,乾脆送給越南兄弟吧。

從此,中國的夜鶯,就成了越南的「白龍尾」。這一中國領土被白白送給外國的重要事件,在當時以及後來,從來沒有引起過中國民眾的關注。

缺乏海洋思維

夜鶯島坐落於北部灣的中心位置(北緯20°1′,東經107°42′),又稱浮水州島,島上有淡水,從一百多年前就有中國人在島上定居。廣東省和海南的中國漁民,把這個島作為養殖鮑魚的基地。據李德潮《白龍尾正名》一文記載:「1955年解放時,(島上)有居民64戶,249人(男127人,女122人)。居民全部是中國漢族人,講澹州(海南澹縣)話。島上有廟宇一座,奉祀天妃娘娘和伏波將軍(馬援)。」島上有兩個村莊,大村名「浮水洲村」,小村名「公司村」。1955年,夜鶯島在行政上隸屬廣東省海南行政區儋縣,設立區級行政單位——儋縣人民政府浮水洲辦事處。

據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大學科研部1992年出版的《我國與鄰國邊界和海洋權益爭議問題數據選編》記載:「北部灣劃界涉及一個重要因素,即在海域中央的一個島嶼,原屬於我國,稱為浮水洲或夜鶯島,1957年我移交給越南,越改稱為白龍尾島。」

馬白山的懺悔

原海南軍分區副司令馬白山將軍當時作為中方代表,前往夜鶯島與越南代表履行了「移交」夜鶯島主權的手續。

馬白山說:「1957年3月,上級指派我為代表,把浮水洲島移交給越南,越南來的代表,也是一個軍分區的副司令。當時有文件,說委任馬白山作為移交浮水洲島的全權代表,同去的還有當時的海南區黨委的一位副書記……移交時,部隊撤,老百姓不動。有的老百姓不高興,說我們是中國人,為什麼要變成越南人?其他設施,如商店等都移交。移交前,我去過這個島,島上漁民主要是捕撈近海的鮑魚。他們捕來的魚,賣給大陸,也販運到越南去賣。……

移交儀式在島上舉行,文件都準備好,履行簽字手續就成。移交的一切準備工作都是上面安排的,移交儀式:開茶會,桌上擺水果、點心,都是越方帶來的,晚上還設宴請客,越南還派了一個文工團演出。文工團員不少是在越的華僑。……移交給越南,主要是當時兩國關係好,我們與胡志明是‘同志加兄弟’的友誼,反正是兄弟嘛,該島又稍近越南一點,就通過一個儀式移交給它。」(《海角尋古今》,馬大正著,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

如今,馬白山對當時執行的這個賣國決定感到很痛心,在接受採訪時「不止一次沈重地說,看來我是做錯了一件事」。

意識形態劃界

美國之音中國時事評論員陳傑人教授說:「那麼自從50年代以來,到上世界80年代,中國確實有一個特點,以意識形態來劃分敵我的最重要的標準。當你是我的朋友、是我的所謂的「社會主義」的同盟,我可以毫無原則的讓步,包括原來的越南、古巴、委內瑞拉、南斯拉夫、俄羅斯等等,我們都讓過很多,是一個意識形態的決定論。這跟中國當時建政之後,跟一些政治盟友形成妥協也是有關係的,但這種妥協的代價太沈重了。

越南也成為南中國海的領土爭端的主要聲索國。據中共官方媒體介紹,在南海領土爭端中,越南侵佔中國的島嶼最多,獲取的油氣資源利益也最多,但是中國考慮到兩國相同的意識形態,從來沒有公開對越南亮劍。

中國時事評論員陳傑人教授認為:「我個人認為,不管怎樣考慮,領土問題是沒有商量的。哪怕是被別人打進來,用血肉之軀來擋堅船利炮也得阻擋。但是將領土作為國際交往讓步的一個代價,這樣的人我覺得是要受到歷史的批評和譴責的。

南海三國演義

中越戰爭後,中越關係和矛盾衝突呈持久戰的同時,美國和越南的關係則迅速升溫。美國海軍專家預計,美國最終將以越南盟友的身份重返金蘭灣基地。越南芽莊海軍學院原院長黎繼林(LêKếLâm)海軍少將稱,如果把金蘭灣港與菲律賓的蘇比克海港及新加坡的美軍基地聯合起來,就可以控制所有南海及途經。

今天的中國已經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並成為亞太地區的軍事強國。中國能否把夜鶯島要回來呢?毛澤東和周恩來1957年的贈送是否從法律上有效呢?

有越南問題學者指出,根據2000年簽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和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關於兩國在北部灣領海、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的劃界協定》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政府北部灣漁業合作協定》,中越兩國明確界定白龍尾島(Bach-long Vi Island),也就是中國以前所稱的夜鶯島屬於越南領土。北部灣上的這顆明珠已經永遠從中國手中失去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