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共部級官員口中的最緊迫政治任務是這個?(圖)

2016-06-22 09:46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2012/01/29/20120129074401851.jpg
中國國家統計局局長稱,防範數據造假是當前最重要最緊迫的政治任務。(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6年06月22日訊】中國經濟數據真實性經常受到各界質疑,國家統計局因此成眾矢之的。據大陸媒體6月20日報導,中國國家統計局局長稱,防範數據造假是當前最重要最緊迫的政治任務。有分析認為,本來是本職工作卻上升到政治任務的高度,這從另一方面來看,意味著中國數據統計造假已經很嚴重。

大陸媒體文章顯示,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寧吉喆在今年2月到任國家統計局局長後,繼續其對中國經濟形勢的調研。據官方公布的資料統計,寧吉喆分別在1月中旬(廣東)、3月(北京和海南)、4月(山東和重慶)、6月(雲南和河北)進行了多次經濟形勢調研。

在調研中,除了參與當地企業的座談之外,寧吉喆還多次強調了要狠抓數據質量,遏制統計造假的情況。12-14日,在雲南昆明調研期間,寧吉喆強調:「反對和防範統計弄虛作假是統計部門當前最重要、最緊迫的政治任務。」而緊接著在17-18日的河北行中,寧吉喆再次強調,要強化統計部門在提高數據質量、反對統計造假上的主體責任,增強擔當意識、著力提高數據風險防控能力,確保各項指標數據實打實、真保真。

有分析認為,宏觀經濟數據是政府做決策的依據,但中國的經濟數據真實性始終受到各界質疑。本來是本職工作卻上升到政治任務的高度,這從另一方面來看,意味著中國數據統計造假已經很嚴重。統計數據失真,這也給政府的經濟決策造成了困擾,所以中南海的政策處於搖擺不定當中。

據新浪財經6月18日報導,復旦大學經濟學院院長張軍參加「中國宏觀經濟論壇十週年慶典」併發表演講。張軍表示,政策的把握要看產能利用率、總體物價指數以及勞動力市場的就業狀況。「比較明顯的是產能利用率在下降,PPI已經連續為負」,而在談到就業狀況時,張軍表示「這個數字感覺非常不好,但國家統計局沒辦法告訴我們接下來的失業狀況會怎麼樣,這是很難的一件事情」。

張軍稱,目前的登記失業率為4.1%,過去十幾年都沒有變化,是一條水平線,「所以我們不知道經濟下行對就業狀況到底帶來了什麼樣的影響」。張軍認為,失業率的調查應該作為常規性指標加以公布,「這裡有一個很重要的統計問題,就是年輕人的就業意願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這一點我們不知道」。

張軍直言,統計局公布的宏觀數據還是問題很多,「我們最關心的消費統計,投資統計,甚至於包括海關的統計,實際上都有很大的問題,宏觀上的統計不能完全跟微觀匹配,而且宏觀變數之間有的時候很難進行調和」。

「中國的固定資產投資數字不可信的」,張軍表示。「國家統計局每年公布的固定資產投資數字100%來自於地方,如果把31個省的固定資產投資數據加總跟國家統計局當年公布的數字是一模一樣的。在地方根據支出法公布的GDP信息當中,各省固定資本的數字加起來與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數字幾乎是一樣的,相差大概不超過1%,這樣就可以推測每個省的支出法GDP當中,固定資本形成的數字來源於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

但是,國家統計局的全國支出法GDP當中,固定資本形成數字完全不是31個省的固定資本形成的,「我們就會猜測說,國家統計局是不是獨立進行固定資本形成的調查,至少國家統計局沒有告訴他們做過這樣的調查,這個數字哪裡來的呢?我們要打一個巨大的問號」。

「2013年,31個省的固定資本形成加起來比國家統計局的資本形成多64%,這個數字我覺得完全不可信,我認為中國的支出法GDP也是不可信的,儘管我們現在都在說三架馬車,實際上三架馬車一點都不可信,因為這個數字是造出來的」,「我們現在對宏觀經濟有那麼大的分歧,我覺得國家統計局負有主要責任」。

張軍表示,「如果我們有了更好的數據,就能夠很好的判斷、減少分歧,政策上也不至於像今天變得如此的猶豫不決、遲疑、不透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