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揭秘:哪些大老虎曾被周永康「力保」 都長啥樣?(組圖)

2016-06-15 09:59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6年06月15日訊】周永康被曝也曾干預司法活動,或「幫助」其黨羽過關;或直接過問具體案件;或為其子周濱的「朋友圈」中人提供庇護。

大陸《新京報》微信公號「政事兒」近日發表文章揭秘:那些曾被周永康「力保」的大老虎……全文如下:

備受關注的聶樹斌案,最高法已決定重新審判。近日,最高法發布公告稱:原審判決缺少能夠鎖定聶樹斌作案的客觀證據,在被告人作案時間、作案工具、被害人死因等方面存在重大疑問,不能排除他人作案的可能性。

「政事兒」注意到,聶樹斌案背後曾有人為干預的痕跡。據媒體報導,1995年案發時,公檢法機關曾有人提出異議,認為聶樹斌只有口供沒有其他證據,要求改判,可當時的一位河北省政法系統老領導插手干預。

2005年疑似「真凶」王書金落網,交代自己才是聶樹斌案的作案人。可2013年9月二審時,法院裁定王書金非聶樹斌案真凶。據報導,這樣的二審結果與「河北王」張越(今年4月16日被調查)有關。

二審前,張越時任河北省政法委書記,曾親自坐鎮邯鄲三天,場外「指導」王書金翻供,開庭前,看守所內還曾對王書金進行「模擬審判」,教他以新供詞串詞。

張越是否曾利用職權干預聶樹斌案?對此,官方未披露任何消息,上述報導也未經官方證實。不過,「政事兒」注意到,曾在中央政法委工作近10年,先後擔任中央政法委副書記、書記的周永康,被曝也曾干預司法活動,或「幫助」其黨羽過關;或直接過問具體案件;或為其子周濱的「朋友圈」中人提供庇護。

無疑,領導幹部違法干預司法活動、插手具體案件處理,是影響司法公正的頑疾。

武長順曾被周永康保下

6月3日,天津市政協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長武長順因涉嫌「六宗罪」:貪污、受賄、挪用公款、單位行賄、濫用職權、徇私枉法,被提起公訴。武長順因此成為十八大後落馬「老虎」中的涉嫌罪名最多的一個。

2016/06/14/20160614214746406.jpg
武長順(網路圖片)

「政事兒」注意到,2006年至2007年,天津市原檢察長李寶金、天津市政協原主席宋平順案發時,就有武長順要出事的消息。可在周永康的庇護下,武長順化險為夷。

宋平順和李寶金都曾是武長順的上級領導。1993年至2003年,宋平順曾任天津市公安局局長;1987年至2003年,李寶金曾一直擔任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長。宋平順、李寶金在天津市公安局身居高位時,武長順從一名基層交警,一步步升任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局長、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長之職,並於2003年接替宋平順出任天津市公安局局長。

2006年,已任天津市檢察長的李寶金案發,次年因受賄罪、挪用公款罪被判處死緩。李寶金案發後,已任天津市政協主席的宋平順於2007年6月3日晚,在辦公室自殺身亡,官方後發布消息稱,宋道德敗壞,包養情婦;濫用手中權力,為情婦謀取巨額不正當利益,情節嚴重,影響惡劣。

武長順與宋平順、李寶金一向走得很近,特別是宋平順,當地有「大順二順」之稱,大順指的是宋平順,二順當是武長順。李寶金、宋平順相繼案發後,武長順被「雙規」之說在天津迅速蔓延,武長順也鮮有露面。可過了一段,武長順又重新亮相。

據媒體報導:武長順當時確曾被有關部門調查,但時任中央政法委副書記的周永康,將武長順保下。武長順與周永康關係不錯,周永康很賞識武長順。武長順此番涉險過關,花費數千萬元。

多次幫楊衛澤「涉險過關」

2016/06/14/20160614214746614.jpg
楊衛澤(網路圖片)

今年6月3日,南京原市委書記楊衛澤因涉嫌受賄罪被公訴。「政事兒」注意到,楊衛澤也曾得到周永康庇護,周多次「幫助」他涉險過關。

去年1月4日,楊衛澤被宣布調查後,一個段子在網路上流傳:「在蘇州送走了與之共事的姜人傑(蘇州市原副市長),在無錫送走了與之共事的毛小平(無錫市委原書記),在南京送走了與之共事的季建業(南京市原市長)。新年到來,是時候進去探望一下老朋友了。」

這個段子描述的是楊衛澤的仕途經歷,落馬官員姜人傑、毛小平、季建業都曾經是他的搭檔。

2004年8月,時任蘇州市副市長的姜人傑被「雙規」,楊衛澤時任蘇州市委書記,姜後因受賄罪被判處死刑;2004年11月至2011年3月,楊衛澤擔任無錫市委書記,其間,毛小平擔任無錫市長,楊調任南京市委書記後,毛接任無錫市委書記,不久就因嚴重違紀被開除黨籍;季建業和楊衛澤則共事三年,季2013年10月被調查,此後季的岳父、江蘇省原常務副省長高德正一直實名舉報楊,可是楊仍然「堅持」到2015年1月才落馬。

由於上述經歷,楊衛澤有「市長殺手」、「同事剋星」、「官場不倒翁」之稱,還有人戲稱楊衛澤「命硬」克搭檔。各界更為關注的是,搭檔接連出事,楊衛澤為何安然無恙?是真的「近墨不黑」,還是另有乾坤?

相關資料顯示,楊衛澤主政無錫期間,黿頭渚三村曾爆發拆遷糾紛,600餘名村民曾聯名控告楊衛澤等相關官員非法拆遷,楊衛澤還因大力發展光伏產業和物聯網產業幾乎掏空無錫財政,受到詬病。不過,村民舉報與財政問題都沒有阻擋楊衛澤的升遷步伐,主政無錫兩年楊衛澤就進入江蘇省委領導班子,後又出任省會城市省委書記。

據媒體報導,楊衛澤之所以能「涉險過關」,都源於他與周永康的關係。楊巴結周永康的弟弟、當時的無錫惠山區國土資源局副局長周元青,由周元青到北京見了周永康。回到無錫後,楊大動干戈,不僅叫停了對周的老家厚橋鎮的大肆拆遷、保住了鎮名,同時還把西前頭村打造成了明星村莊。周永康後到家鄉一看,說「哎,這個小子不錯的」。

顧雛軍:周永康曾直接干預他的案件

2012年9月,前格林柯爾系創始人、科龍電器董事長顧雛軍出獄。「政事兒」注意到,出獄以來,顧雛軍一直在為自己的多宗經濟罪奔走,要求改判,並通過微博、媒體等渠道,稱周永康曾直接干預他的案件,還曾推翻最高檢的決定。

2005年7月29日,顧雛軍「閃電被拘」,據報導,2005年7月29日晚,顧雛軍一行剛剛從廣東順德飛回北京,一下飛機就被有關部門帶走。當時,對顧雛軍的定性是:以個人名義私自挪用三家上市公司的資產。

2008年,顧雛軍因虛假註冊、違規不披露重要信息、挪用資金等罪名,一審獲判有期徒刑十年。

出獄後,顧雛軍接受採訪時表示:當時全國工商聯、廣東省政府和國務院都曾經試圖依法保護他的合法權益,「但是陷害我的犯罪集團在投靠了周永康貪腐集團後,肆無忌憚地踐踏法制」。

他說,「2006年3月25日,最高檢察院領導集體認定‘本案立案動機不純,不符合立案條件,應做不起訴處理’,最高檢發函指示廣東放人。同時為了拯救格林柯爾系五家上市公司已到了最後關頭的重組,保護已經面臨下崗的55000名員工的切身利益,最高檢在2006年3月28日又追加了一道指示放人的督辦函。就在我將要被釋放前的幾個小時,周永康違法打電話給廣東公安,不許廣東公安放人」。

劉漢遇到「貴人」後從「黑名單」上被解除

2016/06/14/20160614214746801.jpg
劉漢(網路圖片)

2015年2月9日,「黑老大」劉漢被執行死刑。官方發文稱,劉漢、劉維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是黨的十八大後依法查處的性質特別惡劣、危害特別嚴重的刑事案件。

「政事兒」注意到,劉漢團夥涉及數十起犯罪活動,故意殺人、故意傷害、非法拘禁、非法買賣槍支、非法持有槍支、彈藥、敲詐勒索、故意毀壞財物、妨害公務、尋釁滋事、開設賭場、窩藏等等,可其中沒有行賄罪。

據新京報記者瞭解,早在2001年,劉漢就被列入公安機關的查處名單。可是劉漢遇到「貴人」,花巨資攀附上某位領導,將他從查處名單上撤除。一位對劉漢底細知之甚多的人士對新京報記者說,與這位「貴人」搭上線後,劉漢「言語之間連省裡的官員也不放在眼裡。」

劉漢攀上的「貴人」是誰呢?

據報導:周永康之子周濱2000年前後回國後,周永康不同意他經商,可最終妥協,周永康曾親自打電話告訴劉漢:「要照顧好周濱」。

據《財經》雜誌報導,劉漢被指與周濱聯繫密切,曾借周父(周永康)之手官報私仇,判死商業對手袁寶璟。

據公開報導,劉漢在期貨炒作中的投機讓袁寶璟損失慘重。1997年,劉漢在一家酒店門口剛上車遭到槍擊,槍手開兩槍,均未打中劉漢,司機飛速駕車逃走。後經過公安機關審查,袁寶璟雇佣槍手汪興報復劉漢,隨後汪興以此要挾、敲詐袁寶璟。隨後,袁寶璟夥同其兄弟袁寶福、袁寶森共同殺害了汪興。2006年,袁家三兄弟以雇凶殺人和殺人罪被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判處死刑。當時,袁寶璟妻子提出願無償捐獻上百億家產,留袁寶璟性命未果。

介入「鉬都」億萬礦產爭奪

「政事兒」注意到,曾任河南省政協副主席的孫善武,去年3月接受採訪時說,他要在秦城監獄找機會質問周永康,當年為什麼「把我打成貪官」?

2010年,孫善武因受賄罪,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910.49萬元,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入獄後,孫善武一直申訴,否認判決書所有指控,稱自己的案件另有隱情,源於發生於2003年至2006年間的「鉬都」(洛陽市下屬的欒川縣)億萬礦產爭奪。

欒川縣擁有世界排名第三、亞洲排名第一的貴稀金屬鉬礦。2003年5月,國有企業洛陽鉬都礦冶有限公司改制,環宇公司等四家公司參加招標會。據《財經》報導,儘管招標時有的公司出價5000萬甚至更高,可最終環宇公司、滬七選廠這兩家公司以3000萬中標。中標後,這兩家公司成立了富川公司。此後,圍繞改制是否合法、是否造成國有資產流失、是否屬於違規開採等問題,洛陽官方與富川公司陷入糾葛。

雙方的糾葛徹底平息後,孫善武於2006年9月調任河南省政協副主席。上任一年多後,2007年12月29日,在河南省政協的會上他被帶走調查。據《財經》報導,周永康曾對孫善武案多次作出批示。除孫善武本人,其妻、兒子、女兒、女婿等皆入獄。

入獄後,孫善武申訴時堅稱自己有冤,「因阻止洛陽欒川鉬礦被人侵吞,而遭到高層利益集團陷害。」

郭宜品:被曝向周永康之子行賄千萬保官位

2016/06/14/20160614214746763.jpg
郭宜品被抓現場(網路圖片)

去年9月,河南省洛陽市政府原副市長郭宜品受賄一案被提起公訴。「政事兒」注意到,郭宜品2014年7月25日至10月6日曾「失聯」,當地警方一度發布「通緝令」,懸賞500元徵集線索,還拿著照片走街串巷尋找「一個50多歲的河南口音老頭」,最終在長沙馬王堆附近一老式單元房內,找到了過著逃亡生活的郭宜品。

據報導,郭宜品在任職伊川縣委書記時,關照過伊川縣開發商張某的伊川縣政府辦公樓和住宅小區兩個項目。2010年3月31日,伊川縣一煤礦爆炸,造成44人遇難。礦難調查不僅牽出了黑心煤老闆,還引爆了伊川法院「窩案」,伊川法院從院長到刑庭庭長等集體陷落,也牽扯到了時任伊川縣委書記的郭宜品。但是最終,郭宜品並沒有丟官帽,只是受到了黨內嚴重警告處分。背後的原因在於,「緊要關頭」郭向周永康之子輸送了千萬利益,保住了官位。

巧合的是,郭宜品「失聯」的第四天,也就是2014年7月29日,周永康被宣布立案審查。

責任編輯: 華長玖 来源:鳳凰資訊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