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債轉股吃社會銀行板塊高危(圖)

2016-05-22 12:00 作者:綦彥臣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2016/05/21/20160521192641178.jpg
債轉股吃社會銀行(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6年05月22日訊】債轉股的方式在當時得到中共十五屆四中全會決議的認可,不過,國企改革動作則始於一九九二年。彼時,「六‧四」開槍造成的經濟惡果大顯:在國際上,外貿受阻,出口導向流徑大萎縮;在國內,重回公有制主體決策使國企經營極為低效。重回公有制主體意在防止經濟領域的「和平演變」。

第一試驗今爆大弊端

在十五屆四中全會召開的半年前,經濟實踐層面開始案例嘗試。該年三月,處理銀行不良資產的中國信達資產公司成立,信達選定北京市水泥廠做試點。簽訂債轉股協議是在該年九月初,但具體轉股的銀行貸款比例並未對外公布,當時只知北京市水泥廠欠建行貸款五億,欠息四點七億,趨於本利平。該次改革被稱為「中國首家債轉股試點」,年底企業扭虧為盈;第二年,實現賬面利潤兩千萬,企業資產負債率由原來的百分之八十降為百分之三十。此種績效是否真實現在已無從考證,而以當時政治環境,當算「不能出不良後果」或曰「不允許失敗」的改革。作為第一試驗承擔者的上級國企,北京市國資委所轄金隅集團後來上市。但是,到今年四月六日,金隅股份公告停牌,原因則是該集團與河北的冀東水泥(唐山)集團進行國資戰略重組協商。依著專業經驗看,第一試驗起初成功的疑問即便不大,也是在正常運行後因缺乏市場觀念而陷入困境,作為金隅集團業務主體的第一試驗企業在日後不自覺地加入到產能過剩製造者行列。至二○一四年底,北京市與河北、山西等省市簽約水泥「錯峰生產」,由於帶上了河南與山東,該約冠以「泛華北地區」字樣。

十七年前因債轉股獲取活力而今又陷困局的國企,絕非第一試驗一家。在全省國企欠債達萬億的山西,最初「獲救」者估計佔到今日陷入困局者的三成。始自二十四年前的改革本無市場觀念支持,儘管「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概念已炒熱,按著當時我參與的某次高級諮詢會議上說法,是「一家國企,一座王府」。國企不但在後來可享債轉股照顧政策,而且狠吃國家福利。狠吃國家福利的最直接表現是子弟進入企業所辦社會性質的附屬學校、醫院、物業等機構。

胡溫時期,雖然開始實施央企向中央財政上繳紅利,但國企是「王府」、老總是「王爺」的狀況沒有改變。為了維持一九九七年債轉股的政治效果,優先企業獲得數不清的市場特權。比如說,作為第一試驗的北京市水泥廠至少是國家大劇院、首都機場擴建兩大項目的獨家水泥供應商。其他如鳥巢、奧運村、八達嶺高速等重要國家級、市級項目,也優先採購該廠水泥。還有,在山西大力兼併民營煤礦的過程中,由於債轉股國企具有無可比擬的資金優勢,一般都出價高於實值數倍收購民礦。山西官商合體於此形成!

出現兩種變形私有制

朱鎔基個人固然十分清廉,但他主導的十七年前債轉股國企改革卻成了江澤民時代腐敗的重要源頭。這個結果固然不為朱本人所樂見,但背後是意識形態落後的社會代價。國企不賣給私人也不將資產量化給全民,是出於政治考慮即死守公有制主體觀念。簡言之,貌似轟轟烈烈的朱鎔基經濟改革,實質上是將真正困難往後推。弱勢胡溫不可能解決朱鎔基改革拖延之後果,外界譏以擊鼓傳花絕非妄議。在胡溫時期,國企也從「一家國企,一座王府」變成了「經濟軍閥」。今日再走債轉股老路,相當於對藩鎮之帥派長史——債轉股後,收購銀行債權的國有資產公司(亦稱「壞賬銀行」)或者銀行本身可以往發股國企派董事。然而,在過來如同北京市水泥廠之有表面效果的二重重裝,華融資產公司兩次所派董事均未嚴肅履行職責,連董事會議也缺席數次,股東大會則一次也沒出席過。

二重重裝的母公司(俗稱「德陽二重」)在胡溫時代的國企改革中做出了較好業績,但業績背後是盲目採購,工具類(如大型平臺)採購價高於市場價百分之三十是正常的事情。「德陽二重買東西不問價」養肥了許多為向它賣東西而組建的私人公司,那些可做到對半賺的公司形如「游擊隊」,做完特定生意會馬上自己拆分以圖銷跡。「德陽二重買東西不問價」之類的現象是變異的私有化,它也堵塞了通過立法程序實施全面私有化(國企資產量化給全民)的可能。而無論銀行、國企、「壞賬銀行」三家如何處置債權與債務,它都是公有制經濟體內的私下交易,一種更加變形的「大號私有制」。形象言之,如歷史上不撤藩鎮而藩帥易鎮亦可做大一樣。

銀行本身以原放貸款轉為持股等於主動由債權人變成債務人,必然降低存款實際利率及提高貸款利率。國企與銀行合在一起吃社會已經有二十多年歷史,新一輪債轉股開始,其吃相將更加貪婪!即便是「壞賬銀行」收購有關股權,它也要幫企業去吃社會,把企業做到上市,到股市上圈錢,轉嫁危機損失。二重重裝在第一次債轉股後苦等近十年,終於在「壞賬銀行」扶助下於二○一○年上市。五年多後,困局又現,於是,母公司德陽二重快速甩股,目前已將持股百分之七十的高位降到百分之三十。

今後十三個月或有巨變

通過銀行與股市吃社會是國企改革的基本邏輯,但在三角關係內部也有互吃情形。比如,普通商業銀行不願以低折扣(一般為百分之三十左右)將不良資產賣給「壞賬銀行」,它就向後者輸送利益點(謂之通道費),以便將不良資產從表內業務轉到表外。政治權力支配下的國企改革不管稱為何等名號,目的在於吃社會即政權的經濟決策錯誤成本由全社會承擔。但是,隨著公眾金融知識增加尤其在股市遭挫之後省悟,大家均會採取避險措施,避買銀行股(以及與之關聯的基金)將是必然選擇。

從現在至明年上半年,銀行板塊跌勢在所難免,此時段內(十三個月)會下跌百分之五十將毫無懸念,所以,謂之巨跌。銀行板塊仍是股市權重板塊也是「國家隊」的主力(佔到七成以上),四月底,銀行板塊佔到A股總量百分之四點三,市值約為一萬九千三百億。其巨跌也必將帶動整個股市下行。在今年四月底的基礎上,到明年六月底,整個A股下挫百分之三十算是比較保守的估計。也正是顧慮此等前景,目前,普通商業銀行對債轉股改革多持觀望態度。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