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廖祖笙】跑龍套的「二會」代表

2016-03-08 06:48 作者:廖祖笙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6年03月08日訊】一年一度的「二會」,是中共流氓集團為強姦民意、裝點「民主」,例行舉辦的政治演出。與會代表並非嚴格由國人推舉產生,「二會」的跑龍套者遑論代表不了國人,就連他們自個都代表不了。

模式化的政治演出,向來是按照固定不變的腳本進行的。真能決定劇情變化的是主角,而非跑龍套的。配角們也都知趣,不敢拿出主人或師爺的架勢,更不敢和主角搶鏡,全曉得自個是跑龍套的。

這種知趣,表現在誰都恰到好處地裝二,所拿出的提案,無一例外是圍繞著一些小問題、假問題,飛濺些口水。跑龍套的都是聰明人,知道就是一針見血地指出了問題所在,也是改變不了什麼的。

非但改變不了什麼,相反還有可能被打成另類,打入冷宮,從而失去下次在政治舞台上盛裝出演的機會。能參與跑龍套,在這些虛榮者而言仿若「殊榮」,由此在演出中多半眉飛色舞、神采飛揚。

「二會」的跑龍套者,參與這一政治演出時,有個固定動作是像木偶般舉手贊同:你說白的俺贊同,你說黑的俺也贊同;你要發動文革俺贊同,你要否定文革俺也贊同……俺就是為贊同而投胎的。

專業在「二會」政治舞台上跑龍套的申繼蘭,前前後後跑了十幾回的龍套,在每次的演出過程中從未投過反對票;被曝跑了的倪萍說:「在大的會議上舉手錶決時,我從來沒有反對過或棄權過。」

這些跑龍套的,說白了就是流氓集團的附庸、幫閑,是在強買強賣中,由匪類精挑細選,專門安排的一群托。這些應聲蟲,別說是代表不了你,就連他們自個都代表不了,更別說影響劇情的變化。

會議期間,跑龍套的全都好吃好喝著。會議結束後,跑龍套的即抹抹嘴巴,各自做鳥獸散。珍視這般演出機會的女演員,在盤算著下回再來京跑龍套時,要戴什麼樣的項鏈,要穿什麼樣的戲裝……

「二會」散後,這個淪陷的國家照樣是烏天黑地,一地雞毛,照樣是荒廢得就連殺人的事、搶人的事都沒人管……尤其聰明者,知道在火山口跑龍套並裝二,危如累卵,於是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