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廣西村民私刑打死偷狗賊 風波未止(組圖)

2015-12-19 05:54 作者:李懿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看中國2015年12月19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懿綜合報導)近日,廣西桂林村民對兩個偷狗賊痛下狠手,致一死一傷。近年來,偷狗人與狗主人之間的衝突愈演愈烈,突顯了中共統治下法治生態的惡化。

12月17日,據陸媒報導,12月13日發生在廣西桂林市恭城縣兩偷狗男子被打致一死一傷案件已過去4天,但此事風波仍未停止。目前,已有10人涉嫌故意傷害罪被警方刑事拘留,桂林「偷狗案」事發地村民則稱曾被死者用毒弓弩威脅。

據目擊者稱,當天偷狗人李某、莫某駕駛摩托車在該路段用帶毒的弓弩射殺路邊的狗,得手後被村民發現,將摩托車丟在路邊,逃躥上山。大家把路都堵死了,莫某知道無路可逃,便走了出來。李某手裡拿著有毒的弓弩,威脅說要射村民。「他們偷狗,村民們已非常生氣,還拿弓弩威脅村民,進一步激化了矛盾。村民們氣憤之下就把人打了。」

據介紹,當時事發地周邊羅帶村、鳳岩村等村村民,及在附近勞作的果農,共幾百號人一起出動。村民們燒燬了作案用的摩托車,李某被打身亡,另一偷狗人莫某被打傷入院。從發貼者上傳的照片可見,一名偷狗賊被雙手反縛在背,上身赤裸,雙膝跪在碎石上,嘴裡還含著用來射狗的「毒箭」;另一名偷狗賊滿臉鮮血,躺臥在路旁,傷口還被村民撒鹽。


一名偷狗賊被雙手反縛在背,上身赤裸。(網路圖片)

12月14日下午,有3個村民投案。遭村民「圍剿」的兩名偷狗男子,死者姓李,50歲,平樂縣二塘鎮人;傷者姓莫,40歲,平樂縣張家鎮人。目前,莫某已脫離生命危險。在被打的李某、莫某的手機通訊錄裡看到一些狗肉店的號碼。據稱,他們偷一隻狗賣給狗肉店,能賺200元人民幣。

羅帶村村民陳先生表示,羅帶村有300多戶,1000人,每3戶人家中至少有1戶是養有狗的,全村至少有100多條狗,其中一半都被人偷了。陳先生的父母曾親眼目睹過有偷狗賊駕駛麵包車進村,打開車門拿著弓弩對著路邊的狗就射,狗中箭後立即倒地,偷狗賊撿起狗開車就跑。「五龍村有40多戶人,地處較偏遠,幾乎家家戶戶都養狗看家。久而久之,村民就與狗有了感情,把它當作家庭的一員。狗被偷了,就和失去家人一樣,誰不心痛?近些年附近村屯偷狗事件時有發生,平時老人小孩在家都不敢去抓偷狗人。」


其中一名偷狗賊被村民傷口撒鹽。(網路圖片)

「偷狗的哪個不恨啊,這是民憤!」五龍村村民譚先生說,村裡四五十戶人家,養了四五十條狗,偷狗賊惦記著,經常來偷。上午九十點的時候,年輕的村民都上山摘果子了,只有一些老人和小孩在家,那些偷狗賊進到村裡,見到狗就用弓弩射,都沒人敢去說他們,因為他們身上都帶著刀。就算有年輕的村民在家,遇到偷狗賊偷狗,如果只有三四個村民,也是不敢去追的,偷狗賊見有人來追,會拿出上了箭的弓弩威脅,弓弩射出的箭上有毒,只能眼睜睜看著偷狗賊揚長而去。

據公開報導,這並非是當地人和偷狗者之間第一次發生衝突事件。去年4月,兩名偷狗男子在恭城縣三江鄉街上被發現,村民從其車上搜出3條死狗,當地人除了將兩名男子暴打外,還將其所乘轎車砸壞。之後,憤怒的村民讓這兩名男子抱著3條死狗「示眾」。

2009年的11月9日,3名男子乘坐摩托車到靈川縣大境瑤族鄉偷狗,被發現後逃到恭城栗木鎮石盤江村,遭附近村民追趕,棄車躲進山裡。後來,靈川、灌陽和恭城三縣500多名村民搜山,將他們抓住。雙方隨後發生肢體衝突,兩名偷狗者被當場打死,另外一人受傷被送往醫院。

桂林寳貝有家流浪動物公益站有關負責人說,在桂林,每天向公益站求助尋犬的人很多,其中三分之一是被偷了,有些甚至是當著狗主人的面搶。該負責人認為,偷狗人與狗主人之間的衝突愈演愈烈,卻沒有得到相關解決。

有評論指出,必須要問及的,是法治生態問題。「正是在一種處於懈怠或廢弛的法治生態之下,才會罪不至死卻不得不死,民憤難訴卻不得不面臨審判。」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