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發生在新疆羅布泊的詭異事件(組圖)

2015-10-27 15:20 作者:KissTheRain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新疆羅布泊發生了一些詭異事件。(圖片來源:travel.sina)

一個簡單的湖泊,如果被附上魔咒,那是不是就成為了一個神秘而又恐怖的地方呢?在我們小時候,爺爺奶奶可能會經常說一些恐怖的人嚇我們,讓我們不要到處亂跑,就比如說:老巫婆會吃不聽話的小孩,還有就是哪裡有吃小孩的動物。當然有些是大人說出來騙小孩的話,不過也真實存在一些詭異事件,就比如說,發生在羅布泊的詭異事件。

羅布泊介紹

在我國西部新疆邊上有著許多美麗的湖泊,但不是每個湖泊都能被人們記住的,可唯獨一個湖泊它是深深印在人們的腦海,它就是羅布泊。羅布泊盆地中河流如塔里木河、孔雀河、車爾臣河、疏勒河等彙集於此,曾經形成了巨大的湖泊。美麗的羅布泊在眾多的湖泊中,形成一道美麗的風景線,這就像是百花叢中一枝獨秀的梅花。

可好景不長,原本生機勃勃的羅布泊,像是被下了魔咒一樣,失去原有的光彩,像一個病重的老人,此後湖水減少,樓蘭城就此成為廢墟。而在1921年後塔里木河東流,湖水又有增加,1942年測量時湖水面積達3,000平方公里。1962年湖水減少到660平方公里。1970年以後乾涸,主要原因是因為塔里木河兩岸人口突然增多,不斷向塔里木河要水,使其長度急劇萎縮至不足1000公里,使300多公里的河道乾涸,導致羅布泊最終乾涸!敦煌、哈密、鄯善、吐魯番、庫爾勒、若羌都處於羅布泊周邊地區。

根據湖水變化,一些探險家認為羅布泊為「游移湖」或「交替湖」,擺動於北緯39°∼40°和40°∼41°之間。近來中國科學家作了實地考察,發現湖泊的西北隅、西南隅有明顯的河流三角洲,說明塔里木河下游、孔雀河水系變遷時,河水曾從不同方向注入湖盆。湖盆為塔里木盆地最低處,入湖泥沙很少,沉積過程微弱。湖底沉積物的年代測定和孢粉分析證明羅布泊長期是塔里木盆地匯水中心。只是湖水有時偏北,有時偏南,並非大範圍的「游移」。這是科學家給出的一個解釋,但是河水決堤,到底是不是由於這個原因呢?

現在的羅布泊在若羌縣境內東北部,位於塔里木盆地東部。曾是我國的一個湖泊,海拔780米,面積約2400∼3000平方公里,因地處塔里木盆地東部的古「絲綢之路」要衝而著稱於世。自20世紀初瑞典探險家斯文•赫定首次進入羅布泊,它才逐漸為人所知。

現在羅布泊是位於北面最低、並且最大的一個窪地,曾經是塔里木盆地的積水中心,古代發源於天山、崑崙山和阿爾金山的流域,源源注入羅布窪地形成湖泊。注入羅布泊的諸水,主要有:塔里木河、孔雀河、車爾臣河和米蘭河等,同時也部分的受到來自敦煌的祁連山冰川融水疏勒河的補給,融水從東南通過疏勒河流入湖中。

那裡曾經是牛馬成群、綠林環繞、河流清澈的生命綠洲。可現在已變成一灘死水,沒了活力,也就失去形形色色的動物,而且也不再擁有綠茵叢生的森林,也不再擁有那清澈見底的湖泊水,曾經的生命之洲,最終被人們遺忘。

死亡之旅、離奇失蹤、古老咒語、神秘病毒,羅布泊這個神奇之地到底向我們隱瞞了什麼?羅布泊變成一個廢墟,到底是它故意向人類宣戰還是真的被下了咒語呢?

懸疑、刺激、探險,在古老的羅布泊底傳說著一個神秘的咒語,百人因而失蹤,這個千年的咒語到底是什麼?到底是何人有這樣的神力,把昔日生機勃勃的羅布泊變成如今這個樣子?

洪荒霸主創作的《羅布泊之咒》以一場神秘的失蹤事件開頭,將主角帶入探尋謎底的旅程。傳說羅布泊的一個神秘的咒語控制著羅布泊的病毒,凡是接觸到這個病毒的人都會失蹤,這個神秘的咒語到底是什麼?但是所有接觸到這個病毒的人都神秘的消失了,劉隕開始極力尋找這些失蹤的人,終於在蒙頂山洞的壁畫中發現了蛛絲馬跡。從而得知這個病毒其實在2000年前就已經被發現了。這個病毒的集中地是神秘羅布泊的地下,在羅布泊地下發現了古代樓蘭王國的遺蹟,並且發現了神秘咒語與深藏地下的「黑玉魔鬼像」有關,而且發現了古代的核能……


新疆羅布泊的衛星圖。(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羅布泊的詭異事件

1949年,從重慶飛往迪化(烏魯木齊)的一架飛機,在鄯善縣上空失蹤。1958年卻在羅布泊東部發現了它,機上人員全部死亡,令人不解的是,飛機本來是西北方向飛行,為什麼突然改變航線飛向正南?

1950年,中共解放軍「剿匪」部隊一名警衛員失蹤,事隔30餘年後,地質隊竟在遠離出事地點百餘公里的羅布泊南岸紅柳溝中發現了他的遺體。

1980年6月17日,中國著名科學家彭加木在羅布泊考察時失蹤,當時飛機、軍隊、警犬,花費了大量人力物力,進行地毯式搜索,卻一無所獲。2007年終於在羅布泊發現了一具乾屍,但最後經過波折的DNA鑑定卻斷定這具乾屍不是彭加木。

1990年,哈密有7人乘一輛客貨小汽車去羅布泊找水晶礦,一去不返。兩年後,人們在一陡坡下發現3具臥乾屍。汽車距離死者30公里,其他人下落不明。

1995年夏,米蘭農場職工3人乘一輛北京吉普車去羅布泊探寶而失蹤。後來的探險家在距樓蘭17公里處發現了其中2人的屍體,死因不明,另一人下落不明,令人不可思議的是他們的汽車完好,水、汽油都不缺。

1996年6月,中國探險家余純順在羅布泊徒步孤身探險中失蹤。當直升飛機發現他的屍體時,法醫鑑定已死亡5天,原因是由於偏離原定軌跡15多公里,找不到水源,最終乾渴而死。死後,人們發現他的頭部朝著上海的方向。(余純順就是上海人)

1997年,甘肅敦煌一家3口在父親的帶領下,前往樓蘭附近尋寶,結果一去不復返,最後3人屍體被淘金人發現。

1997年,昌吉有4個人開著大卡車,到羅布泊南岸的紅柳溝找金礦,結果沒有了消息。1998年,有人在紅柳溝附近找到了4具屍體和一部爛車。

2005年末,敦煌有人在羅布泊內發現一具無名男性屍體,當時據推測該男子是名「驢友」,法醫鑑定其並未遇害。這具屍體被發現後,也引起了國內數十萬名「驢友」的關注,更有人在網際網路上發出了尋找其身份的倡議,最後在眾人的努力下,終於確定了該男子的身份,並最終使其遺骸歸回故里。經查明,該男子是2005年自行到羅布泊內探險,但為何死亡,卻一直是個謎……


死亡之旅、離奇失蹤、古老咒語、神秘病毒,羅布泊這個神奇之地到底向我們隱瞞了什麼?(網路圖片)

獨自闖羅布泊

1980年5月2日至6月5日,斷斷續續、曲曲折折,歷時一個多月,羅布泊綜合科學考察隊隊長彭加木,率領9名科考隊員,衝破重重艱難險阻,第一次由北向南成功縱穿羅布泊,勝利到達羅布泊南岸米蘭農場,打破了「無人敢與魔鬼之湖挑戰」的神話。

在米蘭農場,科考隊僅休息了短短的5天,又於6月11日驅車東進繼續考察,途中曾遭遇過駭人聽聞的沙塵暴和無數次沼澤陷車,還有可怕的迷路。

6月16日傍晚,他們終於艱難地來到羅布泊東岸庫木庫都克。此時,科考隊從米蘭農場補充的汽油已因一路多舛消耗無幾,帶的水也只剩下可憐的十幾公斤,而且裝在高溫下的鐵桶裡,一週過去,顏色和醬油一般,散發著難聞的鐵鏽味,根本不能飲用。嚴重缺油、缺水、缺食物,隊員們疲憊不堪、彈盡糧絕、面臨絕境、危及生命。

在這生死關頭,彭加木於當晚9時半親自起草,向馬蘭基地前沿指揮部「720」發出了求救的告急電報:「我們今天20點到達庫魯庫多克以西大約十公里,我們缺油和水,請求緊急支援油三百公斤,水五百公斤,現有的水只能維持至十八日。請轉告烏市扑獲一頭小駱駝。」

庫魯庫多克?這是什麼地方?部隊首長一看地圖,羅布泊以東根本沒有叫「庫魯庫多克」的,而是標有「庫木庫都克」,部隊首長斷定,彭加木他們遇險就在此處。

「720」指揮部收到電報,翌日晨9時回電:「同意送物資,就地待命。」並要求報告大本營座標和地形特徵。科考隊立即回電,報告他們所處的地方為:東經91°50′;北緯40°17′。標誌是:地面上插有一桿旗。部隊知道座標後,馬上再次確定,就是庫木庫都克,決定派直升飛機緊急救援,先送去500公斤水。

可彭加木心裏又犯了嘀咕:直升飛機送水,代價太高了。一斤水要十幾塊錢啊!那個時候的十幾塊錢等於現在是多少呢?恐怕不止一二百塊錢吧!他思之再三,決定親自出去找水,他自信一定能找到水。

彭加木處變不驚,依舊在冷靜分析:從庫木庫都克這譯成漢語為「沙井」的名字看,從在「720」聽到軍人說庫木庫都克以東不遠的「八一泉」有水的資訊看,他想,這個地方一定能找到水源。

彭加木打開自帶的軍用地圖,更讓他眼睛一亮,臉上露出了驚喜:地圖上離庫木庫都克不遠標有「紅八井」、「紅十井」,庫木庫都克又是「沙井」,稍遠一點還有「八一泉」,不遠處又是疏勒河古河道,因此,他充滿信心地斷定:附近肯定有水!

6月16日下午,他曾派專搞水文地質的副隊長汪文先等出去找水,可汪文先找了幾個地方,挖下一米多深,不見絲毫水氣。

彭加木不甘心,又帶領陳百錄等出去找「沙井」,結果,找到的「沙井」只是半間房大小的沙坑而已,滴水皆無。

6月17日隊員們正吃早飯時,彭加木又提出,開車往東沿疏勒河谷地去再遠一點的地方找水。同時,他從春天拍攝大型記錄片《絲綢之路》那裡瞭解到,附近的紅十井一帶也有水。

彭加木的意見是,不要坐等,應該開車到羊達克、紅十井一帶去找。為此,他與大家發生了激烈的爭執。隊員們說,馬蘭基地部隊前線「720」已經回電同意送水,科考隊困境已得緩解。另外,開車走那麼遠,單程就有120多公里,汽油本來已十分緊張,要慎重為好。再說,自行車出去也有危險……

在沉悶的氣氛中,彭加木走出帳篷,到越野車裡看地圖,他還是堅持去找水。心情同樣沈重的隊員們有的打撲克,有的在帳篷裡睡覺。

接近中午,科考隊又收到部隊電報,說,飛機將於18日往庫木庫都克送水500公斤,請科考隊原地等候。副隊長汪文先高興地拿著電文去報告彭加木,一看隊長不在,以為到附近沙包後面去方便,沒有在意,便回到了帳篷。

又過去半小時,司機王萬軒去車裡拿衣服,首先看見了那張攤開的軍用地圖,但卻沒有看見彭加木。他有些疑惑:這張地圖彭隊長一直隨身保管著,是從來不亂放的,今天是怎麼啦?他想收起地圖,又看見旁邊有半張16開帶紅格的信紙,上面用鉛筆寫著:「我往東去找水井彭17/6.10:30」……

彭加木留下的字條——6月17日的「7」字,還是由「6」字改過來的。顯然,這是彭加木的字跡,是他悄悄留下的,然後隻身離開了大本營。然而,就是這一句「我往東去找水井」,卻成了世人難解的7字之謎!


在古老的羅布泊底傳說著一個神秘的咒語,百人因而失蹤。(網路圖片)

羅布泊之咒

得知老隊長一人留下紙條去找水,此時的隊員們還沒有著急,只有生氣,埋怨他為什麼給全隊立的規矩「不准單人行動」,自己卻不遵守,還帶頭違犯?大家在附近看了看,心想,天這麼熱,他走不了多遠,最多找上個把鐘頭,找不到就會回來了。

時間過去了近5個小時,到下午3點,彭加木還沒有回來,這下子帳篷裡的氣氛突然變得緊張,隊員們著急了,心裏陣陣發毛,頓時覺得問題嚴重。他們馬上出動車輛,向東找去。沒走多遠,就在長著枯死的蘆葦和雜草的沙地上發現了彭加木的腳印。於是,就沿著足跡尋找。

可找到太陽落山,也沒有彭加木的身影。人們異常焦急,晚上又在大本營點燃篝火,發射信號彈,把車開到高處,通宵打著車燈,希望老隊長能安全返回。

據科考隊員們回憶,彭加木出走時,身穿藍色工作服,戴一頂淡綠色太陽帽,穿一雙42號勞保翻毛皮鞋。身背一個裝有兩公斤水的鋁背壺,一架照相機,一個黃挎包,內裝照相底片、科學考察筆記本和少量糖果。還帶有一把地質錘、一個小羅盤、一把美制匕首和一個打火機。

這天晚上,科考隊照和往常一樣,與部隊進行電報聯繫,電文內容除了說急需汽油和水外,沒有提彭加木失蹤一事,只是強調明日凌晨兩點再聯絡一次,有重要情況匯報。大家對彭加木返回營地仍抱有希望。如果電報上說彭加木失蹤,會引起極大震動。

6月18日凌晨兩點,科考隊不得不懷著沉痛的心情,通過電波向部隊報告了一個令人震驚的噩耗:6月17日上午,彭加木隻身外出找水,不幸失蹤!

消息立即由「720」傳到馬蘭基地,再由部隊傳到中共新疆軍區、中科院新疆分院、中國科學院,最後驚動了party中央、國務院。不久,各大新聞媒體向全國上下發布了彭加木在羅布泊神秘失蹤這一特大新聞,讓所有中國人為之震驚!

新聞發布的同時,羅布泊也迅速開始了曠日持久的大規模尋找。從酷暑盛夏到數九隆冬,組織過4次大尋找,均無下落。

億萬人們的心頭不禁生出一個又一個沒有答案的疑問:

一個人光天化日出走,沿著腳印尋找,居然沒能找到?羅布泊真的有這麼神秘?

6月17日那天,庫木庫都克的氣溫高達60度,據醫生們講,人長時間在這樣高溫下行走,會頭昏眼花的。那麼,彭加木會不會因頭腦不清醒,難辨東南西北,迷失方向後胡亂走起來?

羅布泊到底是不是神秘的地方呢,有時間又有條件的朋友可以去看一看,以便驗證自己心中的那堆成山的幻想。

責任編輯: 陳鋼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