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坐井觀天的央視實習生

2015-09-23 13:27 作者:正原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網友「王源宗Bboy」發文稱自己的攝影作品《西藏星空》被央視七套《美麗中國鄉村行》欄目盜用,並上傳了與節目組溝通的音頻。通話中,一名自稱是實習生的工作人員對他說「央視用了你的素材,又怎樣!」此事引起掀起軒然大波。

該片原創作者說,「知道我的朋友肯定就知道,我拍攝這些素材真的非常非常難。比如色季拉山口的雲海日出,前面是南迦巴瓦。看雲的位置就知道我的海拔位置非常非常高了。我預估有5500米。我是前一天下午開始從埡口背著軌道三腳架和相機包還有帳篷開始爬山的。總共爬了5個小時才爬到這個機位。我一個內地人90後在海拔5500米負重幾十公斤爬山是什麼概念大家去過西藏的應該清楚,這次拍攝超過了15個小時。從第一天下午開始一直到第二天早晨守到雲海。看到這麼大雪大家應該明白當時氣溫有多低。我那一晚是怎麼過來的。但是當時覺得第二天拍到了日出雲海一切都值了。」

「我想說的是,我的素材都是拼了命吃了苦拍來的。而且在西藏一年時間,身體已經被搞垮了。」

「央視用了你的素材,又怎樣!」網友們紛紛分析此話的含義,筆者歸納,網友的解釋大致有三個方向。

一,「我爸是李剛」。

就是說央視後面是「常委」劉雲山,劉雲山後面是中共,法律管不了我們,輿論更奈何不了我們。

先說劉常委,他現在可是麻煩纏身,暈頭轉向。江澤民殘餘勢力惡意做空股市達到政治攪局的一系列行為已經徹底敗露,主掌此事的就是「劉常委」的兒子劉樂飛,劉樂飛的馬仔們已經紛紛被抓捕,劉樂飛已經命懸一線。此等重大政治陰謀,劉雲山當然是背後的後臺之一。外界分析,劉雲山很可能是第一個在位期間被「法辦」、審判的「常委」。

再說說「中共」,「罵共產黨」早已經是中國人主流的交談話題,而且人數越來越多,所談的內容也越來越犀利、深刻。那些死守著「我黨意識形態」的五毛、磚家、打手們早已經像動物一樣的被民眾圍觀。他們有些人可能自我感覺還不錯,可是他們在人格上、人性上,已經被正常人類所拋棄。

二,「殃視已經惡貫滿盈,盜個版又怎樣!」

說到殃視,馬上就會想出幾個「關鍵詞」。

江系高官的「後宮」;

天天胡說八道的《新聞聯播》;

弱智的「抗日神劇」;

未訴、未審先電視遊街的「殃視法院」;

誹謗佛法,欺騙民眾、自導自演的「天安門自焚」;

在「殃視」自己看來,盜個版,真的算不了什麼。

三,「比起中共本身的惡行,殃視算不了什麼。」

看看網友們的留言:

「騙你的錢,又怎樣!」(紅會、彩票、股市圈錢等)

「搶你的養老錢,又怎樣!」(延遲退休)

「挖你的祖墳,又怎樣!」(強征)

「搶你的房、你的地,又怎樣!」(強拆)

「殺你的孩子,又怎樣!」(計畫生育)

「掏你的心肝,又怎樣!」(迫害獨立知識份子、維權人士、信仰者,也可能指活摘)

那位「實習生」的話,更多的是第一種含義,而第二、第三種的內涵,更多的是網友們的諷刺與鞭撻。

筆者想奉勸那些仍然對中共認識不清,抱著中共的思維方式的那些「官方媒體人」;那些仍然與民眾為敵、無視法律的「官員」;那些仍然充當江鬼家奴,阻擋、騷擾法輪功學員依法起訴江澤民的「國保」、派出所、社區人員,你們應該睜開眼睛看看歷史的大趨勢,看看中國人的民心所向,看看中國政治形勢的發展,再看看自己,自己已經處於很危險的境地了。

就像坐在井中的青蛙,井底已經越來越深,井口已經越來越小,逃出去的機會也越來越小。在井口完全封死的前夕,趕快破掉江蛤蟆的法術,變回一個「人」,走回光明的人間,廣闊的人間。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