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一個學醫行醫八年最終改行的人有話要說(圖)

2015-06-07 00:0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人生
(網路擷圖)

作為一個學醫行醫八年最終改行的人對這個問題也有些話想說:

當年我從復旦醫學院畢業,進入上海一個三甲醫院外科工作,說起來算是最好的工作選擇之一。三年以後忍無可忍,跳槽到了Ubisoft。說起來也有意思,Ubisoft的豪華辦公大樓就在那家醫院對面,跳槽以後上班只是到路口換個方向轉彎。

跳槽的原因很簡單,第一,不喜歡;第二,報酬低到難以想像;第三,討厭體制內的嘴臉和行徑;第四,生活質量太差。

我從一開始就不喜歡學醫,只是覺得做外科醫生還是有些吸引力。之所以會考醫學院還要歸功於我媽,她成功的讓我認為世界上只有醫生一種職業。一直以來,計算機,特別是計算機圖形,也就是所謂的計算機圖形學一直是我的最大愛好,從高一開始有了人生第一臺計算機就一直折騰。大學的時候又對設計發生了濃厚的興趣。出過書,寫過專欄。所以當我想轉行的時候還算有方向。現在回過頭想想,自己18歲的時候,對於自己將來的人生,實在是沒有太多的考慮。父母因為自己的眼界限制,往往會給出其實並不適合你的方向。

我大學畢業第一年工資800,第二年1200,加上400獎金,三個月一發。這個薪水一直拿到跳槽。在上海這個地方,你想想1600能幹什麼?那個時候我已經從家裡搬出來,一個人住了,後來認識了我太太,那個時候她還在念婦產科研究生,零收入。我們兩人就靠這1600過活。所幸父母有遠見,買了很小很小一間房讓我住,省去了房租,總算不至於餓死,還能養個貓……關於醫生的收入,有太多的討論和爭議。其實我自認為早就看清了實質:醫生的收入可以分成兩大類,白色收入和灰色收入。白色收入就是國家制定的工資,也就是我那可憐的1600。其實政府根本就不願意在衛生板塊多投錢,出政績太慢,為了維護穩定,就制訂了低水平的收費──薪酬模式。這叫做「廣覆蓋,低保障」。同時利用手裡的輿論工具轉移視線,把矛盾引向醫院和醫生。

這一點做得很成功,看看多少罵醫生的聲音就知道了。那些手中握有權利的部門和人其實很清楚,醫療是一塊巨大的肥肉,決不能放過,於是偷偷的打開管制的大門,讓醫院在一年的行政撥款不夠一個月用的捉襟見肘、潛在的巨大利益和管制的缺失下,自行走上追逐利益的道路。而他們則悠哉悠哉的從中抽取了巨大的利益,讓醫院和醫生扛下黑鍋。我就不展開了,這方面我的同學比我更有體會。

那麼灰色收入呢,其實也就是回扣、科室收入的分成和紅包。一般人都以為做個醫生就有大把的灰色收入,就我的情況分析一下吧。回扣主要來自藥販子和器械販子的銷售回扣,也是年輕醫生的一項重要收入。器械回扣比較高端,年輕醫生一般沒有到那個級別,還是藥物回扣為主。回扣需要跑量,也就是多開藥。我那個時候主要是病房工作,沒有太多的機會上門診開藥,自然沒有回扣。科室收入,呵呵,我們新人都是墊腳石,利益地圖上沒有痕跡的人。見過早交班後不查房,把學生進修的趕出去,關起門來幾個教授吵如何分攤本月床位費的麼?我見過,在這種利益劃分不明,規則混亂的地方,無權無勢的年輕醫生首先就被忽略掉了。我曾經呆過普外一個組,帶組教授是一個少有的好醫生,但是他混的也不得勢。也只有他給我們去輪轉的小醫生發過300塊錢小獎金。紅包,一個沒有收過。灰色收入其實就是腐敗,腐敗也是一種特權,並非人人都有。醫院裡面的收入差距並不比社會上小。

所有大學醫院都是公立醫院,就是在那裡我得出一個人生經驗,有黨委的地方都是一個鳥樣。你們不能想像,所謂國內一流的醫院,管理水平、醫療水平和建設水平能低到什麼程度。我不是說那裡沒有好的醫生,其實還真有,但是個人的操守在系統性的腐敗和體制性的道德崩壞面前是多麼無力。任何簡單清晰的常識在這種體制內,都會被扭曲成難以想像的樣子。這種無力感伴隨了我三年,我有的同學能適應,而且適應得很好,但是我不能忍,不能想像自己變成那種樣子。最終在考出執照後拍案而起,我不幹了!

回想我還是一名住院醫生的日子,那些在手術室度過的日日夜夜,那些年輕的時候不在乎付出的日子,恍如隔世。醫生是一種特殊的職業,這個職業對你的要求,是人生的全部付出。其他職業你可以清晰地把工作和生活分開來,做醫生不行。工作時間長,早上7點就要到病房,晚上下班不一定。有可能手術到晚上7點、8點,還要回病房繼續處理床位上的工作。每隔6-7天就有一個24小時值班,我所在的醫院第二天是沒有休息的,也就是你可能要連續工作36小時。這36小時裡面可能包括了好幾臺手術,接診好幾個新病人。這種值班是固定,不會因為節假日而暫停,也就是說在你幾十年的職業生涯的頭上十、二十年裡面,不要指望有連續的長假。事實上,我從來沒有過三天以上連續假期。週末至少有一天,要來病房看一下,處理一些事情。兒科醫院是一週六天工作制,違反勞動法麼?違反,又怎樣?隨著年資的增長,工作以外還要搞科研,搞論文,搞教學,準備考試,準備升職稱。忙。而且還有精神上的壓力,畢竟不管制度如何不堪,病人的健康和性命交到你手上,不由得你不緊張。現在我從事電腦遊戲的開發,有時候幾千萬的投入和緊張的時間表會形成挺大的壓力,跟我合作的美術總監常常很緊張焦慮,我卻覺得經歷過以前醫院裡面的壓力,這實在不算啥了,常常安慰他,不就是「遊戲」麼。醫生們如此付出,卻不能至少從物質上給予一定的補償,生活質量好得起來麼?

說個小插曲,我和我太太第一次出去旅遊是我們轉行以後的第二年,一口氣終於喘過來了,有了帶薪假,有了點點積蓄,開始小小的享受一下普通人的生活樂趣。這是我太太第一次坐飛機……當然她後來因為工作去過的地方比我還多……

現在我在加拿大蒙特利爾,4年前從上海製作室調動到這裡。我在這裡安家落戶,成為了第一代移民,過上了典型的北美中產階級的生活,體驗到了真正的和諧社會。去年女兒誕生,看到小東西在家裡搖來搖去,對她的將來有一份從來沒有過的安全感。我相信,很多同我一樣的中國父母,這份安全感是我們一直以來奮鬥的目標。對於我而言,這都歸功於當初的決定。我所做對的,不僅僅是及時改行,而是下定決心去追求自己真正喜歡的東西。

現在我常常在想,如果我從一開始就沒有選擇念醫學院,沒有浪費那人生中從18歲到26歲黃金歲月,我現在又會在哪裡?至少我希望10多年後的你,不會問自己同樣的問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