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臺共謝雪紅:「228」第一女主角的悲慘結局 (組圖)

2015-04-08 00:13 作者:李德良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發生在1947年臺北的228事件中,有名號的共產黨員並沒有直接露面。但是在臺中,老牌共產黨員可就非常活躍,並且反應迅速,馬上可以召開人民會議,攻佔臺中警局與公賣局臺中分局,還能成立人民政府。最令人驚奇的是幾天之內就成立了武裝部隊,而且指揮策劃者還是位女性─臺灣第一位女革命家:謝雪紅。

謝雪紅的一生,與臺灣共產主義運動息息相關,她可以說是臺灣共產黨建黨過程中的靈魂人物、祖師娘娘,也是228事件中的第一女主角!

謝雪紅一生穿越了三個不同的政權與時代,亦即日據時期、國民黨時期與中共時期。每個時期都為了共產主義的信仰與實踐,付出很大的代價。

在日據時期她在臺發展共產黨組織,結果被逮捕入獄,坐了八年的牢。228事件中她組織27部隊反國民黨統治,後來遭到通緝。最後也是最諷刺的是,她在一生所追求的共產主義國家裡當官,最後卻承受了三次嚴酷的整肅鬥爭。

  
1949年10月1日,參加中共建國大典的「臺共」謝雪紅,恰好站在毛澤東的背後。這一刻是謝雪紅的政治顛峰,成為臺灣人最高的政治代表,因為她是228事件中的第一女主角,也是行政長官陳儀的頭號通緝犯。

光復前的臺灣共產黨

1921年,臺灣人連溫卿與日本左翼份子山川均在臺灣推行「農民組合活動」,這是國際共產黨觸角伸進臺灣的最早記載。

1928年4月15日,臺灣留俄學生林木順、謝阿女(即謝雪紅)、翁澤生等人,在上海集會,決定成立「臺灣共產黨」。共產第三國際、日本共產黨和中國共產黨,當時就為新誕生的臺灣共產黨擬定了一份台獨綱領,有三大主張:臺灣民主、臺灣革命、和臺灣獨立。並決定以現有「臺灣文化協會」及「臺灣農民組合」為活動中心,推選林林順、林日高、莊春火、洪朝宗、蔡教乾等五人為「中央委員」,以翁澤生、謝阿女(即謝雪紅)為「侯補委員」。

1929年,由於臺灣中南部農村,在「臺灣農民組合」的煽動下,發生小規模暴動,日本警方乃有第一次「臺共大檢肅」案,計逮捕「臺共」59人,38人被起訴,有12人被判刑。

1931年,日本警方發動第二次 「臺共大檢肅」,計捕獲「臺共」重要幹部王萬得、謝阿女(謝雪紅)、潘欽信等107人,均以違反治安罪,判處重刑。經過兩次檢肅後,「臺共」重要份子,或則坐牢,或則逃返大陸(如蔡孝干),或則潛伏,已無力展開活動。九一八事變後,日本警方對臺灣作全面性的嚴厲控制,「臺共」遂一蹶不振。

在日據時期,「臺共」組織的產生,完全受國際共產黨指使;以後,又與「中共」及「日共」發生組織關係。至於其主要活動,則是一方面藉「臺灣文化協會」,與知識界發生聯繫;一方面藉「臺灣農民組合」對農村進行滲透。

其後雖遭日本警方連續加以檢肅,但其組織既已建立,且與「中共」、「日共」、「第三國際」等發生組織關係,當其一旦恢復活動,發展上就非常迅速,因為有國際共產黨作為依靠與獲得助力之故。


陳芳明所著《謝雪紅評傳》,是目前為止對謝雪紅傳記最詳實的作品,謝雪紅傳奇而又悲慘的一生被形容為「落土不凋的雨夜花」!(李德良攝)

臺共謝雪紅遭日警逮捕入獄兩次

1925年謝雪紅抵達上海,參加過五卅運動。1925年10月至莫斯科東方大學就讀學習。1927年11月回到上海,1928年4月在上海參與創建「臺灣共產黨」(日本共產黨臺灣民族支部)的工作,為候補中委及駐東京代表,負責與日共聯繫。由於參與左派運動,謝雪紅曾經兩次被日警逮捕,第二次被捕時繫獄將近十年之久。

謝雪紅在獄中遭受到日本人的刑求非常嚴厲,幾乎是一種扭曲人性的虐待,她說:「最難受的是用兩根小木棍壓五指尖,再用針刺指甲縫。俗語說:『五指連心』,一點不假,痛得全身發麻冒汗。他們還無恥地剝光我的衣服,用點燃的香菸燙乳頭。」

然而謝雪紅萬萬沒有想到,她這樣把青春及一生奉獻給共產主義運動的女性,後來竟被「中國共產黨」打成保守的「反右派」,被自己的臺盟同志無情地出賣、批鬥。並且在文化大革命中,被紅衛兵施予比日本人還要殘忍、恐布的刑罰。

228事件臺中地區的頭目

謝雪紅在1939年出獄後經商,1945年日本投降後,曾發起組織人民協會、農民協會,任中央委員。中共稱她是1947年臺灣228事件中,臺中地區的頭目,是這次事件中很有影響的人物。

起義失敗後,轉赴上海、香港,重新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11月參與發起組建臺灣民主自治同盟,並且擔任主席。

1949年謝雪紅出席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被選為全國政協委員,1954年被選為第一屆全國人民大表大會代表,還擔任過華東軍政委員會委員,政務院政治委員會委員,全國民主青年聯合會副主席,全國婦女聯合會執行委員,臺盟總部主席。


1949年10月參加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的臺盟代表,前排左起:謝雪紅、王天強;後排:田富達、楊克煌、李偉光、林鏗生。(周明提供,取自《謝雪紅評傳》)

反右運動時遭共黨殘酷批鬥

儘管謝雪紅在中共政權中有這麼高的地位,但從1957年11月10日至12月8日,謝雪紅遭受了與劉少奇同樣的命運,臺盟對她總共進行了十次批鬥大會。在這十次對謝雪紅的總清算裡,幾乎把1952年整風運動裡的「罪狀」重新又翻炒一次。

北京的《光明日報》說:「謝雪紅在1947年混入共產黨,十年來她以『老革命』和『228女英雄』自居,目空一切唯我獨尊。共產黨內曾對她長期進行教育,耐心地等待她悔改。但是謝雪紅始終抗拒黨對她的教育,這次更利用黨整風機會 放出許多毒箭,向黨進攻。」

在中共主控的這場批鬥中,謝雪紅被戴上「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帽子,批鬥謝雪紅犯下「四大罪行」。其中一項罪狀是,「共產黨叛徒,228的逃兵」。

同是1929年參加臺共活動、負責農民運動的楊春松,在一次鬥爭會上批判說:「1947年,臺灣人民爆發了英勇的228起義。謝雪紅雖然在臺中地區參加起義,但當群眾一致要求槍斃有血債的偽臺中縣長劉存忠時,謝卻加以包庇,硬將劉存忠送還警察局保護。謝還到各處盡力為國民黨反動派解圍。當敵人進攻埔裡時,謝又背棄人民武裝和一起逃跑。在逃跑途中,看見報載蔣經國要去鎮壓228事件的消息,她就寫信給蔣經國,介紹她自己是國民黨員,要求蔣經國『寬大處理』。謝雪紅一直宣傳自己是228的女英雄,事實上她是228的逃兵。」

謝雪紅的悲慘結局

面對如此慘烈的鬥爭,謝雪紅極為氣憤,終於站起來答覆:「同志們,是的,我下流,我卑污,我做過許多不可告人的事,但是,那種污泥式的生活難道是我要過的嗎?如果不是為了黨,為了黨的指示和黨的紀律,我會如此嗎?」

謝雪紅又說:「污泥中的生活,在共產黨人的人生觀來說應該是光榮的。如果這也成了對我攻擊的罪狀,你們去打探打探,今天黨的領導同志,不問男和女,都比我污泥生活不知要爛污多少倍,為什麼他們卻是光榮,而目前對我就是罪狀呢?」

1970年11月5日,謝雪紅因患肺癌病逝於北京,終年69歲。她不是死在病房裡,而是醫院的走道上。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