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臺灣對胡適的盛情 大陸對吳晗的無情(組圖)

2015-04-03 01:30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胡適吳晗

胡適出殯之日,臺灣30萬人為其自動執紼,備極哀榮。成千成萬人為他哀悼痛哭,泣不成聲。從南京東路經過敦化路、松山到南港的路上人山人海,不論男女老幼,都站在路邊向胡先生靈櫬致敬。胡適先生的得意門生吳晗過世時就沒有這種備極哀榮的盛況。吳晗被斗死。死前未能見養子養女一眼,只留下一條滿是血跡的褲子。

胡適吳晗
胡適出殯之日,臺灣30萬人為其自動執紼

1948年底,胡適離京南行後,受蔣公委託,以私人身份赴美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這一做,就是10年。蔣政權離開大陸後,胡適在美自謀生路。這麼大一個知識份子,與其他人一樣,填表求職,買米買面,其間苦痛,不足為外人道也。1957年,蔣介石親請胡適回臺任中央研究院院長,胡適離美赴臺。1962年,當吳晗在北京副市長任上時,胡適在臺北因心臟病發作去世。一時,臺灣大慟,蔣公為之親挽:新文化中舊道德的楷模;舊倫理中新思想的師表。

胡適吳晗

出殯之日,臺灣各界30萬人為胡適自動執紼,備極哀榮。成千成萬人為他哀悼痛哭,泣不成聲。從南京東路經過敦化路、松山到南港的路上人山人海,不論男女老幼,都站在路邊向胡先生靈櫬致敬。胡適只會打麻將的小腳太太江冬秀看著如此壯觀浩瀚、湧動不息的人潮,對長子胡祖望說:祖望啊,做人做到你爸爸這份上,不容易啊。臺灣人所以會對胡適先生有這樣的情懷,是因為49年前後,當時所有重要的知識份子要麼就留在大陸,要麼就流亡海外。傅斯年主持臺灣大學時,連教師都招不夠,還是用從大陸史語所跟過來的研究員們當教授才解決了當時的困難。所以,以胡適當時的地位,在臺灣非常困難的時候,願意回臺灣擔任這個職務,主持中央研究院,臺灣的老百姓從心裏覺得胡先生是認同我們的,來支持我們的,對他非常感激。那種感激之情確實是發自內心的。

胡適吳晗
胡適先生陵墓

胡適先生的得意門生吳晗過世時就沒有這種備極哀榮的盛況。吳晗是著名的明史專家。1948年11月底,時為清華教授,秘密潛入「解放區」等待出任共產黨高官的吳晗,派人找到胡適,讓胡適留在大陸,不要跟著國民黨亂跑找死。當時中共許諾,讓胡適出任北京大學校長兼任北京圖書館館長。胡適斬釘截鐵地讓來人告訴吳晗三句話:在蘇俄,有麵包,沒自由;在美國,又有麵包,又有自由;他們(中共)來了,沒有麵包,也沒有自由。這是他廣為流傳的麵包自由論。胡適南行之後,曾多次對人說,吳晗可惜,走錯了路。他這樣說,是因為吳晗曾經是他的得意弟子,他不願看著吳晗從此走上不歸路。

吳晗隨後以接收大員的身份,掌控了北大、清華。意氣風發時,越發認為胡適是典型的狗坐轎子,不識抬舉,是真正的「走錯了路」。師生都認為對方走錯了路,結果如何,歷史作了回答。只可惜答案對於吳晗太過慘酷了。吳晗有一個革命的老婆叫袁震,袁是中共早期黨員,是一個思想極激進,身體極虛弱的女人。吳和袁是姐弟戀,吳對袁的愛情,確實純之又純,因為袁震身體的緣故,據說連夫妻生活都是沒有的。這樣的愛情感動了當時的許多人。

在西南聯大教書時,正處於八年抗戰最艱苦的時段。作為教授,吳晗與他體弱多病的妻子和其他教授一樣,過著貧病不堪的生活。自此時起,吳的人生道路,開始由袁震引領,為共產黨開始工作並出了大力。後來的結果是,文革期間,吳晗因《海瑞罷官》開始受到批鬥。繼而又挖掘出中共建政前他寫給老師胡適的信,這就變得更加嚴重了。妻子袁震也跟著被揪鬥。69年春,袁震因病被允許自勞改隊回家看病。當晚,住在同院的萬里送來一碗紅豆粥以示慰問。想不到,這碗粥竟成為袁震最後的晚餐。身體早已跨掉的袁震,當晚被只有10歲的養子和養女用平板車拉到醫院,醫院因其身份拒絕搶救。凌晨,躺在醫院大廳冰冷水泥地上的袁震撒手歸天。死時,兩眼半睜,死不瞑目。

胡適吳晗
發掘定陵是吳晗一生最大的敗筆

中共建政後,吳晗煥然一新。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就是他那段時間的寫照。1956年,吳晗找郭沫若、茅盾、鄧拓等人,聯名上書周恩來,要求挖掘十三陵中規模最大的永樂皇帝陵——長陵。很多專家堅決反對發掘行動,但是那時吳晗風頭正健,時常出入毛澤東的書房,最後決定拿出個定陵讓吳晗「試掘」,長陵才算保存下來。發掘定陵是吳晗一生最大的敗筆。始作俑者,其無後乎?這真是一句辛辣的讖語,吳晗一生沒有親生子女,他後來種種不祥的遭遇,也成為人們茶餘飯後議論的話題。

胡適吳晗

1966年文革開始後,吳晗也沒能逃脫文革的狂飈,其與胡適的書信,成為其投靠胡適的死證。他數次被迫跪在地上接受批鬥,受盡羞辱:在關押期間,他的頭髮被拔光,胸部被打得積血,69年10月,吳晗被斗死。死前未能見養子養女一眼,只留下一條滿是血跡的褲子。胡、吳師生的道路選擇不是個例。那時,選擇離開的必經過深思熟慮。留下如能相安無事,誰願選擇顛沛流離,最終歸骨於田橫之島?例如胡適、傅斯年、梅貽琦、錢穆、梁實秋等人。選擇留下的,當時其實已經左傾,或者對新政權抱極大的熱情與期待。例如吳晗、馮友蘭、陶孟和及後來大批留學歸國的知識份子。只是沒過幾年,夢想就被擊得粉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