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古代女子冬季「消寒」活動多姿多采(組圖)

2015-03-03 11:35 作者:倪方六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文字版《九九消寒圖》(網路圖片)


繪畫版《九九消寒圖》(網路圖片)


唐雙陸仕女圖(網路圖片)

在中國古代,滑雪、溜冰、坐冰槎,拉雪橇,打冰球等被古人稱為「冰嬉」的各種健身活動已相當普及。此外,賞雪賦詩、畫消寒圖等更是古代女性每年冬天必不可少的「越冬」內容……

賞雪:古代女性最浪漫的冬日活動

從大自然中找樂,是古代女性休閑的最普通方式,這在古代叫「時令活動」。春夏秋冬,各有景致,各有玩法。大雪紛飛的冬天,賞雪往往被古代女性視為最浪漫的事。

在古人留下的賞雪佳篇中,最著名的當屬張岱在《陶庵夢憶》中所記的《湖心亭看雪》:「獨往湖心亭看雪。霧凇沆碭,天與雲、與山、與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長堤一痕,湖心亭一點,與余舟一芥,舟中人兩三粒而已。」與張岱筆下的「明時雪」有異曲同工之妙的是唐代詩人柳宗元的《江雪》,他描寫的「唐時雪」:「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同樣膾炙人口。

同樣在杭州(時稱「臨安」)的南宋人周密,在《武林舊事》中的「賞雪」是這樣寫的:「禁中賞雪,多御明遠樓(禁中稱楠木樓)。後苑進大小雪獅兒,並以金鈴彩縷為飾,且作雪花、雪燈、雪山之類,及滴酥為花及諸事件,並以金盆盛進,以供賞玩。」「禁中」是皇帝的後宮,這些賞雪的人,自然是後宮那些美貌的嬪妃。

古代最懂賞雪的女性是東晉才女、王凝之的妻子謝道韞,她是東晉權臣謝安的侄女。據《晉書·列女傳》「王凝之妻謝氏」條記載,有一次家庭聚會,剛好下大雪,謝安說大雪紛紛像什麼?其侄子謝郎回答,「撒鹽空中差可擬」。但在謝道韞眼裡,卻是「未若柳絮因風起」,從此誕生了一個形容才女的新詞彙:「詠絮之才」。

然而,對缺衣少食的窮人家女性來說,冬天並沒那麼多「風花雪月」,但堆雪人、打雪仗等冬趣並不鮮見。窮人家的女孩不會說「未若柳絮因風起」,但都知道「瑞雪兆豐年」。

冰嬉:古代女性最刺激的健身活動

賞雪固然是一件浪漫的事,但不可能天天下雪。在無雪的日子裡,古代女性冬天最流行的室外活動,還有滑雪、溜冰、坐冰槎,拉雪橇,打冰球……這些冰上活動,古人稱為「冰嬉」。

早在宋代,冰嬉已成皇家冬天娛樂項目,清代皇家還設有專門的冰嬉檢閱儀式。道光皇帝旻寧在今北海公園和中南海一帶看冰嬉活動時曾寫下過《觀嬉冰》詩:「太液開冬景,風光入望清……」

「坐冰槎」,是明清時期京城女性最喜歡的活動之一。《點石齋畫報》第五集的《冰上行槎》,內容便是當年京城女性坐冰槎的故事。那時北京特別冷,護城河結冰尺把厚,不少女性坐著冰槎在冰上「疾如飛梭,風雪中望之儼然圖畫」。那年正月初三,在阜成門外北河,有三個女孩子雇冰槎去西直門,因太快,行至半途,槎陷冰裡了,幸好被及時救起。

比冰槎更舒適一點的是「冰床」。「冰床」,又叫「凌床」、「冰車」、「拖床」,就是俗話說的「冰排子」、「冰爬犁」。清富察敦崇在《燕京歲時記》「拖床」條記載:「冬至以後,水澤腹堅,則什剎海、護城河、二閘等處皆有冰床。一人拖之,其行甚速。長約五尺,寬約三尺,以木為之,腳有鐵條,可坐三四人。雪晴日暖之際,如行玉壺中,亦快事也。」

如上這些冰上活動其實明代已經流行,明劉若愚《酌中志·大內規制紀略》中記載:「冬至冰凍,可拉拖床,以木作平板,上加交床或藁薦,一人在前引繩,可拉二三人,行冰上如飛,積雪殘雲,點綴如畫。」

溜冰、溜滑梯,也是清代流行的冬季運動,且都有女性參與。類似於現代旅遊手冊、辦事指南一類的清《都門匯纂》裡,有「冰鞋」條曾描寫當時北京溜冰的情況:「木屐下施以鐵條,以皮條束足下,拼身摔足,冰上行之如飛,瞬息十餘裡,旗人多習此技,以供上閱。」

畫《消寒圖》:古代女性最普及的室內活動

漫漫冬季,古代女性的室內「越冬」活動同樣豐富多彩。從立冬那天起畫《九九消寒圖》,就是極受古代女性喜歡的「小遊戲」之一。

《九九消寒圖》有文字版、畫圈版和繪畫版三種。「消寒圖」很像是一個越冬日曆。比如文字版,就是描紅練字:紙上印出9個剛好是9畫的漢字,九九八十一畫,正好是數九天的整個日子。每天描一筆,剛好81天,「數九天」正好數盡。

這9個字常用:亭(庭)、前、垂、柳、珍、重、待、春、風;也有的地方選用:雁、南、飛、柳、芽、茂、便、是、春。用字各地不一,但這9個字不是隨便選的,頗有詩味,如後9字斷句:「雁南飛,柳芽茂,便是春」,這比「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更寫實,也更富有詩情畫意。

畫圈版「消寒圖」則突出氣象記錄功能,上印九九八十一個圈。同樣從立冬那天畫起,將81個圈畫完,就盡九了,春天就來了。具體是這樣用的:陰天塗上半圓,晴天塗下半圓;颳風塗左半圓,下雨塗右半邊;下雪則在圓圈當中畫一個小圓點,此即古代女孩們人人會背的口訣:「上陰下晴,左風右雨雪當中。」

根據所記氣象情況,結合農諺,就可預測未來天氣的好壞。如,「第一莫貪頭九暖,連綿雨雪到冬殘。」這樣的「消寒圖」上還會附印一首《九九歌》:「一九二九,相喚不出手;三九二十七,籬頭吹觱篥;四九三十六,夜眠如露宿……」

繪畫版《消寒圖》更有文化氣息。在紙上印上一枝梅花,有81個花瓣。圖挂牆上,每天用紅筆塗抹一個花瓣,到盡九那天,就是一幅完整、漂亮的《梅花圖》。

繪《消寒圖》,是古代待字閨閣女性的最愛,明清時期北京女性冬天必畫「消寒圖」。《帝京景物略》卷二「春場」條,專門記錄了舊時北京的畫圖風俗:「日冬至,畫素梅一枝,為瓣八十有一。日染一瓣,瓣盡而九九出,則春深矣,曰《九九消寒圖》。」

博戲:古代女性最熱衷的休閑活動

《九九消寒圖》既能記時記事,又能陶冶女孩子的性情,是一種很有文化的冬日小遊戲。不過,更為大眾化的娛樂活動則是「博戲」。所謂「博戲」,說白了就是打牌擲骰賭輸贏,角勝負。但與男性重「博」不同,女性更青睞「戲」,看重其趣味性。

博戲的內容和玩法各代有所不同,秦漢及之前流行玩「陸博」,以投骰子所得數行棋。1973年發掘的長沙馬王堆漢代辛追夫人的墓中曾出土一套完整的陸博。

魏晉流行「樗莆」,之後流行「雙陸」。隋唐時期玩雙陸成風,從皇后到青樓女子都樂此不疲。《唐雙陸仕女圖》描繪就是唐代女性玩雙陸的情形:兩個貴婦人正在聚精會神地對局,另一貴婦人由侍女攙扶著站在旁邊觀看。

唐中宗的皇后韋氏喜歡玩雙陸,一次,唐中宗召武三思與皇后一博,他則在一旁點籌,此即《舊唐書·后妃列傳上》所記:「引武三思入宮中,升御床,與後雙陸,帝為點籌,以為歡笑。」據洪遵《譜雙》記載,雙陸是這樣玩的:「凡置局,二人白黑各以十五馬為數,用骰子二,據彩數下馬。白馬自右歸左,黑馬自左歸右。」以籌碼計算勝負,「凡賞罰之籌唯所約,無有定數。」

一直到明代,雙陸博戲仍受不少女性青睞。如《警世通言》中的「玉堂春落難逢夫」故事,玉姐鬱悶時,便叫丫頭陪她打雙陸,結果丫頭不會,氣得玉姐將棋盤棋子全扔到了地板上。明代開始,紙牌、麻將等興起,雙陸遂遭冷落。

紙牌俗稱「葉子戲」,明長谷真逸《農田餘話》記載:「葉子戲消夜圖,相傳始於宋太祖,今後宮人習之以消夜。」玩葉子戲為明朝宮妃所歡迎,民間女子則更偏愛另一種博戲「牙牌」(牌九)。

麻將起源於紙牌博戲。紙牌兼用骰子擲玩,唐代已出現,時稱「葉子」。上面提到的韋皇后,也是葉子迷。據宋錢易《南部新書》記載,其得名說法之一便與女性有關,時妓女葉茂連會玩紙牌,賀州刺史李郃常與她對博,撰《骰子選》,因愛妓姓葉,書中稱牌為「葉子」,遂傳開。

責任編輯: 瀋清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