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術大師李有甫:我修煉氣功的體悟(組圖)

2015-02-28 14:00 作者:李有甫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武術大師李有甫(圖片來源:網路)

氣功是古老的東方傳統文化

翻開中國古代文獻,幾乎大多論及氣功。如《黃帝內經》開端便指出:「上古之人也,呵及精氣,獨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壽弊天地,無有終時。」一語道出氣功精華。並指出氣功健身要素:「恬淡虛無,真氣從之,精神內守,病安從束?」稱修煉得道者為「真人」,懂養生而修煉者為「聖人」,能養生者為「賢人」。

此外《史記》載:黃帝問道於廣成子,爾後老子等多對氣功修煉做了詳細的論述。中醫前賢華佗、孫思邈、李時珍等都是氣功養生的大師,可見氣功與中醫有著密切的關係。

筆者幼時酷好習武,乃至悟到氣功的玄妙,於是觸類於中醫,漸知三家之理於一源,數十寒暑,實踐體會,理論琢磨;感觸頻深,略有心得,願吐肺腑,訴與同道,共同切磋,互勉提高。


武術大師李有甫(圖片來源:網路)

武術、氣功、中醫相輔相成

我少時好武術,值求學從家鄉河北入山西,遍尋明師。未久,逢「文革」浩劫,我經朋友介紹得識山西大學一位武術教授。當時老教授正遭大難,每日被批鬥,勞改並被批為「反革命」。我不顧風險拜明師,每日黎明即起,披星戴月,寒暑不舍,幾十年如一日。我不但精練了長拳、八挂、太極、刀、槍、劍、棍等功夫,還繼承和研習了老師獨特的功夫──山西鞭桿。使我在「文革」後的多次比賽中,我都以此項獲得省、市、和全國的第一名。在煉武之餘,老教授還教我靜坐氣功、站樁、易筋經、五禽戲等氣功養生法。後經數年刻苦自學,我掌握了體育系的全部主要課程,考上了老教授的碩士武術研究生。這在中國也是較早的一批武術研究生。此後,又入山西中醫研究所腦電圖室王教授的研究班。學習腦電圖、經絡波及心電圖的同步測試法,以研究實驗內家拳和氣功的生理變化。

我那時的老師是位正直無私的人,他見我用心極專,除傾囊相授外,又介紹我給他的結拜兄弟──山東高師陳老師學習他秘不傳人的靜功太極、活步太極拳等高層次功夫。陳老師有很高的功夫,有密不傳人的東西。當時的全國高手、擂臺冠軍與他比武,也碰不到他的身體。但他不好名利,深居簡出,擇人而教。陳老師教人,選擇極嚴,要求亦嚴,而且功夫玄妙,使我真正的悟到了內家拳的高深之處。如一般的太極拳有練數十分鐘的套路,而他的要練三個小時,而且有時要求我頭上要頂個球,練時球不可落地。回想起陳老師去世前要將秘傳的東西授我,而我因種種原因未能及時趕到,八十五歲高齡的老師含淚對自己的兒子說:「有甫不來,我將這東西帶走了,從此沒有了。」遺憾的是他老人家連身邊的兒子也未教。那以後,我常常為此感動難過。

為懷念老師,我只有更努力練習鑽研他教我的功夫,使我更加體會到內家拳和氣功是相輔相成的。

當時全國出現了氣功熱,對於氣功中出現的混亂現象,如:自發出偏,走火入魔,附體等,老教授統統斥之為「狐黃白柳」。老師還對我煉功中出現的感覺和層次突破有明確教導,所以我在煉功中能抱著正確的認識,還可以分辨什麼是假氣功和混亂的東西,並可以點穴糾偏等等。

我經過了科學、理論和實踐的努力學習和嘗試,有條件用科學手段來證實氣功的科學性。我在1983讀研究生時,以腦電圖、經絡低頻機械波、心電圖同步測試站樁功能態生理變化,證實了以上三項指標在自身對照和對照組之間都有非常顯著差異。以上實驗無論是在氣功、入靜、太極拳站樁等狀態中都有明顯變化。此後,我還進一步研究證實了丹田部位的經絡波與大腦額葉波動密切相關。文章發表後在國內外氣功科學雜誌上多次被報導。我還發現:原來大腦各個區域的腦電波是全身經絡波的縮影,而全身各條經脈的波是大腦各區域活動的外延。而人煉功與中醫通經絡的目的是達到丹田、任、督、沖與四周經絡被激活、有序化、同步化地運行。而大腦的入靜與週身經絡活動又是密切相關的,因此,怎樣入靜,就成了能否長功的關鍵,也是歷代修煉的根本。如佛家講「定力」,道家講「空無」,中醫講「恬淡虛無」,太極講「無極」。而我們今天都知道這些理論,但怎樣做到是個問題,也是我們氣功研究和修煉的根本問題。

當時全國不但出現了氣功、特異功能,還有許多科技界人士參與研究。為此我當時花了很大的精力去研究氣功的真正內涵。我還翻閱《道藏》、《佛經》、甚至西方宗教的經書,嘗試前人的修煉經驗。我曾走訪山林廟宇、禪門、道觀,以至後來到美國後又嘗試了幾種不同法門的宗教中的修煉方法。最後我失望而且痛心,我發現對古代宗教中的修煉方式破壞最厲害的就是今天的一些宗教。因為它是「獅子身上的蟲子」,使雄獅病死而貌似未變。他們對真正實修的東西從不觸及,只是斂財,搞勢力。

突破層次不斷提高

1987年以後,我到北京與中醫醫院、北京中醫大學和中國人體科學研究會的部分人士共同研究氣功,後來被聘為人體科學研究中心副研究員。繼之又任北京炎黃傳統醫學研究所研究員,並在我的公職單位山西大學被評聘為武術氣功研究所副教授。在這期間,我進行了多種方式的研究。我不但是個研究員,我同時也把自己做為被測試的對象。我先後在北京積水潭醫院、262醫院、中國科學院民族所、清華大學等單位對共計約4千人的遙診(遠距離診病)實驗,以證明氣功是科學的,是客觀實際中存在的。他們都證明了我的遙診是準確的。後來,我還用雙盲測試法,證實了人確實有因果輪迴,善惡報應的事。可是我知道,這是不能被當時的社會所接受的。因為當時中國社會上,有相當一部分人反對氣功,反對特異功能,認為是迷信。我不想再耗費精力加入這場紛爭,我決心退出這種「瞎子摸象」的研究,從事應用方面的工作。於是自己在山西大學開設新課:「養生學」,提出人類社會的一切認知來源於「養生」,而又歸於「養生」。當人類在做一切事情都依據整體「養生」為基點時,一切會美好;而不利於養生時,一切會變得不美好,或自毀生命。最後寫成專著「養生學」,以「養生寳典」的書名出版(20萬餘字,成都科技大學出版社90年版)。後來又寫了多篇武術研究的論文,每日練內家拳,習劍術練氣功,把氣功修煉作為自己個人的事情。但是,因為人的認識是有固定觀念的,人如果陷在固有觀念上,不接受新的更高的東西就是故步自封或夜郎自大。在提高到一定層次之後,要想突破是非常之難的。由於自己探求奧秘,窮追不舍的本性,使我不得不繼續尋找更高層次的氣功修煉方式。

1993年,我來到美國,我對各宗教色彩的修煉方式研究,嘗試了許多,最後都感到其內涵已失傳的遺憾。

蒼天不負有心人,有一個偶然的機會,我遇到了一個嶄新的、真正探索人生、宇宙、生命、時空本質的氣功修煉方法──法輪修煉大法。他明確提出氣功修煉層次高低首要在於德與心性的修煉,要提高層次必須有高層次的法;所以他提出了人要突破自身的侷限必須符合宇宙的特性──真、善、忍。當然他有著一整套系統的修煉方法。我從來不要停留在口頭上或理論上,如果沒有實際修煉中的體會,身心的變化和境界的變化,我是不會肯定的。就像我以前練太極拳,別人練半個小時我練三個小時。別人練一遍,我練三遍,站樁有時要站2至3個小時。為了嘗試煉功的全過程,我還練了走硅、走樁、穿林、走冰等方法,以期真正瞭解其中的內涵。原來,每一種修煉的方法都是一把把血汗,而沒有嘗試和修煉的人就沒有資格對其品頭論足。更不可能知道種一得十的修煉境界。沒有嘗試和認真的實踐,就沒有真正的認識。讀書也要多讀多思考,這本來就是我的愛好,也是我決定取捨的嘗試。只有真正把自己當做一個修煉者,才可以有真正的體會。在這幾年的法輪大法修煉中,我知道了:原來人類還有這樣美好的修煉目標和修煉機會,還有這樣純正,高深而且實實在在擺在眼前的修煉方法。修煉後,對人生的一切,有如居高臨下,又如晨光破霧,洞穿後盡收眼底;無私無我,放下一切執著,心內異常清靜。不同層次還有不同層次的法,不同的體現,可以不斷的提高。從武術、氣功、中醫經絡學到腦電圖,我知道真正的修煉是以入靜(定力)為根本,然而如何達到真正的入靜與提高,今天,我終於得到了圓滿的回答。

2000年3月在聖地牙哥斯格爾浦(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生物研究所,一位博士導師、著名的美國生物學教授對我和另外16名修煉法輪功的人的血液進行化驗,結果發現:我們煉功人血液中的嗜中性白細胞壽命都大大延長,體外存活達60小時,而正常人的嗜中性白細胞的存活只有2─3小時,這是學者們從未來見過的。煉功者的嗜中性白細胞數量低於常人,只有他們的20%─50%,而核分葉卻明顯增加,為7─8葉,而且分葉完全。可平常人的分葉為3─5葉且多不完全(以P<0.0001)。結果證明,煉功人嗜中性白細胞壽命無論在體內體外都大大延長,數量減少,造血功能節省化,也就是說:質量超常,這是生物學界從未見過的。所以,人體科學也會發現更多未被科學證實的東西。

有幸的是,我能真正在真、善、忍這個大法中修煉、提高。人類、物質存在的各個空間、生命及整個宇宙對我們修煉人來說,是可以通過修煉而揭開的秘密。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