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鐵流:我抓「大老虎」的精彩表演(組圖)

2014-10-29 19:29 作者:鐵流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2014/03/03/20140303152907144.jpg

【看中國2014年10月29日訊】編者按:本網站專欄作家、81歲的老作家鐵流先生,9月13日在北京以「尋釁滋事」的罪名被中共警方帶走並遭非法刑事拘留。1957年他曾被中共劃為右派遭勞改關押,蒙冤受屈長達23年。他也是本網站《往事微痕》欄目的創始人與主要撰稿人之一,內容都是當事人在反右、文革等運動中親歷、親見的事件。現將他此前投稿給本站的部分文章整理後陸續重新發表,以饗讀者。

題記:在我走紅的時候也曾是頤指氣使、威風八面的判官,對同志冷酷無情,在批鬥會上總是一馬當先。因此「組織」上對我十分器重,老誇我立場堅定,政治覺悟高。在60年前那場「三反」(反貪污、反受賄、反浪費)運動中,我對「貪污分子」從不手軟,但抓出來的「老虎」都是些徦老虎。

2014/03/13/20140313220614421.jpg

在成都市茶葉業「五反運動」取得階段性的勝利後,中共市委從市節儉會抽調出一支少數幾個人的精兵部隊,由我帶隊到成都市稅務局去逮「大老虎」。行前,領導向我們佈置工作任務說:市稅局是和資本家打交道的機關,幹部有一半是留用人員,有很多是被資產階級拉下水的貪污分子,因此他們是運動的重中之重,有很多「老虎」,調你們去就是揪出「大老虎」。

在我們去前,市稅局就揪了一個姓邱的「大老虎」,貪污數額高達六十多億(舊幣,相當於人民幣六十多萬元)。

市稅務局在提督街,下轄八個分局50多個稽徵組,此時已基本不辦公,人員集中在鼓樓街一處大院子裡學習。每天吃飯集合都要唱一首「打老虎」的歌:

「貪污分子你睜開眼,兩條道路擺眼前:一條活路一條死路,由你選!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你好生想一想,到底怎麼辦?奉勸你走光明大道,趕快交待,趕快低頭,立功贖罪,坦白從寬……」

全局人員分編為12個小組,吃住一起,行動統一,大門有衛兵守護,外出得有門條。表面上是學習,實際是集訓追查問題。每天從早到晚依次逐個檢查交待,然後由大家幫助分析找問題,再根據各人的檢查交待由局「打虎辦」確定追查對象。

我編在第七組,這個組共有16名組員,有12人是留用人員(國民黨時代的稅工),他們精通業務,曾是各基層單位的股長或稽徵組長,直接和工商業主打 交道,均列為重點審查對象。另外一人是延安來的老革命,大家叫他老耿。老耿沒有文化,幾十年不是當亊務長,便是當伙夫頭,來成都後安排在市稅務局後當總 務,負責操辦伙食。俗話說「久在河邊站,哪有不濕鞋」,因此也作為懷疑對象編入這個小組。但領導卻再三向我交待,老耿的問題靠他自我提高,不能追打。除 此,我和另外兩人是「打虎手」。根據市委的估計,大小貪污犯不下六十人,應佔市稅局總人數的百分之四十,其中「大老虎」要佔一半。按此推算,我們這個十三 人的學習小組,至少有六個「老虎」。任務真夠大!

經過多次研究,決定十六字的工作方法:「大膽懷疑,找出重點,抓住老虎,窮追不舍」。作法是先學習中央和省市文件,然後對照檢查,大家幫助分析批 判,人人過關提高。記得印象最深的一個姓王的小稅官,他原是三分局地稅科科長,是個老實巴焦的二桿子,有天生的表現欲。在一次自我檢查中,他說:「感謝黨 和毛主席及時開展了偉大的‘三反’運動,不然我會被資產階級‘糖衣炮彈’打中」。接著,他舉了個例子,有個電器行的資本家有偷稅漏稅行為,被我發現後立即 抓住不放。這個資本家很狡猾,先是認罪認錯,痛哭流涕地罵自己。後來卻非得請我吃飯,叫我高抬貴手,放他一馬……

其實他在表功,想顯示自己能力強,革命立場堅定。我們卻認為他,是不經意地暴露了問題。立即抓住他空隙,窮追猛打不放。我不動聲色地,笑笑問:「你去了嗎?」

他眉毛一揚,嘿嘿一笑道:「去了,當然去了。怕什麼,吃就吃。我心裏想,吃了你的飯,該罰的照罰……」

「不對吧,」一位同我調來的打虎隊員,岔斷道:「俗話說,吃人嘴軟,拿人手軟,你怎麼還會罰人家呢?這太不合乎道理了吧?」

「罰啦」他得意洋洋,還用竹棍剔著牙。

「罰了多少?」我跟上一句。

「兩百萬(指舊幣,一萬元折合現人民一元,即200元)。」他笑著伸出兩個指頭。

「應該罰多少呢,不只兩百萬吧?他那麼大一個電器行,一月進出業務幾十億,就是偷一個億的稅,也該罰二千萬啊!你才罰他兩百萬,這頓飯的代價未免太昂貴了吧?」另一位打虎隊員分析道。

他語塞,一時不知該怎麼回答?似乎發現自已鑽進了個自編自織的套子,出不來了。我趁勢進逼說:「王同志,態度是真誠的,思想動機是好的,能主動檢查 出自己的問題是進步的,是靠攏組織的表現,我們表示歡迎。但是,看得出你還有顧慮,想留一手。我們希望你拿出勇氣來,一定要脫光褲子割尾巴,才能輕裝上 陣。」

於是,大家跟著我的調子,你一句,他一句,分析批判起來,積極引向縱深。在猛烈炮火的圍攻下,他節節敗退,逐步走上不能自圓其說的絕境。開始承認, 他不僅吃了飯,還接受資本家送的煙和酒。大家又幫他分析提高,既然收了禮,沒有不收錢的道理。我便進一步動員他坦白交待,立功受獎,相信領導,靠擾組織, 不要有任何顧慮。分析批判到晚上,他終於承認從資本家手裡接過八萬元的紅包( 那時我們供給制幹部每月是一萬二千元人民幣,處局長是五萬元人民幣)。

獵物出現,我甚為高興,立即向領導匯報。領導研究後指示:這僅僅是開始,他決不是幾萬元的問題,是幾十萬幾百萬、上億的問題,要集中力量窮追猛打, 不獲全勝決不收兵!根據領導的佈置,我們集中力量,馬不停蹄,日夜追擊。採取以逸待勞,分成三個小班,用「車輪戰術」對付他。並一再向他交待黨的,「坦白 從寬,抗拒從嚴」的政策。在引和誘的策略與強打猛攻、雙管斉下手段的重擊下,他從八萬元的紅包,節節上升八十萬、八百萬、八千萬、八個億、八十個億,成了 全局全市打出的一隻最大的「大老虎」,很快隔離單關。

我所在的組一共揪出大小「老虎」七隻,在整個「打虎隊」中名列前茅,多次受到局領導的表揚。我對自己的誘騙行為,一點不感到臉紅,反認為自己工作能 力強,在忠實執行黨和毛主席的政策,做著有益於革命和人民的事情,對揪出的「大老虎」毫不懷疑他們的虛假性,不是變相的逼供信,是他們主動的坦白交待。當 時,市稅局關押的「大老虎」有十七八個之多,這些人全關在機關後一排的小房子裡,日亱有人監守,吃鈑解便才准外出。個個篷頭姤面像叫化子,走路躬背彎腰, 一付慘分兮祥子。其中還有一位是我姐姐「姻親姊妹」的丈夫唐先生,他是大學生,解放前就在市稅局作課長,西裝革履,風度翩翩,精神極了!現在倒楣透頂,關 在一間不足十平米的小房子裡,天天反省,天天交待,一身髒臭,人不人鬼不鬼,不敢正面看我一眼,我也不正面看他,相互就像不認識。我心裏在想:「這個人怎 麼也成了‘大老虎’?」

一個晚上,老耿沒事和我閒聊,他一邊叭噠嘆噠吸著北方特有的旱煙桿,問我:「小黃,老虎揪得差不多了吧?只要完成任務就行了,不要再追下去了。人呀,得放手時且放手,得鐃人處且鐃人。」

我迷惘地望著他,不知該怎麼回答。只聽他繼續說:「這十幾年我看得多了,從延安整風到大生產,只要政治運動一來,那次不揪十個八個,可運動一結束,大家又一鍋吃飯了。小夥子,你才跨進這個門坎,今後的路還長啊!」

我雖不同意他的觀點,可不敢回頂他,別人是老八路啊!我想了一下,便岔開這亊,問:「過去說的大生產運動,是不是開墾南泥灣?」

他一下來勁了,滿臉紅光,精神顯得異常興奮,說:「可熱鬧了,白天開荒,晚上納軍鞋,我老耿有的是力氣,手又巧,得過全師模範。」

我又問:「糧食收得多嗎?水稻還是小麥」

他愣愣說:「什麼水稻、小麥,那是個屙屎不生蛆的地方,根本長不出莊稼.全種的是鴉片。」

我瞪雙大眼晴,驚得說不出話來:「那不是犯法嗎?」

他哈哈地笑起來說:「鬧革命,幹什麼都不犯法。小夥子,你知道不-——」,他環顧左右,壓低聲音說:「一畝地種糧食,收三百斤棒子頂上天,可一畝地 種上鴉片,就能換回一百畝地產的糧食,那可是黃金啊!把鴉片換成錢,買布料、藥品、槍枝彈藥,鬧革命呀,管它幹什麼,只要有利。」

我啞了,心裏在問:「南泥灣竟然是種鴉片的地方嗎?這不是坑人害人麼?」不過我從不敢向任何人說起這事,一直深深地埋藏在心底,但幾十年從不間斷問自己:「南泥灣是種鴉片的地方嗎?」現在無數人和無材料已證實,南泥灣就是種鴉牙的地方。

「三反」最後一個階段是退贓,誰知成了大問題,那些打出的大小「老虎」,一個子兒也拿不出,無論怎樣逼也逼不出。於是,自殺亊件成了運動的主軸戲。

有天,一個山東漢子、原六分局稽徵所的張姓所長,被打成「老虎」後,愛人向他提出離婚,加之來去有人跟著,沒點自由,覚得很沒面子。那天吃午飯,趁 跟他的人不注意,悄悄跑進廚房,抓起一把鋒利無比的萊刀,就像吹口琴樣,對著喉嚨來去抹,頓時鮮紅的血,噴了幾公尺遠,嚇得飯堂裡的人雞飛狗跳。另一個是 姓蘇的女稅工,是南京中央大學學生,打成「老虎」後退不出贓,一個晚上借大家熟睡之機,用根繩子吊死在樑上。還有一個姓陳的年輕姑娘,也跳在井裡淹死了。 所幸運動很快結束,好些問題不了了之,不然還會屈死多少人哩!

2014/02/09/20140209212914247.jpg

「往亊微痕」供稿

「往亊微痕」更多故事請看﹕
https://m.secretchina.com/taxonomy/17798

鐵流更多故事請看﹕
https://m.secretchina.com/taxonomy/17748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專欄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