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貪官污吏都應該裸體相見(圖)

2014-07-02 10:29 作者:鄭義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環境污染 水污染
河南新鄉西孟姜女河約2公里的河段呈現紅色,被民眾稱為「血河」(微博)

【看中國2014年07月02日訊】河南省新鄉市有個人早上跑步,發現熟悉的路邊上的一條小河突然變成紅色的了,隨即在微博上發了消息,引起社會強烈關注。這條河叫西孟姜女河,在新鄉衛濱區八里營村附近,上、下游都有橡膠壩,主要承載沿岸村莊的生活污水,平時水流緩慢,發黑髮臭,但突然變紅,不是文學誇張,是豬肝色,深紅,當地人稱之為「血河」。新鄉市環保局立即組織了20餘名執法隊員沿河排查,把被嚴重污染的幾公里河段都走到了,但沒有發現排水口和污染源。這就成了一個需要福爾摩斯來偵破的疑案。就這個個案來說,很可能是不法企業用罐車於深夜傾倒廢液。但就河南鄉村的一般現象,更多的更嚴重的更經常性的污染,是來自偷排污水的滲井和暗管。據媒體披露,河南鄉村企業排污也玩起了「高智商」:白天歇業、晚上開工;利用地下暗管、滲井,打起了排污「游擊戰」;而且排污從「粗放式」發展到「精細化」,排污管道「打一槍換一個地方」。讓你無法追查。於是污染勢若雪崩,無可阻擋。一個接一個的癌症村,人得怪病,家禽家畜長不大,生怪胎,大片土地棄耕。

有專家學者說:「農村環保監管能力不足,幾乎所有鄉鎮尚未設置環保機構,人員、設備、管理經費缺乏,技術力量薄弱,難以適應日益繁重的農村環境監管工作需求。」這話沒說錯,但若是抓住了作案企業,人贓俱獲,又能怎樣呢?

讓我們來看一條有點搞笑的新聞:

最近幾天,6月27日,《南方都市報》報導了一個受賄案:罪犯叫李學智,是環保部華北環境保護督查中心的督查處長,被認定受賄36萬元,判了12年。被告不服上訴,結果認定索賄190萬元,給他又加了兩年。這個案子有兩個看點,一是環保官員執法犯法,勾結不法企業獲取巨大私利;二是這位督察處處長索賄過程中表現老道,非常注意安全,獨創了一整套反偵查程序。

故事是這樣的:

李處長帶隊去核查河南新鄉、安陽的污染物總量減排。當地環保部門哪裡經得起中央大員的核查,主動要求「給檢查組的同志們買點土特產、紀念品。」李處長指定了廠家,指名要化妝品,最後由縣政府和環保局牽線,由新鄉鴻泰紙業有限公司和安陽利源焦化廠支付了這筆總共16.6萬元的化妝品款項。李學智處長查到一家新亞紙業,掌握了他們偷注污水、偷排污水和偷埋污泥的罪證,李處長拉下臉,宣稱這是一個重大案件,說偷注污水是全國罕見的事件,建議停產整頓。他這個建議不得了,當地政府立即要新亞紙業停產整頓,停產整頓造成上億元損失。接下來的故事誰都懂,就是一個收受賄賂的討價還價過程。精彩的是,該李處長把新亞紙業董事長宋某叫到鄭州,李處長先檢查人家手機,看通話和簡訊記錄,確定沒有異常,說這手機不錯,給他拿5個來。宋某當然知道5個手機不夠,留下了10萬元,李處長卻說至少要三五百萬,是孝敬他的領導的。新亞紙業承受不起停產整頓的上億元損失,宋董事長就拎著150萬現金送到北京。交款地點是北京九華山莊一個溫泉別墅,判決書披露,宋進屋後,李處長要人家脫衣服洗澡,董事長不干,大約覺得有失人格,李堅持「脫衣服洗澡」,誰都明白關鍵點不在洗澡,而在脫衣服,排除錄音、監聽。脫完衣服,兩人才開始談錢。由此,李學智處長開創了一個新風範,一來安全,二來裸體相見是一個恰如其分的象徵:他們本來就只有肉體慾望而沒有人格,沒有靈魂。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