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劉志軍出事後才發現的一系列驚人數據

2014-05-05 12:56 作者:郎咸平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看中國2014年05月05日訊】中石油2011年「勘探與生產」板塊的資本性支出是1621.54億元;2012年是2272億元;2013年,也就是中石油腐敗網路被連根拔起的時候,這筆開支的預計數額更是逼近2400億元。再給各位提供一組驚人的數據,劉志軍上臺之前整個鐵道部只有500個局級幹部,到他下臺時,變成2000個局級幹部。廣東茂名市市委書記羅蔭國直接給各個官職明碼標價,掛牌拍賣:科技幹部20萬、處級幹部200萬、副市長等位置1000萬。他還給自己的位置標價呢,價值1個億。

反腐的話題天天講,我們這次從一個比較新穎的角度切入。各位曉得過去十年間,我們的公務員報考人數增加了多少倍嗎?11倍。2003年最後通過審核的報考人數是125萬人,考中比例23︰1;2013年有152萬人通過了審核,考中比例80︰1,其中競爭最激烈的崗位(國家統計局南川調查隊業務科室的科員)考中比例達到了9470︰1。

我們的應屆畢業生是主要報考人群,我給各位提供一組數據。新加坡大學生願意當公務員的比例是2%,美國是3%,法國是5.3%,公務員在日本人的求職意向中排在第53位,英國公務員被大學生選為二十大厭惡的職業之一。再看中國,764%的大學生願意考公務員。

我想問各位,你覺得我們大學生的職業取向,是正常的嗎?我在這裡引用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的一句話來回答:「青年想當官的現象讓我很擔心。當青年堅定不移地選擇公務員這條道路時,我們必須正視一系列問題。這是個有名望的職業嗎?好像不是很有名望。付的薪水很多嗎?付的也不多。那他們為什麼選擇這條道路?是因為這是快速致富的方法,因此官員職業在俄羅斯受歡迎,說明俄羅斯的腐敗現象嚴重。」

再告訴各位,2011年的一項調查顯示,俄羅斯18∼30歲的年輕人裡,有一多半的人覺得「當公務員比經商好得多」。這麼看來,俄羅斯和中國的年輕人都很渴望當公務員,為什麼?因為我們兩個國家都存在非常嚴重的官員尋租、腐敗問題。

關於如何理解、剖析中國的腐敗問題,我在這裡給各位提出一個全新的觀念,思路源自於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推薦的一本書——《舊制度與大革命》。

在1789年法國大革命爆發之前,法國的腐敗問題也非常嚴重。基本上可以分成三類:支出式的腐敗、審批式的腐敗,還有賣官鬻爵的腐敗。這三種腐敗形式和過去我們理解的收受賄賂完全不同,它們更加「高級」,下面給各位仔細分析。

第一類,支出式腐敗。官員透過自己經手的基礎設施建設項目,進行權力尋租、貪污。給各位看一組數據,1789年法國政府的債務高達45億里弗爾,每年的利息支出是3億里弗爾。各位曉得當時法國政府的財政收入是多少嗎?一年只有5億里弗爾,也就是說法國政府當時的負債率高達900%。法國政府為什麼欠下這麼多債?它的道路、港口真的缺少到必須舉這麼多債去修建嗎?不是,是因為官員可以透過這些項目進行尋租、貪污,他們只顧自己的利益,不考慮政府的支出是否有必要。

各位可能覺得這個情況很熟悉?沒錯,我們的一些官員可以說是把支出式腐敗表現得淋漓盡致。我把中國官員進行支出式腐敗的方式,分成了兩種。

第一種,依靠「中間人」進行尋租。舉個例子,原鐵道部部長劉志軍在任八年,一共修建了7000多公里的高鐵,總投資3萬億。怎麼做的?2007—2010年期間,23個大型國企透過商人丁書苗的穿針引線,從劉志軍手裡拿到了50多個項目。我們的政府為這些項目總共支出1788億,丁書苗從裡面獲利20幾個億,然後幫劉志軍結賬結了4900萬元。在2013年9月開庭受審的時候,這筆錢算作了她對劉志軍的賄賂。

第二種,在國企裡培植自己的親信,直接收取賄賂、就地分贓。舉個例子,原國資委主任蔣潔敏在擔任中石油董事長的時候,把企業裡的各個「肥缺」,比如石油勘探、海外投資與收購、設備採購,都交給了自己的親信。各位曉得嗎?根據媒體的報導,中石油2011年「勘探與生產」板塊的資本性支出是1621.54億元;2012年是2272億元;2013年,也就是中石油腐敗網路被連根拔起的時候,這筆開支的預計數額更是逼近2400億元。中石油「勘探與生產」逐年遞增的支出確實每一筆都有必要嗎?這裡面又有多少支出被用來當作了權力尋租的魚餌?

我們再來看看第二類,也就是審批式腐敗。法國大革命爆發之前,國王派出了30個總督還有他們的代理人到全國各地去,作為各個地方的主宰,這意味著他們手裡掌握著審批權。而大革命發生前的三四十年,法國政府是什麼都要管,什麼都必須經過審批。比如說,一個地方想建教堂、修建道路,甚至收容所都需要總督的批准,他們利用手中的審批權進行尋租、受賄。

然後來看我們存在的審批式腐敗。以原能源局局長、發改委副主任劉鐵男為例。2003年的時候湖南常德想要建一個發電廠,但是一直通不過發改委,準確地說是劉鐵男的審批。到2012年,眼看電廠還是批不下來,湖南省的一位副省長去說情還是沒有結果。直到當年劉鐵男去湖南考察,政府的一、二把手主動請託,才終於拿到了劉鐵男批下來的一張條子。這之後,要對機組選型、工程建設方案、外部建設條件、技術經濟可行性進行論證;還要開展土地、環境保護、水土保持、電廠接入系統、銀行貸款等工作,並取得國土資源部、國家環保總局、水利部、國家電網和銀行等相關單位的支持性文件。這一趟流程走下來,需要給大大小小的官員「上供」2000萬元,才能最終建成電廠。

最後是第三種,賣官鬻爵。

以劉志軍為例,何洪達在1997年的時候通過賄賂劉志軍,當上了哈爾濱鐵路局黨委書記,繼續賄賂又當上了哈爾濱鐵路局局長,2004年調入鐵道部任政治部主任。何洪達先後給了劉志軍10萬美元,最後還成了他的「馬仔」。

這還沒完,何洪達自己掌握了權力之後,也開始賣官。他在1997—2004年之間,先後幫哈爾濱鐵路局的6個基層和中層幹部,實現在該局內部升遷。還有一些他掌管下的「肥缺」,比如自備車管理辦公室主任、哈爾濱鐵路局總調度長等職位,在他手裡賣出過很多次。何洪達靠賣官共收取了1452萬元賄賂,如果把他曾經給過劉志軍的10萬美元當作「原始資金」,那何洪達的「賣官」投資渠道為他實現了每年150%的回報率。

再給各位提供一組驚人的數據,劉志軍上臺之前整個鐵道部只有500個局級幹部,到他下臺時,變成2000個局級幹部。廣東茂名市市委書記羅蔭國直接給各個官職明碼標價,掛牌拍賣:科技幹部20萬、處級幹部200萬、副市長等位置1000萬。他還給自己的位置標價呢,價值1個億。羅蔭國倒臺之後,有303個官員受到牽連。我認為新聞報導中說羅蔭國受賄7000萬,這個數遠遠低於真實數字。

看了劉志軍、何洪達和羅蔭國的例子,我們的政府必須嚴肅處理賣官鬻爵式的腐敗,否則讓賣官成為一條「產業鏈」,將可能形成一個系統性的貪污腐敗模式。貪官遍佈各個部門、崗位,支出式腐敗、審批式腐敗,還有賣官鬻爵將更加普遍化,嚴重阻礙國家的發展。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