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打賭:這價格嚇得死人都會活過來!(組圖)

2014-03-17 22:43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石景山醫院殯儀服務站一張營業支出單,其中前3項中介費給了急救人員。


朝陽醫院京西院區殯儀服務站的多張收費單據,其中一張收費39650元。


2月25日,北京石景山醫院,太平間旁的一間辦公室外挂有「八寶山殯儀館石景山醫院服務站」的牌子


逝者還未火化,僅在醫院太平間就花費數千甚至數萬元,讓不少家屬感嘆「死不起」。

【看中國2014年03月17日訊】核心提示:據媒體調查,醫院太平間消費往往帶來暴利,殯儀公司表示,醫院太平間每個站根據業務量大小配備人員,小站每月上繳四五萬元,大站每月上繳數十萬。高消費的背後,是壽衣、花圈等殯葬商品的翻倍銷售,急救人員每送來一具遺體,太平間會給他們一兩千元的「中介費」。

記者調查發現,醫院太平間高消費的背後,是壽衣、花圈等殯葬商品翻倍銷售的暴利,更有太平間不惜以數千元的「中介費」,吸引急救人員送來遺體等種種亂象。一家名為八寶山盛軒殯儀公司打著八寶山殯儀館的牌子,承包了9家醫院的太平間。該公司一名前員工透露,公司收入一年可能達千萬。

夜幕中,急救車拉著一具遺體駛往醫院太平間。

所去的醫院太平間跟車上的急救人員認識,每送來一具遺體,醫院太平間會給他們一兩千元的「中介費」。

這錢幾天後才能來領,要等到逝者家屬辦完喪事。

「中介費」2700元,當晚這具遺體送到太平間前,家屬還沒買壽衣,所以價格比較高。

「北京許多醫院太平間都給中介費。」多名北京急救人員證實。

家屬抱怨「死不起」

公開資料顯示,北京市共有醫院太平間119家。

朝陽醫院京西院區(簡稱朝陽西院)太平間就是其中之一,幾間平房組成的太平間位於醫院西北角。

2月27日,朝陽西院太平間內擺著各種款式壽衣和花圈,「除了火化外,這裡都能辦理。」太平間人員說,「一場喪事下來,花六七千很正常。」

「死人都死不起。」郭先生抱怨,去年4月,父親去世後被送到朝陽西院太平間。當時太平間人員給他拿出一張服務項目單,上面列出各種服務和殯葬用品,「單子上好多都沒有價格」。

郭先生回憶,父親去世突然,家人心情都難過,都擠在混亂的太平間,也顧不上仔細問價格。

三天後遺體從太平間運往殯儀館,郭先生結賬發現花了9450元,「人還沒火化,墓地也沒買,光在太平間就花快1萬了。」

停屍費、脫穿衣費、租花圈、壽衣費,一張《北京市殯儀服務收費收據》單上,郭先生共選了28項服務和用品,其中「壽衣」一項就為2880元。

「壽衣翻10倍銷售」

數十張朝陽西院太平間開具的《北京市殯儀服務收費收據(2013年)》中,花費在5000元以上達90%,八九千元、1萬以上並不罕見。一本「2012年5月至6月收費收據」顯示,花費一萬元以上就有9人,最高的花費39650元。

「這些只是在太平間的花費,並不包括火化等在殯儀館的花費。」多名逝者的親屬證實。

王沖曾在朝陽西院太平間工作,主要從事遺體化妝整容、脫穿衣(壽衣)和銷售殯葬用品。

「太平間暴利,特別是殯葬用品。」王沖說,朝陽西院太平間的殯葬用品多是從天津進的貨,比如壽衣進價200至300元,太平間賣價為兩三千元;紙花圈進價15元,太平間賣價100元至150元;鮮花花圈進價不足200元,太平間賣價800元至1500元;守靈花進價幾十元,太平間出租300元以上,而且是反覆使用出租。

王沖透露,太平間人員會根據家屬衣著和語言,判斷是否有錢再報價。

如果逝者親屬一說要高檔的,價格立即就上去,「我碰到過一位死者家屬辦一場喪事,在太平間就花費10多萬元。」

「太平間月進數十萬」

「我們跟朝陽西院太平間是一家公司的。」2月27日,石景山醫院太平間人員說。

石景山醫院與朝陽西院一路之隔,太平間門口掛著「八寶山殯儀館服務站」的牌子,但工作人員自稱是北京八寶山盛軒殯儀服務公司的,「承包了醫院太平間經營。」

工商資料顯示,北京八寶山盛軒殯儀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盛軒殯儀公司)2007年成立,註冊資本30萬元,公司類型為有限責任公司(自然人獨資)。法定代表人李雙進也是投資人。公司經營範圍是殯葬禮儀服務、信息諮詢(中介服務除外)。

盛軒殯儀公司招聘信息稱,其與朝陽醫院京西院區、石景山醫院等多家醫院有合作業務,每年為兩千多位逝者家屬提供殯葬服務。

一張盛軒殯儀公司職工通訊錄中,殯儀服務站一欄標注著「朝陽西站(6人)、石景山站(6人)」等9個站,共有30餘名人員。

盛軒殯儀公司一名曾負責收賬的員工向南(化名)稱,「站」就是醫院太平間,每個站根據業務量大小配備人員,小站每月向公司上繳四五萬元,大站每月上繳數十萬。「承包北京9家醫院太平間,一年業務量2000多個,年收入千萬元以上。」向南說。

3月1日,盛軒殯儀公司法人代表李雙進表示,公司是合法經營,但未回應公司收入等問題。

醫院太平間被轉包?

醫院太平間、八寶山殯儀館、盛軒殯儀公司是怎樣的關係?

2月28日,朝陽西院和石景山醫院出示的《委託管理合同》中,兩家醫院都把太平間委託給八寶山殯儀館經營管理,八寶山殯儀館每年給朝陽西院4萬元承包費,給石景山醫院10萬元承包費。

對於盛軒殯儀公司,朝陽西院和石景山醫院均表示不知情,「我們只跟八寶山殯儀館簽了委託合同。」

「盛軒殯儀公司是醫院和殯儀館共同認可的。」八寶山殯儀館的說法跟醫院不同。

八寶山殯儀館白姓副館長稱,八寶山殯儀館管理的北京醫院太平間有20多家,殯儀館與醫院簽署委託管理合同,殯儀館再將醫院太平間委託給殯儀公司具體管理,「但八寶山殯儀館與殯儀公司無任何利益關係。」

「無利益關係」的說法,受到王沖的駁斥。

王沖說,八寶山殯儀館每個月給盛軒殯儀公司承包的9個醫院太平間下任務指標,如每個太平間賣多少殯儀館的灰盒,用多少殯儀館棺車和木棺,多少遺體送到殯儀館火化,「有很深的利益關係。」

5張朝陽西院太平間的《屍體去向登記表》顯示,84具遺體中送往八寶山殯儀館火化的有70具。

對於任務指標,八寶山殯儀館的白姓副館長承認,殯儀館確實下達任務要求,主要是業務流向和殯儀宣傳,「每個服務站的任務量不一樣,但數量要求很低。」

統一限價難管太平間

在北京,太平間被承包經營的,並非只有上述幾家醫院。

朝陽西院相關負責人給出的數據是,北京二級醫院太平間的委託管理率在90%以上。

2月28日,記者以逝者親屬身份探訪或致電了市區50多家醫院太平間,這些太平間人員都稱自己非醫院人員,而是殯儀館(以八寶山殯儀館和東郊殯儀館居多)服務站人員。

豐臺鐵路醫院太平間掛著「八寶山殯儀館服務站」牌子,友誼醫院太平間挂的「東郊殯儀館服務站」的牌子,東方醫院太平間則掛著「大興殯儀館服務站」的牌子。

「說是殯儀館主管,醫院監管,主要還是由我們自己承包負責。」多家太平間工作人員說。

這些被承包出去的醫院太平間,收費也不一樣。

「脫穿衣(壽衣)」從100元至500元不等,「壽衣」的價格有的最低600元,有的最低800元,最高有的3000元,有的4800元,還有的「幾萬元錢的都有,不封頂」。

按照國家發改委、民政部相關規定,殯葬服務分為基本服務(包括遺體接運、存放、火化、骨灰寄存等)和延伸服務(也稱選擇性服務)。在北京,「脫穿衣」等收費被列為行政事業性收費,實施統一限價。「脫穿衣費」統一規定為100元。

「我們這脫穿衣費包括清洗等。」一家醫院太平間人員,如此解釋他們的「脫穿衣費」為何要收400元。

盛軒殯儀公司開出的一張《北京市殯儀服務收費收據》中,「脫穿衣費」高達5000元。

對於「脫穿衣費」等行政事業性收費的監管,北京殯葬管理部門人員表示,不按規定價格收費可以處罰。但對於壽衣、花圈等殯葬用品價格監管,他們坦言,由於多是個體手工製作,材質不同很難統一限價,只能給一個指導價,比如壽衣「600元至3000元」。

數十張盛軒殯儀公司開出的《北京市殯儀服務收費收據》中,壽衣價格基本都是2000元以上,又以2880元佔多數,還有個別的4600元。

高額「中介費」搶遺體

承包經營追求暴利下,北京大批醫院太平間開始「搶奪」遺體。

「死人就是太平間的財源。」王沖透露,為能得到更多的遺體,醫院太平間給能接觸到遺體的急救人員、醫護人員開出高額的「中介費」。各家醫院太平間相互抬價,「中介費」也水漲船高,目前「沒穿衣服」(行話,沒買壽衣)遺體,「中介費」在2000元以上,「穿衣服」(買過壽衣)的遺體,「中介費」在1000元至2000元。

「這已是公開的秘密。」北京多名從事急救工作人員稱,正常情況下,急救人員將正常死亡的逝者從家中等地拉走,開具死亡證明後,可直接拉往殯儀館。

但為拿到「中介費」,急救人員往往將遺體送往醫院太平間。有時為了送到「中介費」高的醫院太平間,急救人員甚至舍近求遠,以附近醫院太平間裝修,不接收醫院外死者等理由欺騙家屬。

一名急救人員坦言,2月底的一天晚上,他們三人值一輛急救車,一晚上給醫院太平間送了3具遺體,「其中一具沒穿衣服的2700,三單業務掙了8000多塊錢。」

多名急救人員透露,想多接賺錢的活兒,得跟急救調度中心的工作人員搞好關係,「這種活兒才多。」

曾負責收賬的「向南」出示一張記賬憑證,表上4人提走「中介費」,其中前三項均標注為某急救單位名字,「這就是太平間給急救人員的中介費。」

在5張朝陽西院「醫院太平間屍體去向登記表」上,急救單位送來的遺體都被畫上勾。「畫勾就是得給中介費。」曾在朝陽西院太平間工作的王沖說。

這一行也有暗語,「拉遺體」叫「拉業務」,「買沒買壽衣」叫「穿沒穿衣服」。

2月26日,記者用暗語聯繫北京一家醫院太平間,「拉業務,沒穿衣服的」。

醫院太平間人員表示,現在管得緊,暫時不收了。

對於盛軒殯儀公司被指給急救人員「中介費」,3月5日,該公司法人代表李雙進對記者說:「你讓我怎麼說,你們說有就有吧。」

記者瞭解到,在北京市民政局官網上,盛軒殯儀公司前員工王沖已實名舉報「公司亂收費,返急救人員中介費」等情況。北京市民政局回覆稱,已將相關情況轉交北京市社會福利事務管理中心。

試點太平間管理嚴格

並非所有醫院太平間都給「中介費」。

多名急救人員證實,也有個別醫院的太平間管理嚴格,不會給遺體「中介費」,宣武醫院是其中之一。

「沒錢,近也不願拉。」一名急救人員說,去年10月的一天,他和同事出車去宣武醫院附近,急救車趕到時人已死亡。「我們忽悠家屬說宣武醫院太平間不收非本院死的屍體,勸家屬送其他醫院太平間。」該急救人員說,由於家屬執意要去宣武醫院太平間,他們最後也沒拉這個活兒。

2月28日,宣武醫院太平間門口也掛著「八寶山殯儀館服務站」的牌子。

《委託協議》顯示,宣武醫院委託八寶山殯儀館在院內從事太平間管理和服務,八寶山殯儀館一年需繳納宣武醫院13萬元管理費,委派工作人員至宣武醫院管理太平間。

「委派人員必須是八寶山殯儀館正式人員。」宣武醫院總務處張金國說,這些人員上崗前,醫院都會進行資質審查,「包括工作證等,確保都是八寶山的人。」

委託管理後,宣武醫院未放棄對太平間的監管。張金國稱,要送到宣武醫院太平間的遺體,必須先由醫院急診室開具死亡證明,「急救人員收中介費在宣武醫院不可能發生,因為無法與太平間人員直接接觸。」

目前,宣武醫院太平間是北京首批納入規範試點8家醫院太平間之一。8家試點單位除對太平間進行統一裝修外,還統一限價、統一服務標準、統一服務標誌、統一服務人員資質。

背景

北京短時間不會取消醫院太平間

醫院太平間管理混亂,在很多大城市都存在。

去年3月,天津明確要求,醫院太平間嚴禁出租或承包給其他單位或個人,已出租或承包的,醫院要將太平間交由民政部門指定的殯儀服務單位管理。

今年2月,天津市民政局表示,將取消醫院太平間存放遺體功能,建設覆蓋中心城區的大型綜合性殯儀服務中心,將集遺體存放、停靈守靈、追悼告別、遺體火化、骨灰存放等多種服務為一體。

至今年1月,哈爾濱取消62家市區內醫院太平間,成立的兩個殯儀服務中心,對全市遺體存放實施集中統一管理。

「短時間內,北京不可能取消醫院太平間。」3月1日,北京殯葬管理部門相關負責人坦言。

這名負責人稱,北京有100多家醫院太平間,數量多分布廣,更主要的是太平間所在的醫院又分為部隊醫院、院校醫院、區縣醫院、民營醫院等多種類型和性質,這些都導致單靠北京民政部門管理的確存在難度,「一些醫院不配合」。

由於北京城市太大,殯儀館分布不均,市區只有市屬的八寶山殯儀館和東郊殯儀館,很難滿足逝者親屬就近殯儀的需求,加上醫院的複雜性等,醫院太平間短時間內不會取消。

目前,北京的醫院太平間多是通過委託、承包等形式經營。根據《北京市殯葬管理條例》,北京市殯葬管理部門要求醫院必須跟有資質的殯儀館簽訂協議,比如市屬的八寶山殯儀館、東郊殯儀館,還有區縣的殯儀館。但現實情況是,一些醫院太平間之前就已承包給公司經營,由於屬地管理、經濟利益等因素,一下徹底改變有一定難度。這些公司若繼續經營醫院太平間,需要以挂靠等形式跟有資質的殯儀館合作經營。

對於收費過高、「中介費」等問題,這名負責人表示,殯葬管理部門將聯合衛生等部門加強管理。

原標題:太平間暴利調查: 醫院太平間亂象

来源:新京報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