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王勃《滕王閣序》少寫一字是如何補上的(圖)

智海觀瀾:巧補漏字添意蘊

2014-03-15 12:40 作者:林來生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4年03月15日訊】

在題畫、題詩詞時,難免會發生漏字的意外。如何補救?且看下列大家的做法。

唐代文學家王勃寫的《滕王閣序》,堪稱千古名篇。相傳當年王勃題寫此文時,最後一句為「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自流」。空了一個字,引起人們百般猜測,很多人試著填字,卻始終不夠恰切。

滕王閣

都督閻伯輿急忙下令:「快馬先追王郎,千金求其一字。」衙衛追上王勃,說明來意,王勃一笑,說:「我將這一字寫在你手心裏,你定要握緊拳頭,見了都督方可伸掌,否則此字會不翼而飛。」衙衛得字返回後,立即找到閻都督,在他面前伸開巴掌。閻都督一看,竟空無一字。

閻公自語:「怎麼會空空如也,空空如也呢?」猛然一驚:莫非是一「空」字?這個「空」字漏得堪稱藝術,補得更為絕妙,千年來一直傳為佳話。

明代大學士解縉奉命為皇上朱棣的一把象牙折扇題詩,便將王之渙的《涼州詞》龍飛鳳舞地寫上了扇面。

王之渙的原詩為:

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萬仞山。
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

正在皇上連聲稱好之際,解縉的政敵朱高熙發現他丟了一個「間」字,便奏道:「解縉自恃有才,欺君妄上,嘲笑皇上不懂詩詞,應殺無赦。」解縉聽後心裏也一驚,但腦中急轉之後,鎮定地笑道:「這扇面上的畫確實有《涼州詞》的意境,但我不敢照抄原詩,只是按它的意境另作了一首小令,請皇上明鑒。」然後,他拿過扇子大聲念道:

黃河遠上,白雲一片。孤城萬仞山,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

讀法一變,原詩頓時變成了一首小令,一場性命攸關的危機,就這樣被機智詼諧地化解了。

當代著名書法家費新我先生,有一次面對一群客人揮寫孟浩然的《過故人莊》:

故人具雞黍,邀我至田家。
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
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
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 

當寫到「把酒話桑麻」一句時,不留神漏掉一個「話」字。觀者無不為之惋惜。只見費老略思片刻,便坦然自若地在詩後用小字補了「酒後失話」四個字。旁觀者無不撫掌稱妙。因為這四個字一語雙關,既說明詩中「酒」字後少了一個「話」字,以示闕如;又表明歉意:酒後失誤,敬請原諒。

上世紀末,河南郟縣三蘇園(蘇洵、蘇軾、蘇轍父子三人遺骨及衣冠合葬地)竣工後,請國內百多位造詣高深的書法家書寫了180餘篇蘇軾的詩、詞、文,並刻碑成林。

著名書法家啟功先生也參加了這項活動,他揮筆而就的是東坡名句:

堆幾盡埃簡,攻之如蠹蟲。
誰知聖人意,不在古書中。

不知何故,三蘇園最初收到的啟功手筆,「誰知聖人意」中的「知」居然空缺!經園方提醒,啟功先生補上一字,並對左右感慨:「在東坡面前,我確是少‘知’啊!」此語既坦承題詞漏掉了「知」,更謙恭地表明瞭要像東坡那樣求「知」的心跡,意味深長,堪稱高妙。

来源:光明日報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