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姜維平:薄熙來從心裏感覺偷著樂(圖)

二審上訴 薄熙來改判的可能性極低

2013-10-11 07:39 作者:姜維平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2013/10/10/20131010193554876.jpg

【看中國2013年10月11日訊】官方媒體已證實薄熙來不服一審判決,向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並被受理,一般情況下,在大約4個月內審結,儘管薄本人和薄粉都又燃起改判的希望,但我認為其美夢將再次成為泡影,這不是因為判決的結果不獨由法院做出,而且因為他貪污受賄,濫用職權的證據確實充分,他之所以上訴,不是來自心底的冤情,而是表演的慾望,這個中共歷史上最善於表演的戲子,如同以前在位時一樣,不會放過任何一次能吸引觀眾眼球的機會,但可能的結果是,二審只是閱卷審理,也只能維持原判,他上次庭審時戴上手銬的一瞬間,是象徵他一生表演終結的最後的細節,此後他將被掩埋在人民的唾棄和嘲笑聲裡,並慢慢地被官場淡忘。

中國法院的二次審理開庭的案例太少,少得令國民習以為常,我在坐牢的5年零一個月期間,曾研究了上百起發生在身邊的各種刑事案件,幾乎無一例開庭,一般都是閱卷審理,所以,大都是走過場,2001年底,薄熙來為了利用和逼迫我檢舉揭發他的政敵高姿,承諾如果我順其安排,可以二審開庭改判,並傳喚時任大連市委常委,總工會主席的高姿到庭,並計畫當庭逮捕他,一旦高的罪名成立,官方將以重大立功表現為藉口,對我予以釋放或從輕發落,但這一陰謀被我識破,拒絕,讀者在即將出版的80萬字的獄中回憶錄《活人墓》裡會看到細緻的情節描述。富有喜劇色彩的是,代表薄熙來到獄中或其它軟禁場所多次誘騙和逼迫我的薄秘車輝,‘又名車克民’,目前與薄一樣,已身陷囹圄,我現在思考的問題是,薄熙來玩弄司法已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他明明知道自己罪大惡極,十惡不赦,為何還要當庭咆哮和自辯?本人太瞭解他了,知道他這是為了表演,為了給日後翻案留下一面旗幟,但他從心裏感覺偷著樂,他比誰都清楚自己犯下多少滔天大罪,濟南中法所指控的不過是邊角余料。

因此,不能深入瞭解薄熙來本質的,或不清楚中國司法運作內幕的人,還談及二審開庭或微博直播的可能性,我認為這幾乎等於零,首先,在中國沒有獨立的司法系統的大背景下,為了安撫黨內外的保薄派和利益集團,中南海新的領導人已做到了最大的包容和妥協,試問,不論是在大連,還是在山城,有哪一個被薄熙來下令「黑打」重判的草民,曾得到了審薄時的人道待遇,誰在法院宣判前沒戴過手銬,誰沒坐過「老虎凳」,誰在庭上不穿馬甲,誰的親友獲得了正當的旁聽權利,誰曾領教了二審開庭的「嗯賜」?等等,所以,配合薄熙來的精彩表演,一審給了他一個燈光明亮的舞臺,已是史無前例,二審再這樣做,就是弄巧成拙,畫蛇添足了。

即然一審,薄熙來不認罪,強詞奪理,醜態百出,不惜自戴「綠帽子」,又無檢舉揭發他人犯罪行為的重大立功表現,那麼,基於事實清楚,證據確鑿的案卷,根本沒有必要開庭,只是閱卷審理,維持原判即可,第一,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憑什麼別人的案子二審都是按部就班,只有他特殊照顧?第二,依據庭審公布的證據材料,完全是細緻而嚴密,用「天衣無縫」來形容,一點也不過份,尤其是證人出庭或錄像展示,都前所僅見,這不叫「鐵證如山」,還能做什麼?第三,根據筆者10幾年調查,薄熙來的罪行還殘留許多,中南海高層只是基於各種考慮和權衡,不得不大筆裁剪而已,正如原大連嘉信國際酒店老闆韓曉光所言:槍斃他十個來回,也便宜了這個壞蛋!。。。。。。這種顧慮,一是薄熙來的貪腐罪行與眾多高官骨頭連著筋,王歧山得罪不起,習李還要利用這些人強化政權的「維持會」運作;二是那些眾多的與薄熙來有染的女子非等閒之輩,大都是與高官有多腿的「公共情婦」,其在一個腐敗橫行的官場上,八面玲瓏,呼風喚雨,王歧山更是投鼠忌器,不得不適可而止。所以,可能的情況是,薄案庭審中涉及的證據,不過是王立軍上繳美領館的文字材料,這些不得不拿出來示眾,即然中南海集體決策不開殺戒,這些已足夠使用了,何必再羅列太多而危及政權,或殃及他人?正如薄不相信靠檢舉他人能改變已定的命運一樣,王歧山也不想靠打薄而得罪眾多的貪官污吏。

但是,早在上個月,筆者即推測,假如周永康真的參與了薄的預謀政變,習李有意抓捕他,就有可能逼薄或誘薄劍指「康師傅」,但近日他的短暫的露面和慘淡的笑容,似乎表明習李還沒運作完結,周的命運還懸在一線,假如真的要拿下他,薄也甘於順從,二審就會改變以往閱卷審理的傳統,而真正地開庭,並由山東省人民檢察院對薄的指控,提出建議,也就是說,法庭可以傳喚周永康,這有兩點妙處,即可冠冕堂皇地清除政敵,也可以大張旗鼓地彰顯依法治國的理念,再把有關文件拿到18屆三中全會上表決通過,這樣一來,就有好戲看了。

但是,這樣做的可能性不大,一方面,中共已感受到了薄案對黨的形象的嚴重傷害,對中南海高層派系的撕裂程度太深,再拋棄一袋「方便麵」,可能就沒飯吃了;另一方面,薄熙來精通於上層關係的運作,他深知,他的政敵們只對反對派的貪腐證據感興趣,而且操控公檢法的秘笈都來自一個體制,在這一方面,薄熙來即是徒弟也是師傅,他堅定地認為,咬住牙關不涉及他人,日後就會有更多的同僚,在出過一身冷汗之後,對其感激涕零,雪中送炭,即使是他死在獄中,也會永遠地活在其他貪官的心裏。

而且,更為重要的是,對習近平來說,胡錦濤的「裸退」與江澤民的垂死老朽,都給他搭建了前屆領導所不及的最高而平坦的政治舞臺,他已經運用自己的政治智慧,安撫了一大批與薄有舊的貪官,收編了勢力不小的左傾人馬,也以南下深圳視察的壯舉,鼓勵了推出「烏坎模式」的汪洋等改革派,並掌握了黨政軍大權,他急於展望未來而重塑「中國夢」,根本不想沒完沒了地浪費時間,被薄案拖住後腿;對李克強來說,書生治國面臨挑戰,他更關心的是老百姓的生計和穩定的經濟形勢;對王歧山來說,抓捕了中石油等眾多國企老總和周永康的幾名心腹之後,已剷除了他的經濟基礎,足證反腐的力度前所未有,故也沒必要再大動干戈。同時,閱卷審理和閉門討論,對二審法院來說,已是輕車熟路,不需要薄熙來的表演,不需要微博的跟蹤,只需派幾個法官到監獄與薄短暫見面,簡單核實材料,補充一點證據,拿出初步意見,先上繳山東政法委審閱,再報中央領導定奪而已,最後,下一紙終審裁決書,去秦城向薄宣讀一下,再送達其家人及律師,官媒發表一個維持原判的新聞報導就行了,所以,薄熙來改判的可能性極低,他將在秦城呆上一輩子。

不過,對習李來說,進一步處置薄的機會還有,從這個意義上講,暫時不審理「打黑」冤案,未必是壞事,一切都在走一步看一步,慢慢地穩健地做,只要時機成熟,就會隨便拿出一個關於重慶的案件,督促地方法院啟動再審程序,爆它個驚天動地,比如,李莊案,李俊案,黎強案,只要足證「黑打」的指示來自於薄熙來,而王立軍為了減刑樂於做證,那麼,薄必得加刑,已是無期了,再加還是死,何況還有與海伍德有牽連的那筆巨額的中介費,在等著薄谷呢。但是,不論如何,「挺薄」的言論不會平息,道理非常明顯:薄熙來在位時培植了上百個千萬億萬富豪,即然與官方判決唱反調的言論不能在國內出籠,海外就成了轉移後的大戰場,總會有人願意慷慨解囊支持這一「文化產業」,所以,「挺薄」和「打薄」的爭鬥之聲還會延續下去,但這一切都改變不了薄熙來垮臺的命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