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玄武門之變(圖)

2013-10-01 11:0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3年10月01日訊】公元626年7月2日(唐朝武德九年六月初四庚申日),由唐高祖李淵次子秦王李世民為首的秦王府集團在唐朝首都長安城(今屬陝西省西安市)大內皇宮的北宮門——玄武門附近發動的一次流血政變,史稱玄武門之變。李世民殺死正欲加害自己的長兄皇太子李建成和四弟齊王李元吉,成為皇太子並掌握實權,旋於同年八月初九甲子日(9月4日)繼承皇帝位,是為唐太宗,從此開始了他輝煌的貞觀之治,為後來的開元盛世奠定了重要的基礎。他以文治昭昭、武功赫赫而永載史冊,成為一代聖君。

太子妒秦王

617年,李淵在李世民支持下在太原起兵反隋並很快佔領長安。618年,隋煬帝被殺之後,李淵建立唐朝,並立世子李建成為太子。據說太原起兵是李世民的謀略,因此李淵曾對世民說:「如果事業成功,那麼天下都是你帶來的,該立你為皇太子。」李世民拜謝並推辭。

唐高祖登基以後,本想立李世民為太子,但因為世民堅決推辭,因此封長子李建成為太子,李世民為秦王,李元吉為齊王。三人中,數李世民功勞最大,立的戰功最多,深得高祖寵愛,一直被封到無可再封,高祖便創造了史無前例的天策上將之職授予他,位在諸王之上,在朝中的地位僅次於李淵與太子李建成。

李建成的戰功不如李世民,性情又鬆緩惰慢,喜歡飲酒,貪戀女色。只因為他是高祖的大兒子,才取得太子的地位;齊王李元吉,常有過錯,二人均不受高祖寵愛。太子建成自己知道威信比不上李世民,又見高祖寵信世民,心裏妒忌,深恐自己太子之位不保,就和弟弟齊王元吉聯合,一起排擠李世民。

李淵晚年的時候寵幸的妃嬪很多,生下了近二十位小皇子,他們的母親爭相交結各位年長的皇子以獲得保護。建成、元吉曲意奉承一些妃子,獻媚、賄賂、饋贈,無所不用其極,甚至有傳說他們與一些妃子私通。只有李世民不去討好諸位妃嬪,令她們心生不滿。李世民平定東都之後,有的妃子私下向李世民索取隋宮裡的珍寳,還為她們的親戚謀官職,都被李世民拒絕了。李世民表示,「寳物皆已造冊、上奏,官職應授予賢能有功之人。」於是,寵妃們對李世民更為怨恨。常常在高祖面前說太子、李元吉的好話,並抨擊李世民。

唐高祖聽信寵妃的話,跟李世民漸漸疏遠起來,但只要一遇戰事,高祖又離不開李世民衝鋒陷陣禦敵。

秦王屢遭構陷

李世民赫赫戰功越立越多,建成和元吉就更加忌恨,千方百計想除掉李世民。

一次,世民隨高祖前往元吉的府第,元吉令護軍宇文寳埋伏在室內,讓他伺機行刺秦王。建成擔心父皇同來,此事若敗露,難以收場,便制止了元吉。

慶州都督楊文干曾經在東宮擔任警衛,建成親近並厚待他,私下裡讓他募集勇士,送往長安。一次,高祖準備前往仁智宮,命令建成留守京城,世民與元吉一起隨行。建成讓元吉乘機圖謀世民說:「關係到我們安危的大計,就決定在今年了!」

建成又指使郎將爾失煥和校尉橋公山將盔甲贈給楊文干。兩人來到豳州的時候,害怕起來,上報發生變故,告發太子指使楊文幹起兵,讓他與自己內外呼應。還有一位寧州人杜風舉也前往仁智宮講了這一情形。高祖大怒,藉口有別的事情,以親筆詔書傳召建成,讓他前往仁智宮。高祖不願誅殺親子,因此想把建成降為蜀王。後來元吉與妃嬪輪番為建成求情,於是高祖又改變了初衷,繼續讓建成回京城留守。

高祖在京城南面設場圍獵,命令三個兒子騎馬射獵,角逐勝負。建成有一匹胡馬,膘肥體壯,但是喜歡尥蹶子,建成將這匹胡馬交給世民說:「這匹馬跑得很快,能夠越過幾丈寬的澗水。二弟善於騎馬,騎上它試一試吧。」世民騎著這匹胡馬追逐野鹿,胡馬忽然尥起後蹶,世民躍身而起,跳到數步以外站穩,胡馬站起來以後,世民再次騎到馬身上,這樣的情況連續發生了三次。世民回過頭來對宇文士及說:「他打算藉助這匹胡馬害我,但人的生死自有命運決定,就憑他們能夠傷害到我嗎?」

建成聽到此言,教唆嬪妃在高祖耳邊誣陷世民:「秦王自稱:上天授命於我,正要讓我去做天下的主宰,怎麼會白白死去呢!」高祖大怒,當著建成、元吉的面把世民召來,責備他道:「誰是天子,上天自然會授命於他,不是人的智力所能夠謀求的。你謀求帝位之心怎麼這般急切呢!」世民摘去王冠,伏地叩頭,請求將自己交付執法部門查訊證實自己沒有說過這種悖逆之話,高祖仍然怒氣不息。適逢有關部門奏稱突厥前來侵擾,高祖這才轉而勸勉世民,讓他戴上王冠,繫好腰帶,與他商議對付突厥的辦法。

建成曾令人在嶺南捕得一隻鴆鳥,這種鳥專以啄食毒蛇為生。鳥的腎臟先萃取蛇毒,再經過皮膚、羽毛排出體外。所以,鴆鳥的羽毛含有劇毒。鴆羽之毒所及之處,樹摧石崩,毒蛇癱服,萬物盡滅。用鴆羽輕點美酒,酒色不變,醇香依然,讓人難以覺察。飲了此酒的人,其結果可想而知。

一天夜裡,建成給世民設了豐盛的夜宴,備好了鴆酒,招世民到東宮去喝酒,世民喝了幾盅,忽然感到肚子痛。別人把他扶回家裡,他一陣疼痛,竟嘔出血來。李世民心裏明白,一定是建成在酒裡下了毒,趕快請醫服藥,總算慢慢好了。

由於建成、元吉與嬪妃們不斷誣陷與詆毀世民,高祖信以為真,便準備懲治世民。

秦王幕僚被陷

李世民不但有勇有謀,而且手下有一批人才。在秦王府中,文的有房玄齡、杜如晦等,號稱十八學士;武的有尉遲敬德、秦叔寳、程咬金等著名勇將。建成與元吉意識到要殺世民,必須先把這些能臣武將扳倒。

建成對元吉說:「在秦王府有智謀才略的人物中,值得畏懼的只有房玄齡和杜如晦。」於是建成與元吉向高祖誣陷他們二人,使他們遭到斥逐,沒有高祖之令不得入秦王府。

建成、元吉想害李世民,但是又怕世民手下勇將多,真的動起手來,佔不到便宜,就想把這些勇將收買過來。

武將中以尉遲恭最為驍勇,建成私下派人送了一封信給他,表示要跟他交個朋友,並送去一車金銀。尉遲恭推辭說:「我是編編蓬為戶、破瓮作窗人家的小民,遇到隋朝末年戰亂不息的年代,長期作亂,罪大惡極。秦王賜給我再生的恩典,現在我又在秦王府註冊為官,只應當以死報答秦王。我沒有為殿下立過功,不能憑空接受殿下如此豐厚的賞賜。倘若我私自與殿下交往,就是對秦王懷有二心,就是見利忘義的小人,殿下要這種人又有什麼用呢!」

建成大怒。不久元吉便指使刺客在夜間對尉遲恭行刺。尉遲恭得知這一消息後,將層層門戶敞開,自己安然躺著不動,刺客多次來到他的院子,卻終究不敢進屋。此計不成,元吉又向高祖誣陷尉遲恭,被高祖關進監獄,準備殺掉。世民最終以自己的性命擔保,他才得以倖免。

元吉又用金銀絲帛引誘右二護軍段志玄,但段志玄不肯從命。元吉還誣陷左一馬軍總管程知節,高祖將他外放為康州刺史。程知節對世民說:「大王的輔佐之臣快走光了,大王自身又怎麼能夠長久呢!我誓死不離開京城,希望大王及早將定下計策。」

謀劃政變

至此,秦王府幕僚屬官人人憂慮,個個恐懼,不知所措。行臺考功郎中房玄齡對比部郎中長孫無忌說:「現在仇怨已經形成,一旦禍患暗發,豈只是秦王府不可收拾,實際上社稷的存亡都成問題。不如勸說秦王採取與周公平定管叔、蔡叔相似的行動,以便安定皇室與國家。存亡的樞機,形勢的危急,就是現在了!」長孫無忌說:「我有這個想法已經有很長時間了,只是不敢說出口。現在你說的這些話,正好符合我的心願。請讓我代您稟告秦王。」於是長孫無忌進入世民的臥室告訴了世民。

建成、元吉一計不成,又生一計。那時候,突厥進犯中原,建成向唐高祖建議,讓元吉代替李世民帶兵北征。唐高祖任命元吉做主帥後,元吉又請求把尉遲恭、秦叔寳、程咬金三員大將和秦王府的精兵都劃歸元吉指揮。他們打算把這些將士調開以後,就可以放手殺害世民。有人把這個秘密計畫報告了李世民。

李世民感到形勢緊急,找長孫無忌和尉遲恭商量。兩人都勸李世民先發制人。李世民說:「兄弟互相殘殺,古今之大惡。還是等他們動了手,我們再來對付他們不是更好嗎。」

尉遲敬德、長孫無忌都著急起來,說如果世民再不動手,他們也不願留在秦王府白白等死。

李世民仍然猶豫不決,又去徵求眾府僚的意見,想聽聽他們怎麼說。府僚們眾口一詞:「齊王性情凶狠暴戾,必定不會甘為太子之下。前幾天聽說護軍薛實曾對齊王說:‘大王的名字,合起來是個「唐」字,大王將來必為大唐的社稷之主。’齊王心花怒放:‘除掉秦王后,再除太子易如反掌。’他們現在謀亂還未成功呢,齊王已有除掉太子之心。齊王貪得無厭,又心狠手毒,沒有他做不出來的事情,如果讓這二人得志了,唯恐天下就不會再屬大唐了。」

府僚問李世民:「大王您認為舜是怎樣的人呢?」

李世民回答:「是聖人!」

府僚們又說:「如果當初舜在井下不早做防備,就會成為井中之泥;如果舜在糧倉之上不及時逃生,就會化作廩上之灰,又何以恩澤萬方,將其法度世代承傳?小杖則受,大杖則走,這才是聖人之舉啊!」

李世民還是不能決斷,便吩咐人拿來龜甲占卜一下,看看天意,再做決定。剛好大力士張公謹從外面走進來,便順手抓起龜甲扔到地上:「占卜是為了決斷,今日之事除了先發制人,已別無選擇,還占卜什麼呢?占卜結果不吉,事情就可以停下來不做了嗎?」李世民這才決定制定行動計畫。

李世民命令長孫無忌秘密地將房玄齡等人召回,房玄齡等人想激一激李世民,就不答應回秦王府,說道:「陛下敕書的旨意是不允許我們再事奉大王的。如果我們現在私下去謁見大王,肯定要因此獲罪而死,因此我們不敢接受大王的教令!」世民發怒,對尉遲恭說:「房玄齡、杜如晦難道要背叛我嗎!」他摘下佩刀交給尉遲恭道:「明公前去察看一下情況,如果他們果真沒有回來的意思,可砍下他們頭回來見我。」尉遲恭前去,與長孫無忌一起明示房玄齡等人說:「大王已經將行動的計畫決定下來了,眾位明公應該速去秦王府中共議大事。我們四個人不能在街道上同行。」於是命令房玄齡和杜如晦穿上道士的服裝,與長孫無忌一同進入秦王府,尉遲恭則經由別的道路也來到了秦王府。

玄武門之變

武德九年六月初一丁巳日(626年6月29日),太白金星在白天出現於天空正南方的午位,按照古人的看法,這是「變天」的象徵,是暴發革命或當權者更迭的前兆,代表要發生大事了。

六月初三己未日(626年7月1日),太白金星再次在白天出現在天空正南方的午位。傅奕秘密上奏道:「金星出現在秦地的分野上,這是秦王應當擁有天下的徵兆。」高祖將傅奕的密奏給秦王世民看。於是世民乘機秘奏父皇,告發建成和元吉怎麼謀害他。唐高祖答應等明天一早,叫兄弟三人一起進宮,由他親自查問。

第二天早上,李世民叫長孫無忌和尉遲恭帶了一支精兵,埋伏在皇宮北面的玄武門,只等建成、元吉進宮。

此時,高祖已經將裴寂、蕭瑀、陳叔達、封德彞、裴矩等人召集前來,準備查驗這件事情了。

沒多久,建成、元吉騎著馬朝玄武門來了,他們到了玄武門邊,覺得周圍的氣氛有點反常,心裏犯了疑。兩人撥轉馬頭,準備回去。

李世民從玄武門裡騎著馬趕了出來,高喊說:「殿下,別走!」

元吉轉過身來,拿起身邊的弓箭,就想射殺世民,但是心裏一慌張,連弓弦都拉不開來。李世民眼明手快,射出一支箭,把建成先射死了;緊接著,尉遲恭帶了七十名騎兵一起衝了出來,一箭把元吉也射下馬來。可就在此時,世民的坐騎受到了驚嚇,帶著世民奔入玄武門旁邊的樹林,世民又被林中的樹枝掛住,從馬上摔下,倒在地上,一時爬不起來。元吉迅速趕到,奪過弓來,準備勒死世民,尉遲恭躍馬奔來大聲喝斥他。元吉知道不是對手,趕緊放開世民,想快步跑入武德殿尋求父皇庇護,但尉遲恭快馬追上他,放箭將他射死了。

東宮和齊王府的將士聽到玄武門出了事,全部出動,急馳趕到玄武門,準備為太子與齊王報仇。公謹臂力過人,他獨自關閉了大門,擋住馮立等人,馮立等人無法進入。雲麾將軍敬君弘掌管著宿衛軍,駐紮在玄武門。他挺身而起,準備出戰,與他親近的人阻止他說:「事情未見分曉,姑且慢慢觀察事態的發展變化,等到兵力彙集起來,結成陣列再出戰,也為時不晚。」敬君弘不聽從,便與中郎將呂世衡大聲呼喊著向敵陣衝去,結果全部戰死。把守玄武門的士兵與薛萬徹等人奮力交戰,持續了很長時間,薛萬徹擂鼓吶喊,準備進攻秦王府,將士們大為恐懼。因為秦王府的精兵強將都在玄武門,王府空虛。此時,尉遲恭提著建成和元吉的首級給薛萬徹等人看,東宮和齊王府的人馬頓失戰心,迅速潰散,薛萬徹與騎兵數十人則逃入終南山中。馮立殺死敬君弘後,對部下說:「這也足以略微報答太子殿下了。」於是,他丟掉兵器,落荒而逃。

李世民怕高祖受驚,一面指揮將士抵抗,一面派尉遲恭進宮擔任警衛。

唐高祖正在皇宮裡等著三人去朝見,尉遲恭身披鎧甲、手執長矛氣喘吁吁地衝進宮來。高祖大驚,問道:「今日作亂的人是誰?愛卿到此做什麼?」尉遲恭說:「太子和齊王發動叛亂,秦王已經把他們殺了。秦王怕驚動陛下,特地派我來保駕。」

高祖這才知道外面出了事,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宰相蕭瑀等說:「建成、元吉本來沒有什麼功勞,兩人妒忌秦王,施用奸計。現在秦王既然已經把他們消滅,這是好事。陛下把國事交給秦王,就沒事了。」

高祖說:「好!這正是我素來的心願啊。」當時,宿衛軍和秦王府的兵馬與東宮和齊王府的親信交戰還沒有停止,尉遲恭請求高祖頒布親筆敕令,命令各軍一律接受秦王的處置,高祖聽從了他的建議。天策府司馬宇文士及從東上閣門出來宣布敕令,眾人安定下來。高祖又讓黃門侍郎裴矩前往東宮開導原建成麾下的諸將士,將士們便都棄職而散。於是,高祖召世民前來,撫慰他說:「近些日子以來,我幾乎產生了投杼(典故:曾子的母親聽人誤傳兒子殺人,信以為真)的疑惑。」世民跪了下來,伏在高祖的胸前,號啕大哭良久。

盡棄前嫌重用敵將

政變後的第一天,即武德九年六月初五辛酉日(626年7月3日),馮立和謝叔方都自動出來。薛萬徹逃亡躲起來以後,世民多次讓人明示他,他也出來了。世民說:「這些人都能夠忠於自己所事奉的人,是義士啊!」都赦免了他們。

當初,太子洗馬魏徵經常勸說太子建成及早除去秦王。建成敗亡後,六月十二戊辰日(7月10日),世民傳召魏徵,問道:「你為什麼挑撥我們兄弟的關係呢?」大家都為魏徵擔驚受怕,魏徵卻舉止如常地回答道:「如果已故的太子早些聽從我的進言,肯定不會有今天的禍事。」世民素來器重他的才能,便改變了原來的態度,對他以禮相待,並根據他耿直的秉性,讓他任諫議大夫,後又讓他行宰相職權,成為唐太宗的「凌煙閣二十四功臣」之一,畫像被懸掛在宮中凌煙閣之上。

魏徵去世後,唐太宗異常悲痛,他說:「人用銅做鏡子,可以糾正衣冠;用古代歷史做鏡子,可以明辯國家的興盛與衰亡;以人做鏡子,可以知道自己的得失和過錯。現在魏徵走了,朕便失去了一面寳貴的明鏡。」另外與魏徵一起都擔任了諫議大夫還有建成舊部王珪和韋挺。

太子李建成和齊王李元吉的餘黨流散逃亡到民間,雖然朝廷連續頒布赦免令,他們仍然感到內心不安,圖謀僥倖獲利的人爭相告發捕捉他們,以此邀功請賞。諫議大夫王珪將這種情況告訴了太子世民。七月初十丙申日(8月7日),世民頒布太子令:「六月四日玄武門之變以前與東宮和齊王府有牽連的人、六月十七日以前與李瑗謀反有牽連的人,一概不允許相互告發,對違反規定的人以誣告罪論處。」

七月十一丁酉日(8月8日),朝廷派遣諫議大夫魏徵安撫崤山以東地區,允許他見機行事。魏徵來到磁州的時候,遇到州縣枷送前任太子千牛李志安、齊王護軍李思行前往京城。魏徵說嚴格執行太子命令才是對國家負責,對太子知遇之恩的報答,於是,將李志安等人一律釋放。太子李世民得知此事後甚為高興。

玄武門之變後,李世民執掌朝政,兩個月後,李淵退位,李世民即位為帝,並於627年改年號貞觀。他改革國家機構,維新政治;輕徭薄賦,疏緩刑法;知人善任,虛懷納諫;銳意經史,借鑒前代成敗;斥棄群小,不聽讒言。君臣同心協力,共同治理國家,對社會穩定、經濟發展起了重大促進作用,因而被稱為「貞觀之治」,成為後世帝王治國的典範,受到歷代史家的盛讚。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