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由「算命效應」到一聲「唏噓」

2013-06-12 07:33 作者:許錫良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3年06月12日訊】人類社會,並不是一個客觀社會,人類社會是由人的主觀意願、行動構成的生態群體。人的認識與行動本身常常會影響到一個社會的形成。比如,如果有人預言股票明天會漲,而且大家都相信了這個預言,然後都去購買股票,那麼,明天的股票肯定是要漲的。社會中預言本身,就會影響一個結果。人類社會的經濟,也是一種信任經濟。如果大家不信任銀行,都在同一個時間去銀行擠兌變現,那麼,世界上任何一家銀行都是要倒閉的。

16年前,我來廣州工作,廣州的法院宣判了一個母親殺死自己三歲女兒的案子。案子的來源是一樁算命引起的人命案。由於女兒出生之後遭受了一些不利,比如身體變得多病了,事業上不順利了。因此,去算命,算命先生說你的女兒命相是與你相剋的。你這條命必定是要死在女兒的命相裡。算命先生的預言,越來越使這位母親害怕,終於有一天,在心煩意亂的時候,把自己的女兒從19層樓上拋下,當場死亡。法院因此以故意殺人罪判處這位母親死刑。宣判之後,這位母親還在感嘆,說,這個算命先生的命算得真準啊,說我女兒的命相會把我剋死,果然是這樣啊。

人,常常陷入這種算命效應之中。人在相信了某一種預言之後,就會按照這個預言去行動,然後很可能真的會有這個結果。而算命的人,常常是年看準了凡是去算命的人,多少都是有些失落背時的人,一個人春風得意時是不會想到去算命的。如果人命可算,那麼,比算人命更為簡單,更為賺錢的股票漲落,還有更簡單的澳門賭場的賭大小,豈不是更賺錢?一大一小,多麼簡單,你要是能夠算準,每次下注,就賺火了。其實,這種事情是不可能出現的。

房產老總任志強先生,每年都要預言房價要漲,這是他所希望的,這就像我當老師的希望學費不斷上漲一個道理。學費不斷上漲,學校才能夠賺到錢。只是,他預言房價要漲,能夠實現,因為,那也是政府的利益所在,而學校的學費漲落,雖然也是政府利益所在,卻要複雜得多。不是任志強先生真的有多麼神奇,而是他看準了政府從房產業中獲得的巨額暴利,而土地又壟斷在政府手中,房產的漲落,政府操控起來簡直如探囊取物,收放自如,這其實就是一個掠奪遊戲,而任志強先生作為房產老總,一個深度參與者與既得利益者,自然是深諳其中的行情的。中國的房產並非真正的市場,而是一種掠奪遊戲。因此,他每年都可以預言房價要漲,而且果然漲了,不是他真的有多麼神奇,而是他的利益所在。當然,如果大家都相信了他的話,那麼他的話自然是要兌現的。在預言的遊戲中,相信與信任就是事實。看起來,這似乎是唯心主義的,其實,人常常被自己的言行所製造出來的結果弄糊塗了。常常是崇拜起自己的行動結果來,卻不自知。

有一幅漫畫畫的是一領導站在木板的一端,而這一端是懸空在懸崖上的,另一端站著的是群眾。領導在懸崖上指手劃腳,頤指氣使,而站在另一端的群眾卻馴服有加,規規矩矩。漫畫的標題是:領導的力量,常常來自群眾的不自覺。如果群眾離開了這板木板,那麼領導立即就會掉下懸崖去。當年羅馬尼亞總統齊奧賽斯庫倒臺,只是齊奧賽斯庫在一次集會演講時,人群中有一個人對他的演講發出了一聲「唏噓」,這一聲「唏噓」,立即讓齊奧賽斯庫倒臺,並且當晚就被槍斃了。

英國著名現代派詩人艾略特創作於1925年的《空心人》這樣預言世界的毀滅,他說:「這世界轟然倒塌了不是‘轟然’一聲巨響,而是‘唏噓’一聲。」在詩裡他講,人是一個空心人,頭腦中塞滿了稻草,人的聲音沒有意義,而這個世界也是空幻的,將在「噓」的一聲中結束。表達了一種絕望的情緒。詩人心裏很迷茫。所以他筆下的人是空心人,而空心人正是失去靈魂的現代人的象徵。然而與其說詩人艾略特預言了西方現代文明的沒落,不如說他預言了這個世界專制極權的沒落過程。當年,羅馬尼亞極權統治者齊奧賽斯庫正是在一聲「唏噓」中倒塌的。後來的蘇聯也是在這樣一聲「唏噓」中倒塌。不是那一聲有多麼神奇,而是那一聲「唏噓」的預言在現場有那麼多人響應,之前大家都還在裝著神情嚴肅的樣子聽總統演講,但是,終於在人群中出現了一個類似《皇帝的新裝》的小男孩子,他發出了一聲「唏噓」,因此,就發生了神奇的預言效應。

利比亞前總統卡扎菲是一個極其糜爛腐敗的人,但是,他卻還要裝著清廉。全國人被他掠奪得無法生活下去了,而卡扎菲最好的掠奪民財的工具之一,就是房地產,全國人民,即使用全部的收入用來購房或者租房,也無法承擔起自己的住房。卡扎菲用足了房產作為掠奪民財的這個工具,不但使自己在全國到處是他的宮殿與行營,而且讓自己的親信、朋友與家人賺得缽滿盆滿,甚至貪得無厭。他自己的一個宮殿或者行營,常常就有數公里高高的圍牆與龐大的衛隊在保護著他的住地,而有些住地他一次也沒有去過,但是每年卻要耗費的錢財卻是驚人的天文數字。這一切,其實利比亞人民都是看在眼裡的,但是卡扎菲仗著自己有槍有炮,因此,更加肆無忌憚,大施淫威。這也就罷了,但是,他還要作秀,說他自己已經窮得住不起房了,有一次,經過精心策劃與導演,在重重衛隊的保護下(衛隊當然是扮演成百姓在銀行排隊),卡扎菲也站在由自己衛隊化裝成的百姓隊伍裡,而且這個新聞由利比亞的國家電視臺向全國人直播,說總統卡扎菲也住不起房,在銀行排隊辦住房按揭。正是這個表演出來的「新聞」激怒了全國人民。可見,全世界的人都可以容忍一個公然做婊子的統治者,但是,不能夠容忍一個同時做婊子,又為自己樹牌坊的統治者。因此,卡扎菲也是在群眾的一聲「唏噓」中倒塌了。

有時算命與預言,並不要太複雜的說辭,在關鍵的時候一聲「唏噓」就足夠了,這樣一聲,有時可以讓房產暴漲,也可能暴跌,甚至可以讓一個外強中乾,色厲內荏的專制政府倒臺。對付專制有時只需要你發出一聲「唏噓」就足夠了。

(有刪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