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國之行(圖)

2013-07-14 16:56 作者:許錫良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3年07月14日訊】

1、美國人任何時候都不忘記給你幽默一下。

我們過關的時候,有一個申報表,要聲明自己是否帶有水果、蔬菜、種子、動物與肉食類的東西,如果帶有一定要申報。來之前我們已經知道了這些,為了不惹麻煩,就什麼都不帶了。申報的時候自然是:NO。當我們過關的時候,就把申報表遞交上去。這個時候,還是有海關人員來詢問。有的用生硬的中文,有的用英語問以上的問題。當問到我的時候,我一一回答:NO,問到後面一個女老師的時候,那個海關人員沒有按照這個順序去問,而是改問:箱子裡有沒有clothes。女老師先是楞了一下,然後反應過來了,然後說了一聲:yes,海關人員笑了。這是我們團唯一一次在申報時說了「yes」。美國人時不時不忘記跟你開個小玩笑。這是一個幽默、開朗,樂觀、大度的國民,其國民熱情開朗的性格在這個國家是很顯明的。

2、服務意識是美國人的全民意識。

我每到一處,如果你感覺不認識路了,或者不知道怎樣開門,或者其他的事情,讓你稍有遲疑的時候,立即就會有一個聲音在你旁邊響起,這句話就是:「Can I help you? 」

剛踏上聖地亞哥那天晚上,在酒店住下以後已經是當地時間晚上10點多鐘了,大家都沒有吃飯,餓得飢腸轆轆,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漢堡包店,在營業。走近去一看,這家漢堡包店在10點以後不再對散客服務,只對車主服務。只有汽車通過時才能夠自動檢測,進入電腦系統。結果,我們是步行過來的,自然無法進入電腦系統埋單。站在外面吹著涼風,肚子裡餓著,很不是滋味,站了一會,突然有一輛車快速開到了我們面前,是一位年輕的白人女郎,打開車窗就是這句話:「Good night,Can I help you?」當時我都沒有反應過來,就說了一句:「NO ,thank you.」等說完這句話才感覺到了後悔,因為,她正是看出了我們需要幫助的,所以才開車過來問我們是否需要幫助的。我們拒絕了她的幫助,她自然就開車走了。後來,我們主動向另一輛車求助,這車主是一個日本料理師,是一位在美國開料理店的日本人,聽說我們買不到吃的之後,就開車過來替我們買,我們人多,買了很長時間,後面的車沒有一輛車急躁因此嗚喇叭,只是靜靜地等待著,直到我們每一個人都拿到了一份漢堡包為止。這個日本人也因此被耽誤了至少二十分鐘。在美國,時間觀念是非常強的,突然因此多花了二十分鐘可不是鬧著玩的,但是,在美國,幫助人本身就是自己的義務之一,在幫助別人方面,每個人都責無旁貸,沒有任何藉口。

我想美國社會的和諧主要是來自這句深入每個美國公民內心,形成了潛意識的一句話:「Can I help you?」這是美國幼兒園就開始學會的話,而且是美國貫穿一個人的教育終身的一句話。美國就是一個人與人密切合作,互相幫助的社會。但是,在許多中國人的偏見中,美國人受的是個人主義教育,自然是以自我為中心的,是極端自私的,其實,這是一種故意的誤導,也是一種深深的誤解,美國人的團隊合作精神與服務意識非常濃厚。至於為什麼會這樣,在中國社會還缺乏更深刻的理解。

3、服務意識來自於工商業文明。

因為,只有工商業文明才需要有個人主義,才需要有團隊精神,個人主義與團隊精神的結合,其實就是服務意識。只有美國式的個人主義,每個人的天賦、個性與特長才能夠得到充分發揮,做最好的自己,而只有這樣,才可能形成團隊,才有個體之間的互相合作,無論在性格方面,還是專業特長方面,才具有互補性。工商業文明,正是在尊重個體需求的前提下才會產生的。因為,商業活動要賺錢,而賺錢要靠公平理性的交易活動,而交易活動就是要滿足需求方,即客戶的需求,只有滿足了這個需求,交易才能夠正常進行,這樣,商業活動才能夠把產品推銷出去,然後賺到錢。這樣一來顧客就是上帝,就絕不是一句空口號,更不是矯揉造作的一種作秀,而是人類社會本質決定的一種合邏輯和合利益訴求的行為方式。

美國幼兒園開始,就教育孩子認識自己,認識他人,然後認識社會與國家,這個過程服務他人的意識與服務他人的本領,始終是教育的核心。所謂公民的內涵其實無非是以此為核心的。因此,我把美國最流行之一的一句口語:「Can I help you?」看成是美國商業文明中普遍存在的服務意識的表現,也是一個契約社會裏的契約精神。但是,在中國人這裡,這句話的含義變成了:「學習雷鋒,做好事」,不是看成每一個人生存於社會的基本精神與基本觀念,而是看成是一個人精神高尚的表現,是一種額外的奢侈品。因此,在中國,即使能夠出幾個「學雷鋒,做好事」的典型,也形成不了整個社會互相幫助的氛圍。因為,中國在傳統農業文明的基礎上,做這種服務工作常常是看來頭的。有權力的人被「服務」得最好,社會中,偶爾有人做點好事,成為宣傳的熱點。因為,傳統農業文明裡基本上不會有什麼服務意識。大家都是生活在狹小的圈子裡,「雞犬之聲相聞,老死不相往來」,生活與生產完全靠自產自銷,皇權壟斷一切,官僚則按照官位大小與權力多少來享受他人的侍候,權力、責任與義務是完全分開的,在這樣的文明裡,怎麼可能培養出具有服務意識的人?一談及道德,就是道德高標,「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高得不得了,做起來,其實是沒有的。

在商業文明裡,每個人的需求都得到尊重。任何人都不可以跨越憲法與法律的範圍享受其他特權。商業活動當然也不是完美無缺的,至少容易造成貧富差距懸殊,但是,基於公平合理的交易與創造而導致的貧富差距,至少是在創造財富的基礎上形成的,但是,基於權力與暴力掠奪而產生的貧富懸殊差距,造成的卻是普遍的災難。

4、美國人似乎不像中國人那麼愛吃。

他們的飯菜一直很簡單,數來數去就是那幾樣。無論在什麼地方,什麼檔次的餐館似乎都是如此。標準化的飲食,簡單、方便、快捷,營養豐富,熱量足夠。餐飲既沒有什麼文化,也不像中國人那樣講究檔次。上至總統,下到流浪漢、乞丐,手拿一個漢堡包、三明治與一杯牛奶,吃得津津有味,似乎都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美國雖然是商業社會,但是,這裡並不是像我們想像的那樣充滿了貪婪與對財富的瘋狂追逐。他們似乎很有節制。比如週末,許多商場都關門停業,去休閑,去旅遊或者去教堂做禮拜,都是很正常的。給我們開旅遊大巴的司機的工作時間也是規定的,超過了就不幹了。

在美國,人工很貴,美國人的工資,不僅要保證養活他現在的自己,而且還要養活他的家人,不僅要養活他現在的家,還要養活未來的他自己。因此,工資構成就複雜了,工資、保險還有福利之類,加在一起就會高得嚇人。在美國,凡是需要用人服務的事情,價格就貴,凡是自動化能夠完成的工作,其產品價格就便宜。

在美國的餐館裡吃飯,除了正常的飯菜付費之外,常常還要加收飯菜費用的10%-15%的小費,小費就是專門給服務者的報酬,以示對他勞動價值的尊重。在醫院看病診療費很貴,但是,醫院一分錢藥費也不賺你的,醫生也絕不會因為要推銷藥物而不顧病情的需要亂給你開各種高價補藥。在美國藥店買藥是要憑醫生簽名的處方單才可以購到的。以人為本,人性化社會在這裡顯然不是空話一句,那是要為這個理念埋單的。像中國一個大學畢業生畢業後的工作,常常還租不起自己住的房子,這在美國是不可思議的。

5、整個美國都找不到幾條收費的高速公路。

車速一直很快。在美國聖地亞哥的大街上,所謂的塞車,其實也遠比廣州不塞車時速度要快得多。還有,這裡凡有人住的地方,很少看見像中國城市這樣東西南北貫穿其中的筆直的街道與道路,其實這裡的地本來是很平坦的,但是,道路卻總是那樣彎彎曲曲。顯然,不是路不平造成的,而是因為美國是嚴格保護私產的國家。有時道路不得不彎曲的原因是征不到前面的路,因此,只有改道前進,車速快道路又彎曲,自然是對司機的一種高超的駕駛技術要求了。

6、以中國人的標準來看美國的西部,也是算是欠發達地區了。

像洛杉磯、聖地亞哥這樣在西部數一數二的大城市,其實建築很少,高樓大廈就更少。美國人似乎更喜歡2-3層的小樓,甚至只有一層的小平房為數也不少。這些外表看上去有點寒磣的小樓,看似顯得比較破舊,但是,一進去之後才知道,這裡的設置不落後。設施齊全的電器,自動化程度相當高。比如,我們住的小酒店Days inn San Diego,上的樓梯居然還是陳舊的木板樓梯,踏上去會空空作響,但是進到房間,這裡的電燈會自動開關,一有人的活動動靜與聲響就會開啟,而且這些燈既有照明作用,又有增溫作用。燈要是長時間沒有動靜,就會自動熄滅。你踏一下地板,燈又亮了。浴室裡的燈增溫能力更強,燈一亮,抽風機就自然開啟,完全不用費心思。從這一點來看,美國的一切都沒有中國式的面子文化的痕跡。相反,美國人似乎總是不喜歡把外表弄得太耀眼,而是注重內涵,內涵豐富而精緻,非常注重實用價值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