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薄政變功虧一簣 太子黨叛亂還會發生嗎?(圖)

2013-05-08 19:24 作者:楓苑夢客 桌面版 简体 14
    小字

德孤博寫了一篇文章,認為越南改革之所以成功,是因為沒有鄧小平。他的觀點引起關注,也讓我思考良久。但我不解的是,鄧小平一個人能有那麼大能量嗎?如果一個黨、一個民族都傾向於改革,鄧小平等阻擋得了嗎?

越南的改革的確是步中國後塵,起步較晚,但後來者居上,因為越南的改革是全面的改革,經濟改革和政治改革相配套,同步進行,因此避免了中國改革出現的很多問題,尤其是權力腐敗問題。越南已經實行官員財產申報制度,而在中國還停留在論證階段。中國一些地方1980年就試點直選人大代表,直到現在還沒有實現。而越南一開始就實行人大代表直選,政府官員不能參加人大代表選舉。從2007年開始,越南已經逐漸開放了黨禁、報禁,而目前正著手修憲,改國名,把「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改成「越南民主共和國」。這的確是動搖國本的改革,但又是必須進行的改革。如此改革後的越南既不會亡黨,也不會亡國。

中國改革進行了三十多年了,由於相應的政治體制改革沒有和經濟體制改革相配套,造成了大量社會不公問題,老百姓沒有從改革中受益,反而受害。當局多年來依靠暴力維穩,社會矛盾得不到解決,怨氣得不到釋放,以至於越維穩越不穩,形成惡性循環,維穩經費飆升,超過軍費,中國成了典型的警察國家。

薄熙來和徐才厚將軍2010年在全國政協會議上
(看中國配圖)

中國政治改革之所以中斷,鄧小平當然有責任,但並不是他一個人的責任,一幫保守派極左元老都應該負責。這些人眼光狹隘,思想保守,六四的發生促使他們下定決心,一定要把國家政權牢牢掌握在自己和下一代手裡,保證他們打下來的紅色江山千秋萬代永不變色。在他們眼中,黨的利益超越國家民族利益,中國不是屬於全體中國人民的,而是他們自己的私有產業。

目前的中共內部派系林立,有人以「三派一群」來概括之,相當準確。三派即「保守派」、「自由派」和「鄧派」;一群就是「既得利益集團」。

「保守派」就是傳統「毛左派」,這幫人政治上堅持中共一黨獨裁,堅持無產階級專政,經濟上堅持回到計畫經濟時代。他們迴避「毛時代」的人為災難,竭力美化毛的統治,堅決排斥西方的價值觀和政治制度。

自由派就是傳統右派,這些人讚同普世價值,認同西方三權分立的民主制度,主張採取市場經濟政策。

「鄧派」又稱「實用主義派」,這一派政治上堅持一黨獨裁,但經濟上贊成「市場經濟」,其顯著特點是「開左燈、向又轉」。他們兼具「左」、「右」兩面特色,「左」的一面就是「四個堅持」,「右」的一面則是「堅持改革開放」。

「既得利益集團」是隨著中國一條腿改革開放產生的一個龐大的人群。這幫人唯利是圖,忽左忽右,企圖左右逢源。他們的哲學是實用主義的,堅持「左」是為了保持自己的特權,堅持「右」是為了攫取最大的經濟利益。

在中國改革開放的大部分時間裏「鄧派」是與「自由派」聯合的,但在八九六四後有一段為時三年的左傾回潮時期。鄧小平1992年「南巡」後保守派氣焰漸趨低落,但仍蠢蠢欲動,伺機捲土重來。六四的發生給左派以口實,迫使「鄧派」確立了只「經改」不「政改」的政策,造成貪腐嚴重,社會分配不公,貧富差距巨大,環境日益惡化,民怨沸騰等社會問題。

面對愈來愈嚴重的社會問題,各派紛紛開出自己的藥方。自由派主張大力推進政治體制改革,在民主、法制軌道上實現社會公平正義。而左派則堅持回到一大二公的毛澤東時代,重祭階級鬥爭法寳。

和右派坐而論道不同的是,左派已經開始籌劃並付諸行動。薄熙來不僅大張旗鼓「唱紅打黑」,推出「重慶模式」,而且制定了詳細的政變計畫。

最近讀到薄熙來等人策劃的名為「二零一四工程預案」的政變計畫,非常震驚。在網上找不到任何關於這個計畫的信息,但我覺得,這應該就是王立軍逃進美領事館時帶進去的那一份。除正文外,還附有作戰計畫書、地圖、 物資儲備清單、武器裝備清單、各種會議紀要、若干委任狀、命令書、口令等,是一個完整的政變計畫書。

該計畫於2011年6月1日成文。共分七大部分,分別是:一、當前政治形勢分析;二、基本態勢;三、初級目標;四、措施;五、危機應付;六、武裝起義預案;七、口號與紀律。

當年林立果等策劃的「五七一工程紀要」被譽為中國思想解放的先驅。該紀要不僅對文革之禍進行了大膽的揭露和批判,而且將矛頭直指發動這場浩劫的罪魁禍首毛澤東及江青、張春橋等,指斥毛澤東為「當代秦始皇」。薄熙來等人制定的這個政變計畫似乎是模仿「五七一工程紀要」,也稱「工程」,但和前者不同的是,其政變的目的不是要解民於倒懸,而是要把中國拉向後退,重回文革,重走歷史證明走不通的老路。

在「當前政治形勢分析」中,政變策劃者認為,九二年鄧南巡後,中國急劇走向權貴資本主義道路。一九九七年江澤民提出三個代表理論,允許資本家入黨,更把作為無產階級先鋒隊的共產黨改造成了修正主義的全民黨。二零零二年胡溫上臺後,對外妥協,奉行出賣國家利益取悅資本主義的賣國政策,對內軟弱,貫徹縱容鼓勵右派翻天,污蔑黨的歷史和領袖,醜化黨的形象,為全面西化大開綠燈。他們認為, 一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中國正在變顏色,作為革命家的後代,他們必須高舉自己的旗幟,擁戴自己的領袖,捍衛黨的光榮歷史和社會主義事業。這個旗幟就是毛澤東的旗幟,這個領袖就是薄熙來。

在「措施」部分,政變策劃者透露了自己的殺人計畫。在薄熙來十八大上臺後,要在全國開展肅貪以及打黑唱紅活動,在今後十年內,要殺掉五十萬貪官污吏,打掉一百萬自由化思潮的頭麵人物,將他們開除出機關、學校、科研機構和社會團體,關押二百萬與「黑社會」有聯繫的人物。該計畫特別提到溫家寳,指出他是「社會主義事業的兇惡敵人」,因此,必須對他採取堅決措施,打死這隻「大老虎」。

具體「措施」包括三個方面:

一、嚴厲肅貪,對貪污賄賂罪,超過一百萬人民幣的一律判處死刑,不得緩刑。

二、摧毀資本主義經濟基礎,將私有企業改造成為公有制企業;沒有觸犯中國法律的外資企業可以同意其撤資離開中國,觸犯了法律的外資企業,投資一律沒收。外資管理人員及股東,履行法律手續驅逐出境。

三、嚴厲打擊意識形態、思想文化教育領域的「帶路黨」,該計畫點名的有在押的劉曉波、高智晟,大學教授、專家有江平、賀衛方,體制內辦雜誌的有杜導正、吳思,開研究所的茅於軾、劉軍寧等。他們認為,自由化骨幹分子大概有五千多人,有重大影響並且犯下嚴重罪行的有二百多人。對這些人,在局勢惡化之前,要將他們全部逮捕、判刑、關押或者流放,對其中的二百名影響特別巨大、罪行特別嚴重、氣焰特別囂張的人,要判處死刑,以絕後患。絕不能讓他們中產生瓦文薩、哈維爾式的人物,「來掘我們的墳墓」。

軍事準備工作包括:任命王立軍為武警總隊第一政委,組建特種部隊-閃電突擊隊;組建三十個民兵師。朱和平將軍認為訓練經費需要三十個億,薄熙來立即批准了五十個億,並要求,爭取十八大之前組建民兵預備役師,形成戰鬥力,軍事培訓方面,可以請求十四軍、十三軍和成都軍區支援。

四、戰略後備力量。該計畫認為,從1958年之1978年,中央在四川地區投資兩千零五十三億,建成了一個可靠的戰略後方。重慶的第二武裝比1976年江青、張春橋控制的上海更強大。在「武裝起義預案」部分,該計畫認為,「薄熙來同志在軍中有了一批有力量的支持者,他們分別是:瀋陽軍區劉亞紅司令員、北京二炮部隊張海洋政委,成都軍區周小舟司令員,駐紮在重慶的第三集團軍許勇軍長等。在總後,還有前國家主席的兒子劉源上將。」

該計畫制定了兩套方案,「一是通過一系列舉措,爭取民意,贏得民心,通過輿論殺開一條血路,讓薄熙來同志進入中共最高層;第二套方案就是一旦行動受挫,同江、胡、習三派的矛盾白熱化,那就不惜跟他們翻臉,在西南首舉義幟,大興刀兵,爭取瀋陽、北京軍區和二炮部隊的支持或者至少是作壁上觀,則其他各路諸侯將沒有人甘心給行將就木的江、即將下臺的胡和扶不起阿斗的習出力死戰,跟自己作對,中國勢必形成聯省自治的局面。」

計畫還為參與政變的將領劉亞紅、張海洋、周小舟、許勇預備了很好的海外生活條件,讓他們免去後顧之憂。一旦薄熙來上位失敗,立即舉行起義,迅速號召所有參加起義人員前往重慶集結;命令成都軍區司令員李世明、政委田修思迅速集結第十三、十四集團軍各部,完成起義動員工作。命令二炮部隊將核彈頭瞄準中南海,作為戰略預備,一旦胡錦濤等人負隅頑抗,立即啟動斬首行動。

這個殺氣騰騰的政變計畫隨著薄熙來的倒臺流產了,胡溫為中國人民做了一件大好事。誰能想到,表面上歌舞昇平,似乎風景這邊獨好,暗地裡,中共內鬥、相互惡殺已經升級為武裝叛亂,中國差一點又要經歷血雨腥風了。令人擔憂的是,樹欲靜而風不止,遍佈黨政軍的太子黨像薄熙來以心狠手辣、不擇手段,吃狼奶長大的還有多少?薄熙來一案久拖不決,其中必定大有深意。最近,毛左分子異常囂張,圍攻八十多歲老人茅於軾,絕非偶然。

有人預測, 中共十八大之後,軍人集團將崛起,若不對他們加以遏制,將會出現一個軍人干政的時期,中國將滑向軍國主義道路。看來這已經是現在進行式了。據報導,朱毛後代重上井岡山,太子黨集會大唱紅歌。山雨欲來風滿樓,看來,太子黨又要開始折騰了。讓我們拭目以待,太子黨要把中國帶向何處去。

原標題:楓苑夢客:太子黨叛亂還會發生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