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黎明,正從黑暗中悄悄地到來(三)

2013-05-03 15:47 作者:念賁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第二章

 ()

再見了!美麗富饒的寳島
再見了,心靈深處的聖地

天,已經完全黑盡了。我周圍的人幾乎全都入睡了。可是,他們有的在真睡,有的在假寐,但可以肯定,大家都在閉著眼睛休息。是啊!前前後後勞累了好幾天,大夥兒都很疲憊,只有我,卻絲毫也沒有瞌睡的感覺。

透過舷窗,我所能夠看得見的,就只有窗外那無限空間裡無邊無際的黑暗。整個夜空漆黑一片,就好像是被人潑了濃墨一般。其實,無論我怎樣努力地看,漆黑的夜空中,我實在是什麼也看不見,什麼也沒有看見。沒有看見一顆閃爍的星星,也沒有看見在地面上都時常能夠看得見的明亮的月亮。

就那樣專注地望著夜晚賜予的黑暗,我的心裏實在充滿了無盡的惆悵,而且,更還久久的都不能夠平靜下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彷彿覺得在這一萬兩千多米的高空中,好像還沒有地面上黑得那麼早。是的,還在臺北的松山機場登機的時候,天就已經黑盡了。可是,飛機爬上了高空時,萬多米高的空間裡竟然還沒有完全的黒盡,像棉花一般的白雲,在夜空中還依稀可見。委實沒有想到,天上地下的時差未必真有這麼大?我問一空姐,幸好久在空中飛來飛去的空姐為我解釋了疑惑,她告訴我說,高空中比地面上要黑得晚一些,但卻又實實在在的比地面上要亮得早一些,真的是有得必有失。

黑暗中,我的心裏陡然萌生出了一個願望來,我們不是都在盼望著黎明嗎?能夠在萬米高空先於地面看見黎明前的那一縷曙光,不是也不失為一件趣事嗎?就是因為有了那樣一種不被人所接受的想法,就在那不被人所接受的想法的支配、或者說是慫恿下,亦才讓我更加的有理由在漫長的等待與期望中,默默的打發著天亮前的那一段難挨的,也是最黑暗的時光。

黑暗中,我是多麼的希望天能夠早一點兒亮起來呀!可是,天真的就要亮了嗎?我卻又不能不有一些懷疑。

那時候,雖然天上與地下的對比鮮明,但我們大家亦全都處在黑暗的包圍中,而我卻又依舊固執地相信,黑暗,絕對不會是永久!越黑暗,不就距離天亮越近了?我相信自己的這種想法並非無不道理,原因其實很簡單,從黑暗一開始,亦就是黑暗結束的倒計時。

萬多米的高空中先前還有一些朦朧,但很快就黑盡了,什麼也看不見。夜越深,不是距離天亮就不會很久了嗎?想到這些,我的心裏彷彿又增添了一些新的希望。我相信,在漫長的歷史歲月中,自然規律和歷史規律不是都一再地告訴著我們,越是接近天亮,不就越會是更加的黑暗嗎?僅以眼前就事論事,那廣袤無垠的天空亦就如同摸了鍋底黑一般,漆黑漆黑的,委實黑暗無邊。

整個天空中,一片黑暗,實在就像是無盡的深淵,無底的黑洞。不光如此,甚至於連整個宇宙空間,不僅僅是漆黑一片,而且,更還是一片死寂。

飛機飛行在萬多米高的夜空裡,肉眼的能見度簡直就是一個零,讓我什麼都沒有看見,什麼也看不見。

舷窗的外面,除了一抹黑,我望酸了雙眼也沒有看見什麼可見之物。雖然沒有空中閣樓,沒有天堂,難道連其他的飛行物都沒有?我想,要是巧遇上了多聽見流傳,卻少有人見到過的UFO,又會不會發生一些怎樣意想不到的情景呢?然而,無論我再怎麼地努力,也還是沒有能夠看見窗外究竟有一些什麼。

夜空裡,只有嗡嗡的幾聲一直都在響著,但卻沒有五彩繽紛的雲彩在空中飛翔。被夜籠罩著的天際裡,即沒有眨著眼睛的星星,也沒有流雲霞彩;亦沒有碧空瓦藍,更沒有像來的時侯那種能夠看得見天際中的那仙境一般的雲中美景。

夜,黑沉沉的漫漫長夜,被天亮前最難熬的那一段黑暗緊緊地籠罩著。

才一會兒的功夫,夜似乎又更深了一些,比較起先前又要更加的黑,更加的暗了。說實在話,我不喜歡黑暗;但我相信自己會勇敢的直面黑暗。所以,我一直都是更具耐心地在忍受著黑暗中無可奈何的煎熬,因為,我想要去擁抱那衝破黑暗的曙光。那其間,就連我那一顆飽浸了酸甜苦辣並亦日益蒼老了的心,似乎也變得更加沉甸甸的了。

我或許是想得太多,就連腦殼都有了一些發脹的感覺。可我的意識確是非常的清醒,比較起先前來,我那原本還算活躍而又不願意休息的大腦,這一會兒,倒像是有了一點兒疲憊,精神也就隨之變得有些沈重了起來。

我不僅是不喜歡黑暗!甚至對黑暗還有一些厭惡,當然也充滿了恐懼。不是我故意做作,亦不是我想要譁眾取寵,而是我和許許多多飽受過紅太陽最旺盛的那些年代最惡劣的身心磋磨的大陸遺民一樣,不管是精神麻痺了的,或者是根本就清醒著的,再或者是揣著明白裝糊塗的,大家都無不熟悉「黑暗」一詞的內涵與外延。所以,大家懼怕黑暗、不喜歡黑暗,是因為都熟悉、瞭解黑暗,都見識、體驗過黑暗,甚至還證過黑暗給社會環境、給人的生存環境帶來過什麼,意味著什麼?

是啊!晝夜交替,黑暗來臨,區區凡人,我們哪裡還有選擇?又哪裡還有辦法去拒絕?事實上,要拒絕,我們沒有那個能力,要說不,我們亦還沒有那個勇氣。

黑暗中,在我那一張滿滿地書寫著異常複雜表情的面頰上,還有藏得並不算是很深的內心世界裡面,所流露出來的情感的確是真實的。那種情感委實沒有些些許許的水分,沒有一絲一毫的作偽。那完完全全是一種真情的流露,是一種沒有一丁半點兒保留的心靈的展現。因為,那就是一個離開了母親的孩子倍感淒涼的哀怨。

然而,我所展現出來的又豈止是一個赤子的內心世界?分明又還是一種無奈,一種惆悵,一種千萬千萬個不舍,一種……情真意切的期與盼所糾結在一起的綜合表現。

我在心裏吶喊著:
再見了!白區,
與紅色黨國天朝決然相反的異地。
再見了!臺灣
三民主義體制下的自由世界。
再見了!民國,
有著百年歷史的民主共和國。
再見了!國旗,
朗朗乾坤光明世界青天白日。
再見了!祖國,
全世界華人的故鄉,
兩次世界大戰的戰勝國,
聯合國創始國之一的亞洲第一個共和國,
——您是所有炎黃子孫心裏永遠偉大的中華民國。

我曾經為民族自由的臺灣沒有在共產主義的旗幟下而感到遺憾過,也曾經因為這一塊僅僅只有三萬多平方公里土地,處在國民黨反動派殘餘勢力地統治下而惋惜過。後來……,又因為這一塊民族自由的土地終於逃離了紅色暴政地殘暴統治而深感慶幸。臺灣啊!您不是先鋒隊組織統治下的一個省份,而是中華民國現如今實際統領的地區。我為您感到驕傲!您也讓我魂牽夢繞。

我所流連忘返的這一片熱土,她的書面名詞就叫臺灣,她,是中華民國臺灣省。

臺灣,那一片充滿了激情的熱土地不僅美麗富庶,亦還自由、民主。我流連忘返於那一片沒有無產階級先鋒隊組織統治的國度,是因為我的心靈深處永遠存在著一個中華民國。臺灣,您是中華民族和平自由的象徵,也是中華民族的驕傲!更是我和全天下所有還沒忘記祖宗的中華兒女充滿了希望的聖地。

舷窗外,空曠的蒼穹就像是被誰潑上了一層墨,除了黑,就是漆黑。在那不沾天不著地的飛行間,隨著歸程的不斷縮短,隨著紅色的黨國天朝越來越近,距離民主自由的臺灣亦就越來越遠了。那時候,我的心裏充滿了太多太多的無奈何與太多太多的捨不得。而我唯一能做得到的就是僅僅地把一切感性的情懷和理性的情思,全都珍藏在真正屬於我自己心靈的那一片角落裡。

(待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