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要財產,而非福利——福利問題之正本清源

2013-04-19 01:54 作者:風靈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近日西南財大再次發布的報告顯示,中國的基尼係數已高達0.61[1],大大超過國際公認的0.4的警戒線,已成為世界上最不公平的國家之一,相對貧困和絕對貧困的情形都觸目驚心。調查者建議,公共財政應進行大規模轉移支付以減少分配不公。 

而中國某些支持自由市場的人士卻旗幟鮮明地站在反對福利的立場上,凡是見人要求福利保障,立即站起來,痛心疾首地歷數西方福利國家的種種弊端,高呼這是一條通往奴役的道路。但言之諄諄,聽之藐藐,大多數老百姓對此說法不能理解,即使苦口婆心勸告,仍是將信將疑,甚至嗤之以鼻。難道任由貧富差距擴大,億萬窮人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就是你們自由主義所倡導的天堂嗎?而「自由主義者」們則認為是老百姓不懂經濟,愚昧不可救藥。

老百姓的直覺是對的,這種極端不公平的社會絕不是自由主義的追求。但是,其中的癥結不在於政府未提供福利保障,未進行大規模轉移支付。福利主義,在當前中國語境下,是個偽問題。

一方面,中國貧富差距驚人,不是因為未實行福利制度,而是存在廣泛而深遠的制度化掠奪,尤其是對底層人民的掠奪,寄希望大規模的轉移支付既不現實,也不能解決問題,反更會令事態惡化。誰轉移支付給誰?求著政府辦事,不可能從特權階層身上拔毛,必然從一些無權的人轉移給另一些無權的人,最後淪為中下層人民出錢給自己買福利,交的錢卻不知所蹤。上層吃肉下層喝湯,買單的卻是下層。不解決產權問題,福利只可能是小熊分餅的故事,大餅全被貌似公平的狐狸以再分配的名義啃光了,爭福利的小熊們落得個兩手空空。

另一方面,自由主義反對福利政策的首要原因是福利必然意味著剝奪財產,既有悖倫理,又傷害經濟效率,最終讓富者和貧者都遭受損失。(參見拙文先辨是非,再談底線——駁秦暉《共同的底線》)但目前即使沒有福利制度,掠奪仍然存在,必須直面這一現實。自由主義要實現的自由市場,並不是在承認現狀之上的妥協。如果現狀是非正義的,必須改變現狀。如果奴隸尚未解放,熱火朝天地討論是否給予奴隸福利顯然是個笑話。[2]

長期制度化的掠奪主要表現在以下方面:

1.通過土地國有化,從而收取土地收益尤其是土地的資本收益。城市土地本來歸私人所有,但1982年一紙憲法,強行規定城市土地歸國家所有,未徵得原所有者同意,給予相應賠償。農村土地名義上歸集體所有,也是一種隱性的國有。集體土地不能自由轉讓,不能隨意改變用途,國家則可根據自身的需要,以自定的價格,無須集體土地所有者同意,隨意征地,這實際上已剝奪了農民的集體所有權。

征地以後,國家再通過出讓土地使用權獲得收益。據學者吳敬璉估計,幾十年來政府獲得的土地差價保守估計在30萬億左右。[3]這一數字應不包括自然資源的收益。

2.通過限制人身自由、擇業自由等制度,攫取勞動者的勞動成果。改革開放以前,勞動者所得往往遠低於其創造的價值,工資和報酬被大肆壓低,甚至無償佔有所有勞動成果。改革開放以後,勞動力的流動較以前自由,但戶籍制度和人事管理制度顯然仍是繼續製造人為的工資差別,從而侵佔勞動成果的制度性手段。

3.國有企業榨取的壟斷利潤。國有企業壟斷的水、電、能源、金融、交通、通訊、菸草、鹽業、郵電等行業,無不價高質次,消費者深受其害。由於其並非全民所有(參見拙文揭開國有資產的面紗——子虛烏有的「全民所有」),而又以暴力限制了其他市場主體的參與,其榨取的利潤基本都來自於壟斷地位,類似於收取買路費。

4.名目繁多的稅收和行政性收費。2012年公共財政收入11.7萬億,每年都以10%以上的速度增長。中國的稅負痛苦指數名列世界前茅。

5、以福利名義從勞動者工資中強行扣繳的費用。這本就是勞動者應有所得,市場競爭之下,僱主能交給社保多少,就原本能發給員工多少。所謂的福利,最好的情況也不過羊毛出在羊身上,還不說養老基金、公積金、社保基金被大量挪用、侵佔、貪污。

以上手段獲取的財富數額驚人,最終由少數人控制和使用,這才是中國貧富分化的最重要原因。試圖繞開這一實質空談福利主義或反對福利主義,都是隔靴搔痒,顧左右而言他。而被掠奪的財產因為缺乏合法性依據[4],既不是其先佔並通過勞動轉化為自身所有的財產,也不是由原所有人自願交換或贈與的財產,原所有權人有權索回自己的財產。

雖然非法財產的計算和取回存在一些技術上的難題,但以下幾點是可以明確的:

1.土地私有化,農村土地上的勞動者取得土地所有權,城市購買商品房的所有者取得相應的土地所有權,無須再支付任何費用。所有權須完整,無期限,可轉讓,可繼承,不受一切非法侵犯。

2.國有企業私有化,其私有化的收益分配給全體國民。這也許不是最好的方案,但可能是最容易接受的方案。

3.追回貪官轉移海外的資產,納入國有資產分配。

4.廢除一切強制性扣繳的福利費用,如五險一金,某些業務可由商業性的保險公司來承擔,勞動者自願選擇加入保險。現存的福利基金按繳納數額加權通貨膨脹因素後發還勞動者。

5.廢除一切以國家財政支持的特權福利,廢除戶籍制度和人事管理制度,打破體制隔閡,真正實現勞動力市場化。

整體目標是盡量索回被掠奪的財產,即使不能全部實現,實現其中一二,亦可明顯改善廣大中下層勞動者的處境。

里根總統的名言「政府不能解決問題,政府即是問題本身」,用以描述中國貧富差距和福利問題,可謂入木三分,如果不解決「政府」這個「問題本身」,一切方案,無論正方反方,都是緣木求魚。


[1]參見一財網《課題組詳解基尼係數0.61調查過程建議大規模轉移支付》,2013年4月10日,http://www.yicai.com/news/2013/04/2617531.html
[2]參見羅斯巴德《自由的倫理》,第265頁以下。
[3]參見《中國經濟時報》「造城運動攫取土地差價達30萬億元」,2013年3月27日。
[4]這裡的法指關於財產的自然法,而非為掠奪行為大開方便之門制定的實在法。參見羅斯巴德《自由的倫理》,第92頁以下。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