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吳仁寳之死能否拯救華西村?

2013-03-23 06:48 作者:王思想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一個村幹部去世的新聞,成為各大網站新聞頭條。剛剛當選的國家領導人的新聞,排在其後面。從新聞的角度講,這是一個巨大的進步。當然,《新聞聯播》和人民日報是不會這樣的,我從來不看這兩個「偽媒體」,所以,只是猜測。

網易是我喜歡的新聞網站,從該網站的首頁可以看出其「有態度的新聞」:

對於華西村,我始終持否定態度。

當我們讚美美國、批評朝鮮的時候,總有人說「你去過朝鮮嗎?你就批評人家?」沒有去過就不能評論?這腦子是怎麼長的?

華西村,我還真去過。1995年,我就去了華西村。吳仁寳很得意地在台上用方言演講,旁邊坐一女翻譯,說一句,譯一句。那次台下坐著的那些人中間,至少有3人已經榮升為國家領導人級別了。那次,我寫了文章,嚴厲批判華西村。結果是文章夭折,我受到領導的批評。

2011年,我發了文章《華西村:交出自由,給你金錢》,對華西村的種種醜陋,進行了總結:華西村就是當今中國的一個縮影,都屬於典型的窮鬼後遺症。

1,衡量標準:金錢至上。實在是窮怕了,所以,金錢成了衡量你是否成功的最重要標準。

2,賺錢途徑:貓論。既然國家層面能不論黑貓白貓,逮住耗子就是好貓,那華西村當然可以只要能賺錢,其他都可以不管。知識產權,剽竊就行;礦產資源,拚命開採;道德準則,坍塌去吧……

3,財富的分配:上頭賞賜。你有車有房有錢,但不由你支配。房屋是統一蓋的,傢俱是統一買的,你晚上走進別人家都會順利上床。車輛是統一採購的,一出行就像一群沒有區別的螞蟻。你的錢,只能自己掌握一點零花用,其他必須存在村首長那裡,由他支配。美國一位政治學家說過:「能給你一切的政府,更有可能搶走你的一切」。

4,權力傳遞:以吳仁寳的生殖基因為標準。據說現在吳仁寳家族22人掌握華西村的財富。想一想老子打天下,老子坐天下。

5,宣傳:妖魔化的是自己。現在我們知道了,黃世仁、南霸天、劉文彩、周扒皮都是被那些所謂宣傳工作者刻意妖魔化的,實際上,那些人的原形都是溫良恭儉讓的地主。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如今的吳仁寳家族是真的,完全可以照搬當年妖魔化地主的那些描述。

6,人的自由:夢裡可能有。在華西村,任何敢質疑吳仁寳家族的行為,都會被壓制,並且是依法壓制,用國家公器收拾你。

我把華西村比喻為中國的「小朝鮮」:統治階級控制一切資源,區別是朝鮮讓人餓肚子,華西村讓人能吃飽飯,並且還賞賜汽車洋房。注意,是賞賜。

總結華西村村民的生存狀態:出賣你的自由,與統治階級交換金錢。

從狗洞裡鑽過來吧,放棄你的什麼尊嚴、權利、自由,我給你金錢。當然,那些錢其實也是你為統治階級賺來的。

很多中國人願意做這種「出賣自由換取金錢」的交易。而我,是堅決不願意的。不是我有多麼崇高,僅僅是我會算賬而已——什麼票子房子,都是狗屁。人生最高追求是自由。我才不捨得用自由這個貴重物品與那些廉價貨做交換。傻子們不懂,他們願意交換。

與朝鮮一樣,華西村統治集團實行家族世襲。吳仁寳早就把統治權交給了他的兒子吳協恩。當然,他的孫女做了江陰市副市長(估計與電力李女士一樣,也是「能力之外的因素是零」吧),算是朝廷有人撐腰。

華西村吳家與朝鮮金家的區別是:朝鮮金家靠暴力維持,華西村吳家則以資產控制為藉口,披上了合法外衣,讓被統治者更難反抗。

2011年底的時候,我問:大邱莊倒了,南街村垮了,華西村的末日什麼時候到來?我們已經迎來了突尼西亞的解放,埃及的解放,利比亞的解放,葉門的解放,正在期待敘利亞的解放。小小的華西村,又能阻止什麼呢?

中國人有死者為尊的傳統,所以,我不想譴責吳仁寳本人了。但要譴責他建立的「政經合一」體制。你吳家可以成為億萬富翁,可以做21世紀的胡雪岩,但你吳家不能利用政權牟利,利用政權壓榨鄉民。

吳仁寳之死無法立刻拯救華西村。但根據威權遞減原理,吳協恩對華西村的統治應該是弱於吳仁寳。華西村民的反抗遲早會起來。華西村解放的可能性增大了。

我們要自由地呼吸,自由地思考,自由地愛與恨,這才是人而不是狗的生活。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