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紐時:曝光雷政富視頻 朱瑞峰考驗習近平

2013-02-07 01:36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在網上曝光雷政富不雅視頻,讓朱瑞峰的反腐行動一舉成名。他自發的草根式反腐,成為了中國公眾對官員不法行為憤怒的象徵,也成為中國領導人的反腐承諾以及能否容忍朱瑞峰這種民間鬥士的試金石。

這些日子裡,朱瑞峰的五部手機一直在響,很難讓他專注。他自命為公民記者。「自由職業式」反腐行動令他成名,也震動了中國官場。

上週的一個下午,他說,「噓,我要跟BBC通話。」他讓大家安靜下來。一群支持者和記者們匯聚在他常常坐鎮的書店裡。

高中學歷的朱瑞峰曾經是一位農民工。兩個月前,他在網上貼了一段秘密錄製的視頻。視頻上一位18歲的女子與一位形象令人不敢恭維的57歲重慶官員發生性關係。朱瑞峰一舉成名。這位官員丟了官。朱瑞峰新增了大約100萬微博粉絲。

朱瑞峰說,揭露這個醜聞只是開始。他承諾將公布另外六段不雅視頻。他預計,這些視頻會讓其他許多男子難堪。他用標誌性的誇張語氣說道,「就跟在打仗一樣。他們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會說出我的消息來源,也不會給他們視頻。」

43歲的朱瑞峰在政府內部樹了幾個敵,這並不奇怪。上月末,五名持有國安證件的男子來到朱瑞峰的公寓。朱瑞峰家的大門緊鎖,他們在屋外用力拍門時,朱瑞峰給外國記者打了電話,給律師發了簡訊,向大眾發出電子求救信號。他承諾第二天早上去接受問詢,那些人才離開。

上週一,他像一個凱旋的拳擊手一樣走出派出所,告訴等待的支持者們,在7個小時的問詢中,他是如何用言語壓倒審訊者的。他得意地說,「我巴不得他們把我扔進監獄,到時候我就等著各種人權和新聞獎吧。最後把他們嚇得臉都變白了。」

當然,無法核實朱瑞峰的言論。但是他的張揚舉止和他的怒髮衝冠,已成為公眾對官員不法行為憤怒的象徵。這些不法行為在中國火熱的經濟增長中愈演愈烈。他也成為中國領導人反腐承諾——以及他們能否容忍朱瑞峰這種民間鬥士——的試金石。

朱瑞峰沒有國家授予的記者證,所以他處於狹窄的灰色地帶。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釋他為什麼總喜歡置身於記者和支持者的環繞中——他希望這些人可以減少他落入國家安全機器黑洞的可能性。

北京外國語大學媒體學者展江說,「在中國這個土壤裡,像他這樣長期做公民記者,幾乎是不可能的。」

表面上,朱瑞峰的目標與新任共產黨領導人、預計下月出任國家主席的習近平完美吻合。自11月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以來,習近平經常抨擊系統性的貪腐行為,他警告說,大大小小的官員們(用他的話來說就是「老虎們」和「蒼蠅們」)都應該受到法律的制裁。

迄今反腐的實際成效甚微。不過,無論是不是有意為之,習近平的慷慨陳詞已經激勵朱瑞峰等以追擊醜聞為業的自由職業者抓住時機,在網際網路的幫助下,逐個深挖行為不端的官員。這些官員的下臺往往始於某個被拋棄的情婦、或者以暗箭傷人的同僚提供的一條線索,最終在網上曝光引發官方媒體關注,迫使當局採取行動。

官員們五花八門的貪婪行徑和放蕩生活已變得如此失控,以至於報紙開始向讀者們提供圖表,追蹤涉案官員及其貪腐所得。來自陝西的前銀行高管龔愛愛就是其中之一,貪婪成性的龔愛愛成功地利用收受賄賂和回扣的方式,在北京坐擁41處房產,她因此成了廣為人知的「房姐」。

迄今被曝光的最高級別官員是國家能源局局長劉鐵男,他因被控學歷造假、與一名商人合謀騙取巨額貸款以及威脅要殺死一名前情婦而正在受到調查。

朱瑞峰在2006年開辦了他的網站,他基本上依靠的是爆料者悄悄提供的關鍵證據。他說,這些年來,他已經舉報了100名官員,把其中逾三分之一拉下了馬。他曾遭到威脅和毆打;他說,不止一次,有人要給他巨額資金,讓他刪除他的「人民監督網」上某條足以證明犯罪的帖子。

雷政富和一名18歲的女孩發生性關係時被拍下了視頻,這段視頻使朱瑞峰的反貪行動一舉成名:已有11名官員因捲入由腐敗的企業高管策劃的糖衣陷阱而被免職或辭職,這個陷阱的目的是敲詐大權在握的官員們,以贏取政府合同。他們的計畫最終失敗了,不過視頻落到了重慶警方的手中。朱瑞峰說,調查人員未採取行動,於是公安內部一名不滿的人士把證據交給了他。

在深受官方欺騙、謊言和任人唯親困擾的當今中國社會,朱瑞峰說,普通公民日趨藉助網際網路發起反擊,即使這相當於暴民正義。「我們過去有一句話,‘有困難,找警察’,」他表示,「現在我們說,有困難,找網民。」

朱瑞峰最近聲名大噪,招致很多人的批評,其中包括一些中國記者,他們批評朱瑞峰致力於自我宣傳,並質疑他的資金來源。

上週,懷疑朱瑞峰動機不純的聲音越來越大。朱瑞峰稱自己遭受「媒體中傷」,他給一個記者打電話,透露了更為詳細的資金來源。

他表示,自己大部分收入是為外國媒體機構做研究工作所得,或者來自富有支持者的捐助。他說,「對於他們來說,一萬元就跟一塊錢一樣。」

朱瑞峰表示,他之所以熱衷於扳倒有權人士,是因為自己在河南老家干苦力攪拌水泥和賣鞋的10年經歷。2001年,朱瑞峰投入積蓄在新陽開辦小旅店,當地政府徵用並強拆了旅店,使他幾乎失去了一切。他提起訴訟,要求政府給予適當補償,但結果不了了之。他說,「那時候我就發現,法庭也會撒謊。」

朱瑞峰表示,他在最高法院主辦的法制雜誌擔任記者後,這種幻滅感加重。他在工作中發現,中國的新聞業主要為共產黨服務。

目前而言,黨對朱瑞峰及其最新反腐行動似乎抱有矛盾心理。雖然過去經常有網站被封,但朱瑞峰的網站還沒有被封,上週官方的新華社甚至還發表了一篇有關朱瑞峰與那些要求他交出其餘視頻的官員交鋒的文章,對他作了相對正面的報導。

另一方面,審查者盡力刪除朱瑞峰的微博。上週,中國兩大新聞門戶網站舉辦的在線訪談中途被取消。

多年忙於揭發腐敗,給朱瑞峰的個人生活帶來負面影響。朱瑞峰表示,他的妻子(解放軍現役軍官)經常受到當局的騷擾。一些官員威脅稱,如果朱瑞峰不停止反腐努力,她將失去晉升的機會,或者被派到中國的邊遠地區。

上週三,朱瑞峰換上最好的一套西裝,來到他家附近的一家法院申請離婚。他表示,這是保護妻子的唯一辦法,但他也承認,兩人的世界觀已經漸行漸遠。

「她喜歡她的軍裝,她愛黨,「他說,「我覺得她愛黨勝過愛我。」

来源:紐約時報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