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徐若昭:我看「重慶模式」

2012-03-29 23:19 作者:徐若昭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說起「重慶模式」的亮點,第一算唱紅,第二算打黑,第三算均貧富,第四算民生。歸結到一起就是他們自己說的「平安重慶」。那我就從這些「亮點」一一談起。

關於唱紅

說到唱紅的目的,很多人給的答案都驚人的一致。那就是「唱紅是一種精神,能鼓舞鬥志,振奮精神,激勵人們發奮圖強,團結拚搏、忘我奉獻、艱苦樸素、力爭上游,永遠向前。唱紅是一種憧憬和嚮往,想到我們的美好生活,我們光輝燦爛的明天,就感到無比的欣喜和自豪。」

我從來不否認唱紅的魅力,我也不否認他們所說的意義。我只是在想,唱紅要誰團結拚搏、忘我奉獻、艱苦樸素?如果要全民大眾如此,那麼百姓的「拚搏」還不夠徹底嗎?他們為了生存,都淪為各種「奴」了,還要怎麼拚搏?再拚搏就是去搶劫了?他們還不夠「忘我奉獻」嗎?他們做牛做馬三十年,被榨干了血汗,而成果呢?他們又得到了多少?他們還不夠「艱苦樸素」嗎?上不起學、住不起房、看不起病的不比比皆是?就連死他們都死不起,殯葬費和墓地都是天價,就差賣兒賣女了,還要他們怎麼樣?難道說他們做得還不夠,還要奉獻,以供別人貪污揮霍,喝天價酒、包天價二奶?至於「鼓舞鬥志,振奮精神」難道是要鼓舞被壓迫被剝削人們的鬥志?振奮他們敢於反抗的精神?不會吧?

如果說這些是用來教育組織的富人,那麼就該在組織內傳唱,你叫老百姓奉獻什麼,樸素什麼?如果是為了後一種目的「為我們今天的幸福生活而感到自豪」,那不得不激起我的小人之心,我會想原來所謂的唱紅,特別是重慶規範的唱紅不過是愚民政策,一方面為了維穩,為了他們的統治。而另一方面就是藉此實現個人崇拜,實現個人野心,利用屁民達到自己權力地位的一種新文革方式而已。理由是所謂今天的幸福是誰的幸福生活?是廣大普通民眾的幸福嗎?

其二歌頌某一人、歌頌某一組織的歌曲那叫唱紅?時代在變遷,社會在發展、人在變化,就算當年紅極一時,也不能「世襲」不是?看看現在的紅二代、紅三代還有多少紅的血樣?這不是最好的例證?所以我認為真正的唱紅是歌頌人民、歌頌這片土地、歌頌自由公正的歌曲。《國際歌》難道不是最Red的Red歌嗎?他是全世界工人階級共同的RedSong,是全世界普通大眾永遠的RedSong,可遺憾的是,無論唱什麼歌,唱得有多紅,都沒有人去唱這首《國際歌》。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國際歌》太紅了,紅成了被剝削、被壓迫人民的戰歌。「起來,飢寒交迫的奴隸,起來,全世界受苦的人!滿腔的熱血已經沸騰,要為真理而鬥爭!不要說我們一無所有,我們要做天下的主人」就這幾句就和「維穩」精神背道而馳,和利用愚民達到個人野心的目的背道而馳,所以不被提倡情理之中。那麼,這是不是從另一個側面證明了我說唱RedSong的本質呢?

一個民族、一個國家,當然需要通過某種方式來提振全民的精神,倡導和建立共同的價值觀和道德觀。唱紅應該算一種很好的形式,但不應該包括這樣挂羊頭賣狗肉、各懷鬼胎的唱紅,這樣的唱紅是愚弄百姓、自欺欺人的精神鴉片。我們需要的是公平、公正和民主的自由中國,而不是「祖國河山一片紅」的新文革式的中國。那樣的話就是歷史的倒退,就是民族的恥辱!

關於打黑

我從不反對打黑,相反我更希望對黑社會要更加嚴厲,而且要從源頭抓起。但是重慶的打黑在做什麼?那是黑打,那是摒棄法制的大政府個人行為,那是建立在個人好惡上「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獨裁專制的基礎上的打黑,那是沒有從源頭抓起的打黑。這樣的結果就會導致一邊打擊黑社會,一邊卻在建立更大的黑社會,而這個更大的黑社會就是政府。

要想打黑,我們先要知道黑是怎麼形成的。只有找到源頭才可能有效的遏制黑惡勢力,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才不至於讓廣大民眾剛離虎穴又入狼口。黑社會形成的最根本的原因在於不受制約的權力。權力不受制約,有法不依。企業要發展,就必須巴結權力,行賄有權的機關和人;有權機關和人為了自己的好處,就會和企業串通一氣,甚至為企業非法行為提供保護,所以企業涉黑或變黑,根子在政府,在不受制約的權力。假如權力受到嚴格的監督制約,所有單位、組織和人都必須依法行事,有違法的都要依法受到追究、懲罰,那麼會產生黑社會嗎?靠更強的權力打掉其前任權力造成的權錢勾結問題,不過是「黑吃黑」而已。本屆政府全力支持的企業同樣也會成為下任政府官員「黑打」的對象,因為打掉有錢的企業,當屆政府的腰包馬上就鼓起來了,就有錢花了。所以最根本的問題還是消除不受制約的權力,實行民主法治。

而重慶的打黑是怎麼做的?他們首先建立一個強大的政府,他們說誰是黑惡誰就是,不是也是,誰反對他們誰就是黑惡。原江津區書記的一句話就能很好地反映這個問題,他說「你知道重慶為什麼打擊黑惡勢力不?你知道什麼叫惡不?跟政府作對就是惡!」也就是說政府說你是黑社會你就在劫難逃,所以他們可以凌駕於法律之上,看誰不順眼就可以按照黑社會處置。於是就會出現先抓人、在逼供、在取證、最後屈打成招的結果。我不能說重慶所有的打黑都是黑打,但是這裡面的黑打決不是個案。這裡我不舉例,事實都會全面披露。知道的也絕非我一個人。

重慶不從根源上堵住黑社會的滋生地,反而利用打黑來達到自己的目的。一方面他們藉著打黑的旗號來贏得屁民的鼓掌。屁民為什麼會鼓掌?難道他們真的覺得這樣的黑打公平嗎?不是,而是因為大部分中國人都有一副別人死絕不吭聲,只有吃虧到自己頭上才會嗷嗷叫的習性。比如說今天三少到了,重慶有多少老百姓為為了他不顧性命?如果三德子現在在重慶廣場開放,一邊舉行麻將大賽,一邊放開支持三少的遊行,你看看那麵人多?經過幾千年奴化教育的中國人他們普遍認為不公正的事情只要別發生在我自己身上就可以了,他們巴不得有錢人都死光,羨慕嫉妒恨,他們絕不會去甄別有錢人是不是靠自己的勤勞致富?打掉民營企業,對他們的利益沒有影響,而且他們還指望打死有錢人用這些錢來均貧富呢。因而在強權的模式下,老百姓瞭解不到真相,政府說他們有多壞,大家也就真覺得他該殺;就是知道他是冤枉的,對富人也沒好感,殺了他也沒影響。所以大家都不會有異議,甚至會擁護,會歡呼。這不正是人性的劣根性?

而重慶正是利用百姓的劣根性,通過小恩小惠,肆無忌憚的做大政府,讓政府可以為所欲為。誰反對政府誰就是黑惡,誰就要被嚴厲打擊,哪管你發幾句牢騷也要被勞教。看上誰的錢財就可以把誰當成黑社會打擊,而後名正言順的掠奪別人的財產。誰是黑社會?這樣的大政府不就是最大的黑社會嗎?今天打擊別人,我們拍手稱快,別人的冤屈我們置之不理,那麼有一天這些冤屈到我們頭上怎麼辦?這種行為和文革有什麼區別?強大的政府讓民眾噤聲,成為他們任意擺佈的玩偶。不能有思想,不能有反對意見,不能有人權。政府高興了給你點甜頭,不高興你就是黑惡勢力。整天象一條狗一樣等著政府扔點殘渣剩飯,這是我們嚮往的人類社會嗎?這些事情證據是一天兩天能說完的?這是打黑嗎?這不完全是白色恐怖,不完全是走文革的道路,讓野心家、陰謀家獨斷專行,棄法律於不顧嗎?一個大政府強權沒有任何法制可言的社會,是一個怎樣的社會?重慶為什麼叫「平安重慶」,他怎麼不叫「法治重慶」?重慶的平安哪裡來的?來自於大政府的喜惡,他想讓誰平安誰就平安,想讓誰不平安,誰就無法平安。這與真正的法治社會給人們帶來的平安能同日而語嗎?這不是開歷史的倒車是什麼?

關於均貧富:

重慶的口號是共同富裕。但怎麼樣共同富裕?想分蛋糕不要緊,但你要能創造蛋糕。重慶從打黑以來,經濟是下滑的,數據很多是捏造的,我不是才聽黃奇帆的揭露,從09年後重慶的經濟就是下滑的,當局者哪個不知道?三少(薄)黃鳥6上北京找後臺批准禍國殃民的MDI項目不就是因為沒錢嗎?這個項目比臭名昭著的PX項目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可是廈門人民、大連人民為此都能反抗,重慶做了什麼?不是人民不想反抗,在那種白色恐怖下,誰敢反抗?蛋糕從哪裡來?從「打土豪分田地」來嗎?看誰有錢就打倒誰,而後把零頭甩給老百姓,博得擁護,這就是共同富裕?重慶經濟為什麼下滑,難道跟黑打一點關係沒有嗎?

共同富裕的提法一點沒錯,但問題是用什麼方法去達到則是很重要。我認為首先要知道為什麼貧富差距這麼大。不用細細研究,我們就會發現,改革開放以來真正富的還是權力和與權力有勾結的人。在當前權力受不到真正制約而且又掌握著巨大社會資源的社會現實下,不巴結權力,不給點好處費,沒有一個民營企業能發展壯大,所以很多上了福布斯豪富榜的民營企業主,都經不起檢查,都一個個落馬了。但是真正有高幹子弟背景的巨富,沒人敢動,甚至沒有人敢報導出來。所以在我們中國,真正的大富翁都是很神秘的。在全國各地到處購買礦山資源併進行掠奪式開採的,多是這些神秘的有背景的人。所以,貧富兩級分化、貧富差距加大的根子在不受制約的權力。最根本的解決辦法就是實行民主,真正地限制住權力。只有限制特權,讓所有人都有平等競爭的機會,讓所有人都能憑自己的本事去發家致富,這才能真正做到均貧富。重慶模式恰恰相反,他不但沒能對強權有著制約的功效,反而做大強權。他們不但不能阻止特權掠奪國家資源以自肥,相反也把自己當做掠奪的一份子。做大自己的強權,看誰有錢就以打黑的名義搶劫誰,這樣能均貧富嗎?「打土豪,分田地」某些時候沒錯,但是對於那些背景強硬的特權重慶打了嗎?敢打嗎?

要想均貧富,還有一個重大的問題要解決,限制權利以後,還有收縮政府,不要讓政府佔有龐大的社會財富。可是重慶是怎麼做的?恰恰相反。他們在建立一個強大的政府,不僅政治上強大,經濟上更強大。這又怎麼能把蛋糕分好?重慶模式的均貧富關鍵的兩個問題都沒抓住,怎麼均貧富?靠黑打弄點錢?還是靠破壞資源、不惜生命代價的類似於MDI那樣的企業來換錢?

關於民生民主:

重慶的廉租房搞得風生水起,首先有一部分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大家要看到,重慶是在為新市民,即為剛從土地上被趕出來的失地農民建的。這些失地農民土地被政府收走了,在農村的住房也被政府扒掉了,政府以極低價把土地集中到手中,以高價賣給開發商搞開發或賣給資本家建工廠,賺了一大筆,再不給失地農民建點廉租房,那失地農民們真的是走投無路了。所以,重慶建廉租房並不是什麼慈善之舉、民生之舉。那些農民原來有地有房,吃糧、吃菜、吃水都不用花錢,現在都要花錢;原來有個小院,現在要住鴿子籠,你說他們的民生是改善了,還是更差了?

至於民主我就不想說了,73條第一人就產生於重慶。重慶目前還關押著上萬的對政府有意見者,這些證據不勝枚舉。

那麼綜上所述,重慶模式究竟在做什麼?首先他們在利用小恩小惠籠絡短視的民眾,一方面迎合民眾實行打黑,但同時利用黑打肆意掠奪財富據為己有。而另一方面強行洗腦,對異見者嚴厲打擊,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最後竟然到了自己「兄弟」間都拔刀相悖的場面,這算什麼模式?其次利用高壓與欺騙,洗腦與愚昧,積攢民眾的力量,加快自己奪QUAN的步伐。我想知道真的奪QUAN以後,三少會是什麼樣?全國黑打,人人自危?全國一個論調,有反對者格殺勿論?當沒有錢收買民眾的時候,他還會收買?整天祖國河山一片紅,唱歌能花上千億,人民生活就會好?我怎麼那麼不相信?

三少妄圖通過新文革運動達到權力巔峰,這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無視人權的群眾運動一旦開展起來,如何保證這股力量始終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那時候可真是無法無天,脫韁野馬,一片混亂,但亂中可取利,各種力量紛紛出動,都打著救國救民的旗號,雇佣文將武將大施拳腳,誰能蠱惑人誰算了算,誰的鬥爭手法新穎殘酷誰就受推崇,但誰也不能保證自己一直說了算,今天是你的口號佔上風,明天是我的主義打頭陣,保不齊到最後是一個痞子坐上了文革委員會的頭把交椅,中國像是一頭栽進大輪盤的賭徒,不可自拔。

社會只有真正的建立其合理的機制,形成真正的法治社會,才能真正的保證每一個人的權利,而不至於少數人繼續欺騙奴役多數人。可是往往民眾看到的是踐踏人權的好處,看到了所謂「專政」的魔力,通過新文革,有人掌了權,有人得了利,事實的教育是強大的,群眾都功利主義者,誰還認同保障所有人成為人的人權呢?在這裡我套用一句話,「新文革,頭腦簡單人的美夢,陰謀家的棋盤,暴徒的狂歡!」所以我不認可三少的做法,就這麼簡單。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作者博客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徐若昭相關文章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