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十八大名單塵埃落定?高層分裂變數徒增(圖)

2012-01-29 00:29 桌面版 简体 11
    小字

2012/01/28/20120128112726179.jpg

距離中共召開十八大的時間不足一年,中共黨內圍繞十八大的內鬥也從台下躍到了桌面。中共十八大究竟如何分贓權力,誰能進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成了中共內部鬥爭的焦點。不過,隨著經濟危機日益加深、民眾抗議浪潮迭起,社會動盪加劇,中共內部高層也呈現分裂狀態,有觀察人士認為,十八大排位或有變數。

中共即將在今年秋召開第18次全國代表大會,掌握著最高權力核心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名單,被視為大陸政治世代交替重點觀察指標。

臺灣中央社發表文章對中共官員進入18大常委的條件進行了分析。

報導說,中共官員的年齡,被視為幹部選拔的「硬指標」,因此,18大的年齡劃線也成為第一個觀察的標準。依慣例,政治局常委任期內必須未滿70歲,68歲就不能新任政治局常委。

文章還分析,除了年齡外,論資排輩也是另一個標準,政治局常委慣例由現任中央政治局委員中遴選產生;而除了年齡與資歷外,能否更上一層樓也往往取決於政績、背景和派系。

文章列出有11人符合年齡限制,成為下屆常委的候選人之一。

這11人分別為:59歲的習近平、57歲的李克強、64歲的王岐山、66歲的張德江、62歲的李源潮、65歲的劉雲山、57歲的汪洋、63歲的薄熙來、67歲的俞正聲、66歲的張高麗、67歲的劉延東。

中共改革派和自由派互擊

十八大權位之爭,在塵埃落定前,整個中國中、高層官場,都處於大大小小明爭暗鬥之中。在中共各派湧動的內鬥暗潮中,最為壁壘分明的,是兩大價值之戰。這兩大價值,就是現在被中共稱之為主流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與曾被強烈批判,但仍有強烈堅持的普世價值。

近期,北京左右不同流派的陣營、不同色彩的媒體,紛紛以座談、專訪等不同形式來討論價值觀。建制派和左派,把所謂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立為主導地位;改革派和自由派,則繼續力推接受普世價值,匡正改革、發展之路。

去年8月27日,北京各界政治、經濟、理論、法學、新聞界人士等一百餘人參加會議,四十多位專家學者作了主題發言。座談會由胡耀邦史料資訊網、中國經濟體制改革雜誌社和南方週末報社聯合主辦。

這次座談會被認為是中共改革派向「毛左派」的高調出擊。

今年1月18日,廣東南方報業集團借鄧小平南巡二十週年的機會,接二連三發表專訪和評論,呼籲推進政治改革,並影射老人干政及薄熙來在重慶唱紅打黑。

而在北京,全國政協常委、已故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之子胡德平則組織了一個二百多人的座談會,談中國大陸改革現狀。會上不僅紀念鄧小平南巡,亦有人提出當日是趙紫陽逝世七週年,更有人當場呼籲中國應實行多黨制、全民普選、新聞自由和軍隊國家化。

作為自由派、改革派之首的中共總理溫家寳在近年不下十次在海內外提政改。在最近結束對沙烏地阿拉伯、阿聯酋和卡達三國訪問前夕,又突然在多哈的中外記者會上主動談起政改,與國內自由派遙相呼應。

香港《東方日報》發表文章稱,一直以胡耀邦衣鉢傳人自居的溫家寳,與胡耀邦的兒子在境內外互相唱和,配合默契,使自由派氣勢更盛。文章還認為,此次自由派連續政治攻勢的背後,可能有系統的策劃。

溫家寳在回應中東國家爆發的阿拉伯之春革命時說:「我明確表示,尊重各國人民要求變革和維護自身利益的訴求。我之所以這樣講,是因為我認為,歷史歸根結柢是人民創造的。任何政府的責任都是為人民謀利益,除了這一點,不應該有任何特權。」溫家寳還指,任何社會的動盪,都有其內因和外因,「但我以為,內因還是主要的」。

路透社指出,溫家寳的講話是中共領導人首次、也是唯一一次公開對中東革命做這樣的表態,並且是認同阿拉伯人民的選擇。

也有分析人士認為,溫家寳屢提政改,是有意在剩下不多的任期,為自己留下歷史定位。

還有觀察人士指出,溫家寳等改革派即使提出政改,為的也是讓中共茍延殘喘,維持中共政權以及特權階層利益的保障。但中共一黨獨裁的本質與世界文明普世價值根本就是脫節的。所以,溫家寳之流恐怕也是有心無力。

高層分裂各派內鬥十八大排名或有變

新年前夕劉少奇之子劉源對600名軍官講話大談軍中腐敗,以及前總理朱鎔基再度活躍。

《自由亞洲電臺》引述海外媒體分析稱,劉源是胡錦濤一手提拔。而胡的最大政敵是江澤民,軍隊的很多高官都是江澤民的人,劉源的矛頭所指就是江澤民用錢買來的高官。

大陸時事評論員朱健國表示,從近期的一些跡象顯示,不能否認十八大之前存在變數的可能。

他認為,中共高層主要分為四派,江澤民,胡錦濤,溫家寳以及薄熙來派系。

他分析,江澤民考慮的是家族子孫安全的問題,雖然他不是「六四」的作俑者,但他是最大的利益獲得者,此外,他最大的心病是他迫害法輪功,擔心被清算,所以他盡力爭取對十八大影響,推薦自己放心的人上去,最後維護自己的利益。

朱健國認為,胡錦濤這一派是希望把十年的政策延續下去,不過,他的維穩政策,壓制了最底層的,現在社會抗議聲音很大,很可能黨內會把所有的罪過都推在他身上,讓當替罪羊,所以胡錦濤要極力維護自己這方面利益。」

而溫家寳和薄熙來派系,朱健國認為,溫家寳代表了黨內的開明派,讓社會上包括文化界、知識界的改革派對他給予了希望,但他沒有軍方影響力,也沒有多少行政的影響力。

而薄熙來這派,儘管現在只是一個地方諸侯,但他可以藉助毛澤東來凝聚天下一批人,只要條件可能他會突然異軍突起。

不過,謀求擠進中共新的權力核心的自由派汪洋與薄熙來的爭鬥依然是角力不斷,兩派已多次交火。

汪洋日前承認今年最困難,並再放豪言:廣東要成為民族復興動力。而薄熙來卻突然轉向,從之前的「唱紅打黑」到「民生十條」、「共富十二條」,再到近日提出「民主法治十五條」,試圖改變其極「左」形象。

按照中共的傳統,路線決定之後,才會考慮人事。中共十八大用什麼樣的人,提拔什麼樣的人,關鍵是看此人的政治立場。但中共黨媒頻繁變調,今天支持薄熙來,明天又傾向於汪洋。

加拿大時事評論員劉淇昆認為,這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十八大召開前,中共十八大前黨內高層鬥爭的激化,說明哪一派目前都不是處於絕對優勢,才會出現這種左右搖擺的情況。

朱健國認為,這屆十八大力量來講,是最高層傳統穩定最差的一屆,因為大家都覺得自己有可能爭位才引發各派內鬥。

劉淇昆指出,中共不管唱紅臉還是唱白臉都是一種手腕,都是想延續一黨專制,維護當前的既得利益。

十八大改變不了中國現狀

著名時事評論家伍凡認為:只關心十八大的人事沒有太多意義,因為十八大並不能解決中國的問題。十八大就是開了,九個八個都是團派的人,能解決中國的問題嗎?還是解決不了。

他說:「因為整個體系沒有改變,他們還在維護共產黨的體制,共產黨的體制在十八大裡邊不會改變了,所以我對十八大我有個懷疑,十八大還能不能開。到現在一個半月幾乎天天都有消息,明天不知道出什麼事。所以不要對十八大抱多大希望,十八大的權力角鬥,預示中共壽命不長。」

中共黨史學者林保華分析指出,中國所有問題都無法解決的原因,是因為中囯共產黨骯髒的道德血液使然。

他建議,想解決中國當今問題的人,應該去研究共產黨現在齷齪的道德血液是從哪裡來的,再研究如何給他們換血。

外界評論認為,無論任何派別都是在中共體制內爭鬥,而解決中國問題,必須解體中共這個體制。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