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吳英死,我亦死 爭議持續聲援高漲(圖)

2012-01-28 00:55 桌面版 简体 7
    小字

吳英案爭議持續不斷,網民力挺她無罪,表示吳英死,我亦死;專家學者繼續在網路、博客中為其申辯。


圖片:吳英(新浪微博)

吳英案自二審當局維持原判之後,網路間出現一波聲援她的浪潮,不少人希望當局槍下留人且無錯殺一人,其中也有專家、學者媒體的參與,聲援。有網民形容吳英目前的狀況就是,「箭在弦上一觸即發」而案件目前仍然在最高院覆核。

維權律師滕彪在《吳英的生命和你我有關》一文當中寫道「解決問題之本,應在開放市場,建立自由金融制度。反市場、高腐敗、低效率的金融壟斷體制必須廢除,斷無靠重刑乃至死刑來維繫壟斷特權之理。若干年後回頭看,當中國自由金融體制得以建立,吳英們的行為是正當合法的、符合市場規律的、為國民經濟做貢獻的,——而今天這樣的行為竟獲死罪,這是何等的悲哀。

滕彪星期五向本臺表示:吳英這個案件實際上是中國金融壟斷的問題。她作為一個企業家,但是沒有辦法從銀行得到貸款,只能從民間信貸這個渠道進行融資。但是法律在這個方面又很不明確,一直處於灰色地帶。如果她的資金鏈一旦斷裂之後,地方的一些官員為了自己的好處,他就會用非法集資或者集資詐騙之類的罪名按在吳英的身上。從目前掌握的情況來看,吳英她完全不構成集資詐騙罪,而且也根本不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所以對她判死刑是完全不成立的。

隨著吳英案輿論的升級,社交媒體中網民討論的內容越來越多,早前曾有李開復、潘石屹等名人參與的投票遭到刪除,維權律師劉曉原在近日發起吳英和劉鴻飛集資詐騙案的民意調查,投票雖未見審查人員刪除,但只要一經網民點擊轉發及投票,則會出現系統錯誤的提示窗口。

北京理工大學法學院教授徐昕星期五在新浪微博提到五點建議:認為吳英罪不至死。包括:一流刑辯律師組團,緊急介入死刑覆核程序嚴格限制死刑;死刑等重大案件,盡快引入真正的陪審制,保障公正,提升司法正當性,分散審判壓力;財產犯罪首先廢除死刑(考慮國情,貪腐領域可暫保留)以及民間金融逐漸合法化。

在北京的媒體人天空告訴本臺記者:因為現在已經是二審了,只剩下最高法院的覆核。如果覆核後仍然是死刑,那麼民間金融以後會很小心,因為稍微不注意就有殺身之禍。民間會因此無法得到融資,因為風險太高了,生命最可貴,人人都怕死,就不會有民間融資了。那麼很多民營企業就會大批量的倒閉,因為他們的資金鏈可能是需要民間融資來提供才可以運轉。這樣的話企業家做生意就會更難。本來這件事情已經很嚴重了,他們這樣做就會更加嚴重。

吳英此前在看守所中,為爭取立功的機會,先後舉報7名官員,而被舉報的官員,姓名等至今外界尚不知情。一審前,東陽市政府十幾名官員曾寫聯名信,要求一審法官判處吳英死刑。一審判決完之後,這些官員又曾到浙江省高院,要求二審維持原判。

華夏時報記者在新浪微博發起一項投票「是誰最希望吳英速死?」投票共超過1300人參與。其中認為被吳英在獄中舉報的當地重要官員達到92%認為已經瓜分了吳英財產的有權有勢之人佔55%;政府官員被遮醜硬來有17%。

滕彪對此表示:目前中國沒有司法獨立,類似吳英這個案件背後肯定有很多黑幕。從目前瞭解的情況來看,吳英她舉報了很多貪官,有一些廳級或者處級幹部都受到處理。同時吳英的父親也說有很多官員聯名要求省高院判處她死刑。那麼我們可以相信現在有一些官員他們通過各種方式來推動最高法院對吳英案件進行死刑覆核。他們希望吳英早一點死掉,這樣他們違法犯罪的罪行就不會受到追究或者這些證據就永遠消失了。已經得到的好處也沒有辦法再追回去了。這樣的案件它背後肯定是有跟多黑幕的,吳英被判死刑肯定也不是因為法律的規定,而是因為這些官員幕後的操作。

無論從楊佳、藥家鑫、到現在的吳英,每個死刑犯都牽動著中國網民的心同時也喚起了民眾對死刑的思考。

来源:自由亞洲電臺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