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毛澤東最重要一句話 中央隱瞞了幾十年(圖)

2012-01-18 13:30 作者:中南客 桌面版 简体 93
    小字

蓋棺論定江澤民徵文:江澤民實現毛澤東預言 中共政改已經完成

2012/01/18/20120118003246466.jpg

現在北京和重慶在競爭﹕看誰把毛思想紅旗舉得更高,但是都是對毛的背叛,因為都故意隱瞞了毛澤東思想最後的結論:「中國的和平演變只能是最黑暗的法西斯統治!」。

上世記60年代美國反共的國務卿杜勒斯以為經過兩代人的時間,中共三、四代領導人會變成資產者,出於本身的利益會喜歡資本主義。事實上中共的改變比美國估計得更快,不到一代人的時間,共產主義在中國的實驗就垮臺了,華國鋒接毛班後,立即說:「國民經濟瀕臨崩潰。」

毛澤東預言

毛澤東在1976年唐山大地震之前,最後會見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時,用筆談,用英文寫了句短語:「上帝不喜歡共產黨人,喜歡你們」。因為毛心目中「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馬列主義,在實踐中碰了釘子,從毛1958年發動經濟大躍進,人民公社,1966年發動文化大革命到1976年,事實上都失敗了,時間不到20年,恰是近鄰日本從戰後一堆瓦礪上經濟翻兩番的20年,毛對黨內說「日本是畸形發展」,但對基辛格騙不了,得說實話。實際上等於承認社會主義競爭不過資本主義。

但是毛對中共未來的預測與杜勒斯不同,不是走向英、美式的自由資本主義,而是走德、日式的納粹資本主義之路。

毛認為通過「一化三改」(社會主義工業化、對資本主義工商業、個體農業、手工業的改造)已經消滅了民族資產階級,資產階級只能從共產黨內產生,而獨攬大權的黨內資產階級決不允許在黨外再產生資產階級,怕它成長起來奪權!

納粹主義(國家社會主義,民族社會主義)與中共都用「社會主義」的招牌,中共變質成資產階級法西斯專政,必定用共產黨的牌子,在世界招搖,比德、日法西斯欺性更大,經驗更豐富,用現成的國家機器會比資本家剝削更嚴酷,對工農專政比德日法西斯更黑暗。

所以毛澤東一再警告黨內說﹕「中國的和平演變只能是最黑暗的法西斯統治」。但是沒有人相信,因為中共黨員的理念中唯有階級優越論,沒有民族優越論,中共一直批判馬爾薩斯《人口論》,批判德日法西斯「搶奪空間」的侵略有理論,毛澤東一直反對日本復活軍國主義,中共黨內沒有法西斯分子,沒有人能走德日意法西斯專政之路。

毛也想不到:中共會亡於漢奸之手。

這也是毛自己種下的因果:毛一再感謝日本帝國主義侵略中華,幫了中共奪得政權,不要日本政府道歉,不要戰爭賠款,釋放全部日本戰犯,漢奸一律不予追究,漢奸陳公博、周佛海、王揖唐、齊燮元、殷汝耕、丁默根等人都是蔣介石逮捕正法的,1946年新四軍軍長陳毅還給漢奸郝鵬封官,改編他的治安軍以擴大兵力打內戰,反倒因為後來他正式投降國民政府,被俘後把他槍決。

1950年毛大張旗鼓鎮壓「反革命」把八年抗日的國民黨中、下層軍官以「歷史反革命」罪名大批鎮壓;而對文化漢奸胡蘭成、江冠千、管揖賢等「歷史反革命」反倒不予追究。

現在北京城裡人對江澤民留下的「最黑暗的法西斯統治」沒感覺,而上海與各地被強拆的訪民與平均每天6分鐘一起的群體抗議的民眾,對毛所說的「最黑暗」有親身體會。

中共用政治改革一詞騙人,彷彿只搞經濟改革,政治改革還沒開始,讓民主人士對中共政改存在幻想。

「騎牆主義」的鄧改革

其實沒有單純的經濟改革,鄧小平和毛思想相反﹕「寧要資本主義的苗,也不要社會主義的草;寧要富資本主義,也不要窮社會主義」。

鄧改革是陳雲、李先念等八大老所反對的,所以他們當面批評鄧小平「不是馬克思主義者」,鄧說:「我也不想「噹」馬克思主義者,死後也不要說我是馬先克思主義者」。

但是鄧小平堅持保存共產黨,保留黨領導與黨專政,所以鄧可以裁軍百萬卻不敢破壞中共的社會基礎---工農聯盟,」,鄧改革從農村開始,支持農民自發的「包產到戶」給農民鬆綁;鄧對工業改革堅持「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階級」,設想在一切工廠設立「工人管理委員會」以防貪污與官僚主義」。

鄧改革,引來了民主對專政的衝擊,鄧不再「騎牆」了,露出原始面目,抗拒民主潮流。

「六四」屠殺,宣告了鄧小平「騎牆主義」改革的失敗,如經濟學者劉軍寧所說「世界上從來沒出現過共產黨領導的資本主義」﹕杜威的實用主義可以在美國流行,「不管白貓、黑貓」碰到共產黨專制都沒戲。

歷史上資本主義只存在過自由民主與法西斯專制兩種形式」二者必居其一,「騎牆主義」行不通。

江改革的前提

以江氏家族悶聲發大財為原始動機的官商主義改革,必須以破壞鄧小平的農村改革為前提,才能從窮農村攆出無助的窮勞力去換出口外匯。

江不能認同鄧小平說的「科技是第一生產力」,製造業搞科技升級,沒發財先賠本,江不干,他知道農民勞動力是中共唯一的本錢:農民在內戰中為中共當兵賣命甭給錢,支援前線,出糧、運糧不給錢,鄧小平想不到這是現成的搖錢樹,要提高窮人的生活,繼續獲得支持,犯傻!

土肥原之精神遺產

「勤勞奉矢」〈拚命生產,奉獻皇軍作箭支〉是土肥原賢二在滿洲國成功的經驗:「不殺窮人不富」,多少華工萬人坑,支持了14年的「皇軍進軍中國」與反美太平洋「聖戰」;

不僅江澤民在南京沒見過罷工,滿洲國和日本本土四島也沒人敢抗議,沒人敢罷工,日本帝國主義有一整套經驗:用大和民族的民族主義旗幟亢奮人心,用特工統治密秘鎮壓嚴厲維持穩定。

江估計到「官商主義」的改革,變官為商,會得到貪官群體擁護,但不顧人民死活,必遭反抗,要提前嚴防,做好充分準備鎮壓所有的反抗:政治改革先行,保衛經濟改革的「悶聲發大財」。

江系喉舌給江澤民臉上貼金,說「江澤民想搞政治(民主)改革,有鄧小平在,沒搞」不是沒搞,但搞的不是民主改革。」江澤民在「六四」後主政,深知「秀才造反,十年不成」,他以「防止和平演變為主」的反改革路線與鄧小平分庭抗禮。

中共有百萬軍隊足以保護國防,幹嘛要武裝維持社會治安的警察?就為對付工人,民兵與正式軍隊的反抗。警察捕人,抓小偷,殺雞焉用牛刀,何必用正規國防軍改建?大材小用,削弱國防實力?警察何必配備重裝備?就為對對付未來可能反江澤民的軍隊。

表面說是武裝警察,其裝備之精良,超過解放軍,黑色護身服如柔韌軟甲;比解放軍還多一手----近戰貼身格鬥,包括「油錘貫頂」---磚砸腦門,就為在城市與大兵近戰,巷戰。

變黨軍成江家軍軍中大換血

江澤民對鄧小平留下來監軍的劉華清、張震用張萬年、遲浩田漸漸架空取而代之,再埋伏下三人小組﹕徐才厚、郭伯雄、曹剛川再漫漫架空張萬年遲浩田,取而代之;對能帶兵的老將軍,一律提升一級勸離休;對反江的姬勝德等等少壯派軍官裁髒陷害,判刑,殺一警百;對有「軍隊國家化」思想或民主思想的「軍中禍水」暗殺一批,又長起一批,不斷「作掉」;經過江氏親自談話:擔保效忠者親自封為將軍;滿足軍費要求,另發巨額獎金按級別遞增;但給錢不給權,從江澤民開始,不准軍人進政治局常委會。

鄧小平死後五年,江政治經濟改革已陸續完成:增設了國安部,軍、警、特工一手抓,江親自抓中宣部;以「悶聲發大財」為交換條件與太子黨建立政治同盟:只要不問政治,要當官的安排付部級以上,要下海的提供方便去發財,不過問,造成今日佔人口0.4%的紅色貴族與佔人口10%的雜色次貴族;再往下有各界投靠江核心的知識階層;再往下有通過「911美國災難」、「炸館」、「撞機」等一系列江親自導演的幾大煽情活劇,煽動起並壯大了的仇美民族主義憤青「新人類」,取代了中共傳統的社會基礎﹕工農聯盟。

以工農兵為敵的「維穩」機制形成,鎮壓反抗,滅火隊召之即來,來之能戰,與人民為敵,訓練有素,如鷹抓燕雀,實力懸殊;搶救災民,軍隊不動,因為反鄧的江改革體制,根本就不是為救災設計的。

令中共中央政冶局接受江改革

2003年江改革實至名歸,江氏自己不出面,擬好提綱,讓錢、齊兩教授備課,大講大國堀起歷史經驗教訓,讓政治局形成決議:「中共要走二次世界大戰前德國、日本快速發展的道路」實質是讓中共為江譯民暗箱操作的政治改革背書。

其實二戰後德、日達到世界經濟體第二、三位,比二次世界大戰前快得多,表面上學德、日二戰前經濟發展,來騙中共,實質上是為己經形成的仿日帝的軍國主義鎮壓機制背書。

江澤民通過中共領導人再三表態:「我們決不走三權分立的英美式的發展之路」卻從來不敢說﹕「我們決不走獨裁的德日式的軍國主義道路」,更不敢說我們要「走德國、日本在二戰後的更快速發展的民主之路。」

江澤民私下掛在嘴邊的是「跟我們相比,希特勒是小兒科!」言下之意:跟希特勒相比:江統治的人口更多!,推翻了鄧改革,移花接木,改頭換面,換上民族主義旗幟:「民族復興:二十一世紀是中華世紀!」,志得意滿,溢於言表。

關於中共的正式名稱在黨軍中早已公開﹕江氏授權親信遲浩田上將在軍內講演中說:」我黨高舉民族主義和社會兩個大旗,叫《民族社會主義》〈即納粹主義〉」

共產黨與法西斯黨的區別

共產黨與法西斯黨是世界公認的兩大禍害,但法西斯黨壽命更短,因為它以自己民族最優秀為理由要征服所有民族,自己招來孤立,只有兩個盟國:黑衫黨的義大利和軍國主義的日本,共同短命,二戰中一起滅亡;

共產黨以代表無產階級最優秀為理由,要「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解放全人類」煽動所有民族的窮人鬧革命,以佔領世界,欺騙性更大;而法西斯黨要自己幹,結果戰爭後果由自己民族承受。

共產黨利用無產階級來專政,例如1976年四五運動,利用北京工人民兵暴力鎮壓學生和市民,文革中派工人宣傳隊進駐清華及大、中院校:專教職員工與學生之政。

法西斯黨靠國家恐布主義,用國家機器專政,首先鎮壓共產黨,逮捕德共總書記臺爾曼,囚死獄中。

江路線靠國家恐布主義專工農之政,所以遼陽、大慶百萬工人運動及各地農民市民抗議,都遭到國家機器的迅速鎮壓。日寇侵華,不是軍中沒有反戰思想,一露頭就被特工之網做掉了,反而聲稱「為國捐軀」。

江也學樣:軍中嚮往《軍隊國家化》的官兵,一批批蒸發了,-----特工治軍、治黨、治民、治外企,治外國,軍醫院「治」死了楊尚昆,離休元老都怕他,連朱溶基都怕他,江對納粹恐怖主義學到了家。

修改黨章變中共為法西斯黨

到了中共十七大,用新黨章改換黨的名稱﹕「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工人階級的先鋒隊,也是人民的民族的先鋒隊」「人民」或「民族」都包括了「工人階級」,所以「工人階級的先鋒隊」不過是廢話。利用來欺騙廣大基層黨員。「人民先鋒隊」用來欺騙黨外各界,各個階層民眾。最後落實到「民族的先鋒隊」才是江澤民灌輸給中共的《民族社會主義》的實質。

全面推翻鄧改革

鄧小平死了之後﹕「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階級」不見了,改革口號「科技是第一生產力」也不見了;工業污染,兒童畸形,拆房砸人,人民「生存權」也沒了,翻出毛口號:「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再下一步就該「做鬼也幸福」了,把三代表「里程碑」落實到底﹕「代表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是什麼?就是死,:什麼苦都沒了,不知不喝不呼吸,也甭怕污染了!這是「先進(納粹)文化」的前進方向,是生產力的發展要求,江澤民的親信遲浩田上將歸納為「死人是社會發展的動力!」

誰也想不到,是外來的法西斯分子冒充的高幹子弟----二姦二假的雙料漢奸,朦騙中共,實現了和平演變:紅色政權轉化為黑色法西斯統治。13億華夏子孫淪為亡國奴:被恣意打殺,命不如蟻:打死人白打,拆房,抄家,生摘活人器官,百種酷刑,殘忍凶暴超過了希特勒,江澤民還敢於承認「和我們相比:希特勒是小兒科!」(見遲浩田講話:《戰爭離我們不遠它是中華世紀的產婆》)只顧發財,把中華大陸生態破壞到無以復加的程度:呼吸傷肺.飲食害命,天災不救,拆房不管,置無力移民的中國人於活不下去的凶險境地。

這就是毛澤東所預言的「中國的和平演變只能是最黑暗的法西斯統治」。

中共政改已經完成。後繼者的折騰都沒出江劃定的圈。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