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新童謠《穿衣歌》隱藏天大秘密!

2012-01-15 12:24 作者:武孟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近日在郊區偶然聽到幾個女娃娃在玩拍手歌,感覺歌詞似乎有些怪異,遂請她們複述,將歌詞原樣記下。細細一看,才大吃一驚。這可不是普通的童謠,而是隱藏了 天大秘密,暗示國運的童謠。於是趕忙詢問出處,女娃們卻紛紛搖頭,都說不清楚,貌似是個路過賣東西的老頭兒唱過,因朗朗上口很好記,故唱來遊戲。這首童謠 到底有何奇怪,我們先來看看,再給各位讀者分析。

《穿衣歌》:
井要倒啊井要倒,立字一撇難逍遙;
天氣寒了要穿衣,衣裳小了娃不要;
改一改啊量一量,娃娃哭來狗子笑;
反了造啊反了造,衣好騎羊娃娃笑!

聰明的讀者可能已看出幾分端倪,我們來一句一句分析:
「井要倒啊井要倒,立字一撇難逍遙」——第一句其實不難明白。「井」字實際上可看成「共」,而「立字一撇」不就是個「產」字嗎?兩者合一正是「共產」。這句話的意思恐怕說的是共產要倒,難再逍遙。這個其實不需要預言,有遠見的人都明白。

「天氣寒了要穿衣,衣裳小了娃不要」——這兩句似乎不好解釋,但如果把「衣服」看成「制度」,「娃娃」看成「百姓」或「未來的中國青年」,則放到整首童謠 裡就好理解了。這句話我們不妨這樣解釋,即中國現在的社會一團亂象,可謂「天氣寒了」,而目前的制度已經「小」了,不合適了,所以老百姓或未來的中國人不 想要,不能要,必須拋棄了。

「改一改啊量一量,娃娃哭來狗子笑」——這一句很奇怪,「娃娃」為什麼要哭,「狗子」為什麼要笑?如果娃娃說的是百姓,哪肯定是不好的事。而狗子不哭反 笑,可見立場與百姓是對立的,難道指的就是無恥的官僚和鷹犬狗腿子?如果是百姓哭鷹犬笑,那麼又是何事造成的呢?我們只能看前一句「改一改啊量一量」來推 測。這句話初看確實不好理解,但看到下面「反了造」結果「娃娃笑」,就讓人恍然大悟了:原來「改一改啊量一量」指的就是「改良」啊!現在很多人都對中共的 一黨專制雖不滿卻幻想猶存,將希望寄託在改良上面,希望中共未來的新領導人會越來越開明,從而慢慢的使中國改良成自由,民主,法制的憲政國家。這種幻想在 每一個政權的末日晚期都不乏信奉者,他們害怕流血,輕視暴力革命,卻對最濫施暴力的統治者心存幻想。這種改良「保皇」的思想最終只能延長統治者的作惡和百 姓的痛苦,是自由憲政最有迷惑性也最兇惡的敵人,不過到底還是一場泡影,最後仍然要堅決的革命才能結束暴政。

「反了造啊反了造,衣好騎羊娃娃笑」——至此,這句的大意就不難推敲了。「反了造啊反了造」,反過來看不就是「造反」嗎?造反了結果怎麼樣呢?結果並不是 統治者散佈和改良者恐懼的混亂分裂,百姓遭殃,而是「衣好騎羊娃娃笑」。「衣」好了,合身了,也就是制度好了,合乎中國的需要了,「娃娃笑」自然就是百姓 笑口顏開,過上好日子了。那麼「騎羊」呢?開始原以為是要把過去的暴政分子「騎」在身下,但一想不對,新的法制國家不會再隨便壓迫人了,哪怕是過去的首惡 也會依法審判依法懲處而不是「騎」。那麼我們不妨把「羊」看成是新政權的公務員,他們在新制度下成了真正的「人民公僕」,彎腰作羊為人民服務,承載著百姓 的要求,所以被「騎」。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未來公僕的代表姓「羊」或名字叫「羊」,這個「羊」多半應是諧音,是另一個字但讀作「羊」。這個代表「羊」,應該 就是未來自由中國的新領導人了。

分析至此,整首童謠預言之事已是一目瞭然。看來,就像共產黨自己說的那樣——「歷史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不管統治者,朝廷鷹犬,御用五毛以及寄望於改良 的知識份子們怎麼想,未來的民主革命終將結束一黨專制,迎來真正民有,民治,民享的憲政國家。即使對方握有百萬軍警憲特,即使天天開動宣傳機器來洗腦,即 使拋灑麵包金錢妄圖將人民困在吃喝為主的豬圈,那一天也終會來臨。因為自由引導人民!不自由,毋寧死!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武孟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