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百萬張照片 前東德國安檔案公開20年(組圖)

2012-01-03 21:55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前東德國安檔案公開20年

20年前的1992年1月2日,前東德國安部門的秘密檔案首次對外開放,供公眾查閱。對許多人來說,這是一個驚悚的經歷,另一些人則感到如釋重負。

這是一個已消逝的國家留下的遺產:160萬張照片、幻燈片和膠片、111公里長的存放檔案的書架、15500個裝滿文件碎片的麻袋,這些都保存在柏林「國安部檔案管理局」的倉庫裡。這一屬於聯邦政府的機構負責管理東德國家安全局(Stasi)遺留的資料。東德的秘密警察部門總共給該國600萬國民建立了個人檔案。

1992年1月2日,國安局檔案對外開放供人查閱。此前不久聯邦德國通過的「國安檔案法」正式生效,該法律不僅為澄清民德歷史創造了條件,而且由此可以審查公共機構工作人員以前是否曾為東德國安部門效力。這部法律自1991年頒布以來已經過多次修訂。

前東德國安檔案公開20年
1990年1月,在一次和平示威後,柏林數千民眾衝擊了東德國安部大樓,搗毀了部分檔案和設施。

監控體系的內幕

作家魯茨·拉籐諾夫(Lutz Rathenow)是20年前開放首日的查閱者之一。由於發表批評政府的言論,他在學生時代就成為國安局的監視目標。拉籐諾夫1976年被逮捕,次年被耶拿大學除名。「我急切地盼望著92年1月2日這一天的到來,因為終於可以得知真相了。 」他回憶道。拉籐諾夫懷疑另一位作家是國安局的密探,卻拿不出證據,因而受到媒體的批評。

但從檔案開放的這一天起,他覺得自己得到了清白。「如果沒有這一天,許多當年的反對派人士的人生就毀了,因為對他們的謠言和誹謗無法被戳穿。」59歲的拉籐諾夫今天是薩克森州負責國安檔案的專員。至今,已有近300萬德國人親自查閱了國安部的檔案,此外管理人員還不斷接到記者和學者的大量問詢。

又哭又笑

拉籐諾夫清晰地記得當年第一次走進查閱室的情景。「有人在書桌邊流下了眼淚」,另一張桌旁則傳出笑聲,因為密探的報告文字語法錯誤連篇。對於他本人,這一天並沒有帶來不愉快的意外。相反,「我發現,不少被指派監視我的人有所顧忌,沒有把他們聽到或看到的一五一十地匯報出來,因此我在閱讀的時候就已經原諒了他們。」

同樣在20年前的1月2日走進檔案館的前東德人權活動家波佩(Ulrike Poppe)也在自己的檔案裡發現,有過許多不懼怕國安局的壓力,拒絕告密的人。但她仍然對監控的系統化和記錄的數量感到吃驚。僅與波佩有關,人們就找到了40個有詳細報告、監視記錄的卷宗。秘密警察在她的住所門外安裝了一個攝像機,每一個進出的人都會被拍下來。

不能被抹去記憶

作為歷史的一個篇章,對東德國安檔案的研究和反思並沒有結束。拉籐諾夫認為,這些檔案必須繼續公開,對這段歷史的清理到2035年左右才會終結。「為了瞭解東德這個體制行事的動機,必須去讀那些檔案。」

波佩現在是勃蘭登堡州負責國安檔案的專員。她說:「勃蘭登堡州的大多數民眾對這段歷史感興趣,他們也不希望昔日的國安局工作人員在公務崗位上工作。」波佩走訪過不少學校,即使是沒有親身經歷過東德的當今的中學生,也對這個話題進行了討論並提了不少問題。「人們永遠無法說,現在所有問題都理清了,在歷史的長河中,不存在這樣一個時間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