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張維迎:民企不靠創造價值賺錢很可悲

2011-12-17 13:35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做企業就是做企業,那個地方的環境,政策,這些並不是特別重要的。中國人現在都捆在一塊,也達不到那麼大的競爭力。所以,我建議馮軍不要這方面談的太多,這東西不解決問題的。

我們做企業,要實實在在的使得消費者喜歡你,願意買你的東西。我們知道中國人對日本人有歷史的原因,我們感情上不大那麼喜歡。但是,大家看90年代,那麼多的日本人的企業征服了中國。所以,包括愛國者等企業,帶出去的團隊,有沒有希望就看你們是不是生產出歐洲人、英國人喜歡的東西。

談到民營企業的生存現狀,可能在座的各位比我更有感觸,因為我畢竟不是做企業的。而且我聽了好多企業家講,我的想法跟他們不太一樣,我打個比方,不一定恰當。假如一個人坐牢了,沒有自由,但是,他知道有人在設法營救他,而且成功的可能性很大,他隨時可能被放出來。另外一個人,他在外面,他有自由,但是他知道有人一直在追捕他,隨時可能把他逮進去,你說哪一個人心情更好?

我感覺民營企業在80年代,很類似坐牢的那個人,現在的民企則很類似在外邊自由的這個人。

我們財富更多了,跟原來不可比,但是,我覺得心情、預期很不一樣。這就是我想描述的這個現狀。當然,也許我說的有點不一定準確,但是我覺得現在真的有這種感覺。八十年代那個時候大家真的充滿了希望,充滿了期待,我現在做生意是違法的,但是,我相信未來是合法的。而現在的情況是,正在做的是合法的,但是可能擔心,隨時變成非法的。

在西方世界200多年前解決的問題,我們現在仍然沒有解決,就是人們財產的安全和自由,我覺得非常可悲。我們今天,包括坐在這兒,我講這些話,我都覺得有點羞愧。因為我們改革開放30年,不應該還討論這樣一些問題,但是我們還在討論,所以我覺得非常的羞愧。

那未來怎麼辦?我在年初的時候講,這幾年我們國家氣質的變化,我覺得需要一種提氣的機會。我年底接到很多邀請,讓我報告一下經濟形勢,我說我不懂經濟形勢,我也不研究經濟形勢,我3年以內的事情不太關心。我覺得這是一個認識的偏差,他們真的好像把希望都寄託在宏觀的或者寬鬆的貨幣政策身上,這樣我們又有希望了,這個完全錯誤的。真正的我們有沒有希望,看看1992年什麼變化?就是一種氣,就是給你自由了,只要你合法,只要你能夠為社會、為老百姓創造價值,就是光榮的。

所以,那麼多的人,原來甚至沒做過企業的人,突然之間做企業了,後來還做得不錯。我們現在好多老做企業的人發現慢慢也不太會做企業了。所以,這是我的一種期待。那麼,創造這種環境,得有行動。那個年代,20年前也是有行動的,現在我覺得什麼行動可以給大家鼓起勇氣?如果我們政府真正的下決心,國有企業,特別是中央國有企業的股份大幅度的轉讓給老百姓,我覺得這個信心馬上就有了,因為使我們中國的每一個老百姓看到中國的方嚮往哪兒走了。現在我們不知道往哪兒走,我們甚至都擔心往回走,所以怎麼可能有信心呢?

最近有關領導也意識了,但是我覺得重要的是要行動。因為只講話,沒行動,最後講話就沒用了,這也是一個很大的變化。我覺得80、90年代,大家耳朵豎起來想聽講什麼話,現在好像講了以後,大家沒有覺得沒有什麼特別大的印象。我覺得這些都是需要做的。

當然,民營企業本身,剛才幾位談到怎麼提高素質,我覺得非常的重要。管理方面我不懂,但是我想作為真正的企業家,其實就是很簡單,你怎麼使人家消費者感到高興,使人家更幸福,你給人家創造價值,始終盯著這一點。太多的東西在中國適用,去美國可能不再適用。現在包括像民營企業賺錢不是靠自己真正為消費者創造了價值,而是以政府的補貼來維持,這也是很可悲的。

當然,國有企業更是這樣了,所以我一直在告誡我們民營企業自己的努力,尤其要防止民營企業本身既得利益化,因為政府有這麼多的資源總可以擺平,給你一些誘惑,使得我們不太真正的求上進,如果這樣,我覺得非常可悲。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