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夏小強:在中國,裸體是一種生存方式

2011-11-30 16:39 作者:夏小強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在西方的現代「裸體主義」,上個世紀初始於德國和法國,後在丹麥及荷蘭流行,這些國家的「裸體主義」者時常有一些公開的活動。後來德國移民把這種方式帶到了美國,七十年代裸體主義在美國廣為流行。約三千萬美國人曾參加過某種形式的「裸體」集會。現在西方許多國家都有裸體主義者的組織。美國每年均有多次裸體主義者的集會,歐洲也是一樣,很多國家都有裸體海灘等。

在西方的「裸體主義」,做為一種文化運動和政治運動,其存在有社會、歷史和哲學上的綜合原因;隨著社會的發展,裸體主義越來越多地表現在商業和旅遊方面,參與裸體運動的人們更多地把它做為一種生活方式,「裸體」更多的和休閑娛樂以及人權聯繫在一起。

而在現在的中國,越來越多出現的裸體行為不是一種「生活方式」,而是一種「生存方式」。

今年8月18日,上海市浦東區77歲老婦莊靜慧,在浦東新區法院祼體下跪求立案。9年前,莊靜慧的店舖和洋房遭到當局強拆;7年前,莊的姐姐在和黃浦區法院法官談關於房子司法強遷一事過程中突然死亡。為此,莊靜慧多次要求法院立案未果。

11 月14號上午,貴州省高級法院門前,出現一位赤身裸體的年輕女子,當街喊冤。這名女子赤身裸體站在貴州省高級法院門口,身上只披了一塊寫有「十年冤案」的白布,天氣很冷,她嘴唇發青,臉發紫,身體也凍得發紅,但她不停的跟圍觀的群眾訴說著冤情。

11月27日下午,一男一女攜帶2名小孩在廣東電白縣城水東人民路上裸體徒步行走,引發圍觀。一個月前,出生兩個月的幼兒患急病入住電白縣婦幼保健院。27日治癒出院時,尚欠治療費1,500元。由於無法籌到資金,一家四口脫光衣服,徒步上街求助。

雖然在現在的中國社會,商家為促銷商品,可以找來美女當街裸體宣傳,所謂的人體藝術也登上了大雅之堂,人們對裸體似乎都已經習以為常,見怪不怪。但是,對於大多數普通的民眾來講,中國幾千年的傳統道德觀已經滲透在血液之中,對於當眾暴露身體特別是女子裸體,畢竟覺得是一件值得羞恥的事情,是一件喪失尊嚴的事情。

在西方,在公共場所、街頭等處也會出現裸體抗議者,但這些抗議者大多不是為自己個人的利益,多是抗議質疑政府的公共政策不當,有可能對公眾利益造成損害等,這種行為也是西方民主政治制度下的一種表現。

在中國則完全不同。為什麼民眾犧牲自己的人格尊嚴承受羞辱去這樣做呢?社會嚴重不公,法律形同虛設,在通過任何正常的法律渠道解決冤屈都被完全堵死後,民眾只有採取這種極端的方式去喊冤與維權。

還不僅如此,全國上千萬訪民的冤屈無處申訴,很多時候,訪民即使採取一些極端的方式維權也無法取得媒體和人們的關注,因為這樣的案例和行為成千上萬,每天甚至每時每刻都在發生著,如果一些個案不被媒體關注報導,那麼得到解決的可能性幾乎是零。在這種情況下,為取得關注,訪民不惜採取自殺、自殘、自焚等極端方式來捍衛自己的權利,這也是那麼多農民工用跳樓等方式討薪的原因。

中國民眾赤身裸體,用羞辱自己的方式維權,是處於被逼無奈,這絕不是他們選擇的一種休閑生活方式,而是一種絕望之下的生存方式。表面上。他們脫下了自己身上的遮羞布,其實,他們脫掉的是政府和當權者身上的最後一塊遮羞布。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