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姜維平:薄熙來打黑是谷開來策劃的?(圖)

2011-10-04 22:37 作者:姜維平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2011/10/04/20111004103604264.jpg

去年3月6日,薄熙來在北京參加兩會時,首次透露了其唱紅打黑和太太谷開來有關,據當天的中國新聞網報導,在3月6日的十一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重慶團開放日上,薄熙來接受媒體集體採訪時稱,妻子的法律知識在「打黑」中給了他很大幫助。薄熙來說:「我的夫人谷開來是中國第一批律師。不僅法律知識,國際文化的知識也很豐富。她的知識,特別是法律知識在‘打黑’中給了我很大幫助。」

薄熙來還藉機表達對妻子的感謝:「為了我,她做出了巨大犧牲。十幾年前律師事務所辦得正紅火的時候急流勇退,專心做學問,我是很感動的。」

此後,我發表了《谷開來激流勇退了嗎?》一文,並刊登出了1998年2月21日我拍攝的照片,其清楚地顯示了大連的開來律師所正在營業,近年才改名為「昂道律師事務所」,至今猶在,薄熙來如何解釋呢?

慣於說謊,即貪婪又偽善的這對政治夫妻,曾經一手掌控大連的公權力,包括司法和媒體,把自己描繪成改革者,也把批評他的所有人投入監獄;另一手巧取豪奪了數以億計的錢財,包括股票,字畫,古玩和房產,以及大連較大的招商項目,其金額超過文強十倍百倍,現在,不但未受到整肅,而且,兩人勾結在一起,精心策劃,以唱紅打黑為掩護,行「黑打」,報仇,送「蛋糕」之實,他們又欠下了重慶老百姓新的血債。

最近,有重慶新聞界消息人士透露,薄熙來打黑不是中央統一部署,也不是為了「平安重慶」,而是2007年底處境艱難時自救和逃脫貪腐整肅的狗急跳牆似的奮力一搏。

薄熙來在商務部工作期間,由副總理吳儀直管,最初,吳儀以未婚大姐之溫情,對待風度瀟灑的薄熙來,恩護有加,一度合作不錯,但幾年下來,他短期內的迷人偽裝逐漸暴露無遺,動輒向上級謊報商情,挑撥吳儀與國務院主要領導的關係,妄圖取而代之,特別是在外事場合,喧賓奪主,故弄玄虛,口吐狂言,有辱國格,因此,吳儀對其痛恨不已。這一點已由大連體育用品商場董事長於某佐證,其任職商界數十年,與北京商務部各級官員聯繫密切,這位目前已退休,年近90歲高齡的長者說,薄與吳不睦是其被踢到重慶的主要原因之一,中國官場的不成文法是,前任領導往往推薦或首肯繼任,才能成功,而2007年初,薄熙來迫不急待地想當副總理,過於張揚,四面楚歌,最後栽倒在自己心胸狹窄的品質上,吳儀反對力度最大,胡錦濤只是順水推舟,另外中組部也認為他缺乏封疆大吏的錘煉,應當去重慶補課。

消息人士說,從2004年初,薄熙來離開遼寧之後開始,就有原遼寧省紀委書記高姿,大連中法副院長劉曉濱等13位被打入監獄的幹部,黨員,企業家,向中南海領導寫信控告他貪腐和枉法的罪行,曾引起胡溫高度重視,但礙於薄一波的面子和死後的餘威,久拖不決,至今事件未能平息。故此,薄熙來行前把秘書車克民留在大連國安局任黨委書記,不敢讓他調動半步,就是為了利用反間諜的設備,手段,招牌,監控和打壓反對薄熙來的勢力,由於大連安全局直屬國安部,又有周永康力保,故人事上無人能動車克民的官職,這正是大連至今不能挖開薄熙來老巢貪腐枉法黑暗的主要原因,比如,上述多人的舉報信,如果從大連投遞,第一個秘密偷拆的是特務,而車克民是幕後操控者。

不過,對中南海來說,大連不過是一個小村莊,胡錦濤擔心的不是薄熙來的獨霸一方,而是他的進軍中央,多年來他與部隊的一批高級將領往來密切,暗渡陳倉,使他寢食不安,一是徐才厚,薄熙來在大連的瓦房店市長興島鄉搞對外招商,是為了給徐的本家兄弟徐老三送大「蛋糕」;二是吳勝利,他當大連水面艦艇學院院長時,就與薄熙來是鐵哥門;另一個是張海洋,文革落難時,薄熙來和他是一起藏在床底下躲挨打的小兄弟,所以,諸如此類,不一而足,把他下派重慶,圍困在火爐之中,給他一個「西南王」的招牌,任他瘋狂,可能是胡溫高超的政治謀略,也報了吳儀的一箭之仇,高層原本以為薄熙來在汪洋嫡系和賀國強舊部的夾擊下,他會身心疲憊,坐以待斃,然後,再由李克強當政時核實的證據,對他進行敲打,比如,抓捕與他聯發紅信的張春江,與他父親生前形影不離的王益,重判給薄當商務部秘書的吳某,等等,把他困在山城,耗到退休回家。

但是,胡溫不知道,薄熙來有個賢內助谷開來,她不僅文革挨整,學會了女皇江青的陰陽怪氣,心狠手辣臉皮厚,而且,熟知中國司法系統之黑暗,和中共官場之骯髒,她即貪腐又枉法,在大連婦孺皆知,其90年代初就在北京亞運村買了商住房,把律師所辦到了香港和紐約,1997年就拿到了新加坡的綠卡,他深知,官場如戰場,出來混總是要還的,一旦被整肅,便人財兩空,所以,她早早地把兒子瓜瓜和巨額財產轉移到了國外,成了中國第一個裸官,她唯一擔心的是,薄熙來被胡溫調虎離山後,迫於大連人的舉報壓力,中紀委會像1999年對待原省長張國光一樣,先換個地方,再算總賬,慢慢地用反腐的「小刀」切割他的肉。於是,她先陪瓜瓜到英美各地,學習英語,轉移贓款,打通關係,把「大本營」安排好,這一細節,我們從薄瓜瓜接受記者採訪的長篇文章的描述中可見一斑。

然後,谷開來返回重慶,再次與薄熙來商討了唱紅打黑的事,「唱紅」是為了安撫軍中和政界的保守派,這裡包括江澤民和李鵬,也曾包括過部隊的谷景生等人;「打黑」,是為了騙取老百姓的信任,更能名正言順地把汪洋,賀國強等黨內對立派的舊部打倒和清除,其中警方的代表人物是文強,法院的代表是張弢和烏小青,媒體的代表人物是張宗海,企業界的代表是黎強,等等,消息人士轉述谷開來的話說,這是你死我活的鬥爭,勝敗在此一舉!。。。。。。接下來,他們列出了一個名單,專門去網上尋找老百姓反映強烈的人,把他們的犯罪線索記錄在案,其中也包括市長王鴻舉,但薄熙來在申報他的黑材料時,中南海高層認為穩定大局為要,只同意打到文強的正局級幹部為止,不過,谷開來的計謀還是成功了,因為上報的黑材料也涉及到了賀國強,汪洋等人,這樣一來,中紀委對大連官場的深挖中止了,這是利益集團內部的對等交換,也是中央第三巡視組「公雞拉屎頭硬」的原因,

消息人士表示,薄熙來說谷開來搞「文化研究」是假的,她只研究政治,並在重慶和北京之間往來如梭,他進出江澤民官邸像走平道一樣,薄熙來知道電話不安全,部下不可信,所以,重要事情全由谷開來口頭傳達。

消息人士還說,王鴻舉未被雙規,但不得不引咎辭職,退出重慶政壇,而由黃奇帆取代,而黃市長是江澤民推薦的,目的是配合薄熙來抓經濟和民生,因為他瞭解薄熙來:搞階級鬥爭是行家裡手,爐火純青;如搞經濟建設,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2009年是重慶「唱紅」最響的一年,2010年是「打黑」最厲害的一年,谷開來認為,「將軍後人合唱團」唱出了父輩的威風,震懾了共青團派,而且化解了歷史上薄家與多家的恩怨,如果能逼迫胡溫點頭全國推廣,就能「橫掃全軍如卷席」,但6月10日,被港刊預先識破曝光,千里之行,毀於一旦,而谷開來策劃「唱紅」活動,由其母範某親臨唱紅會場而證實。

消息人士指出,「打黑」不僅全部清除了異己,而且,順應民意,給他們分別安排了最佳角色:是老闆的,給戴上「黑帽子」,再搶奪他們的「大蛋糕」,送人情給中南海的關係戶;是官員的,摘下「紅帽子」,逼其舉起保護傘,承認罪行,逗得老百姓高興。

消息人士說,「打黑」還重用了王立軍等一批酷吏,警方的人事安排,也大都與谷開來有關,薄熙來委派太太經常和王局長密切合作,並在北京一同行動,上竄下跳,八面玲瓏,行走在權貴和富豪之間,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尤其是對媒體和律師界的操控,都由她具體出點子,一方面重判張宗海,李曉楓,逼迫重慶媒體又是公開道歉,又是編造「共富」神話;另一方面,監控良心律師的正常辯護業務,把北京律師李莊抓捕入獄,把「法律泰斗」趙某恐嚇閉嘴,把「奔錢」心切的律師們團結起來,緊跟谷開來向「錢」看,特別惡劣的是,谷開來還利用李莊案,渲泄心中的底火,想當年第一批律師入圍,傅洋和谷開來,莫少平等人,都曾同一個起跑線前奔,但谷律師一直沒有勝出,不是名聲不夠,而是人各有志,莫少平成了人權律師,傅洋注重職業道德,口碑絕佳,唯有谷開來聲名狼藉,一會兒和馬俊仁攪在一起,臭遍世界;一會兒控告《廣州日報》,與記者梁某結怨,一會兒向作家趙瑜宣戰;一會兒在紐約代表大連國企吹牛,聲稱《勝訴在美國》,官司沒打幾場,自傳寫了兩部,卻是文人代筆,使世人貽笑大方。

總之,谷開來業內名聲不佳,故對傅洋,李莊等早已牙根痒痒,藉著薄熙來打黑的鐵拳,不僅監禁了李律師一年半,創造了世界上前無古人的嫌犯與辯護人反目為仇的奇蹟,這還不算,還想再演電視連續劇,後來由胡錦濤批示,中止了司法鬧劇,雖然谷開來報仇雪恨,整治了彭真的後人,卻把笑話傳遍了地球村。2000年,她在大連時也和律師陳德惠爭生意,心裏不爽,就利用薄熙來的權利,誣陷其偷漏稅,把他拘禁了一年多,留下了冤假錯案,現在,她不但不接受教訓,反倒變本加厲地打擊報復他人,把監獄當成了隨心所欲的工具,任中國的法律蒙羞,其卑劣伎倆,小肚雞腸,盡展無餘,正是她的「小聰明」,葬送了薄熙來「打黑」的前程,於是,打黑「黑打」成了連詞,唱紅不得不改為「唱富」,這些都充分暴露了薄熙來,谷開來在文革運動中學到的整人的本領。

消息人士稱,薄熙來不打自招地供出其妻干政亂法的罪行,又操控谷開來頻繁地往來中美之間,自以為前進有海,後退有路,但她在西方國家的蛛絲馬跡已被聚焦,像她這樣的直接參與了中共高官踐踏人權劣性的人,是否應當和薄熙來一樣,成為國際法庭的被告,既便有綠卡,也應當被美國政府禁止入境?請國際法專家和廣大讀者深思之!

2011年10月3日於多倫多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来源:RFA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