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國,只差第一槍

2011-10-03 22:20 作者:九天劍 桌面版 简体 20
    小字

首先聲明,本人憎恨暴力。不瞞您說,從小到大,在下連雞都沒殺過一隻,而且看到血就頭暈。所以,看了題目請不要誤會。

起這個題,是感慨今年這個大年——辛亥革命百年。當年武昌響起的第一槍,引領中國終結了二千多年的封建王朝歷史,4個月後創立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中華民國。多麼偉大的第一槍!

本人雖憎恨暴力,但並不討厭開槍。很小的時候,在某遊園會第一次端起氣槍,就打了個10發10中,把攤主鼻子差點氣歪,極不情願地摘下那個高級毛絨熊貓遞給我,但是堅決拒絕自信滿滿的我第二次開槍,而且一點不聽我解釋這是第一次打槍,還斬釘截鐵地說:「你小子肯定學過,爹是當兵的吧?」而我爹不是。問他為什麼這麼肯定,他不情願的透露說,你瞄得越准,越打不著,因為他故意調歪了準星。

陰差陽錯打中了10槍,讓「我槍法很準」這個話從小吹到大。直到1989年6月4日,早先崇拜的共軍向人民開了槍,「英雄」一秒鐘變成了狗熊,我也不再自誇打槍很準,好像連尚武都很卑鄙。

能載舟亦能覆舟

接下來的二十幾年,這個世界槍聲不斷。首先是歐洲,羅共黨魁齊奧塞斯庫剛才還在學中共毛「接見」紅衛兵,得意的俯視著數十萬子民訓話,轉眼就被萬眾吼下臺去,沒兩天竟被自己軍隊法庭判死,而且立馬遭亂槍射斃,倒掛著自己和老婆的屍首遊街。幾槍改變了羅馬尼亞的歷史,好大的威力。

接下來,在東南亞,一個叫波爾布特的柬埔寨匪首,到中國朝拜了毛大爺之後,回去就大開殺戒,連開了200多萬槍,殺了同樣多的人。柬國一夜間變成骷髏世界,知識份子幾近絕種。小小的槍彈奪去一個信奉佛教民族的文化和自尊。

再下來是中東,那個叫什麼姆的總統,馬弁一堆,卻總是腰別手槍,誰惹了他拔槍就平射,高興了也朝天開槍聽響,任彈殼砸一臉,哈喇子流一脖。這怪癖後來把老天惹怒了,派大兵把他從地溝裡掏出來,掛上根繩兒,踹翻了板凳,吊驢似的在那晃啊晃。從此那個叫伊拉克的油國的稅收,回到了僕人手裡。

最糗的是俊男拉登,放著公子王孫不做,一根筋,非要對異教徒雲集的美國發動聖戰,駕飛機撞最高的那兩個大樓。幾千人殞命,惹翻了老美,地上坦克轟、天上飛機炸還不夠,外加衛星和海豹。拉登躲貓貓10年還是沒躲過。不過高科技只是前奏,最終教主還是被最小兒科的花生米報銷,血漿腦漿淌一地。

應該說,自從人類發明瞭殺自己的槍,人就活得不踏實了。你看那些土匪、海盜,大字不識幾個,脖子上挎支AK47,馬上就成了老大。更學問的是老毛,一句「槍桿子裡面出政權」,被奉為共產匪經,個個山頭都念,也真是見效。

這玩意比潘多拉的魔盒還好使,來得快呀。「不許動,舉起手來!」小時候玩官兵捉賊,這話朗朗上口。潘多拉的盒子打開,蜈蚣蟑螂還得爬一會,不幸咬到說不定還有救;可讓你舉手你不舉,土匪食指一摟,您就是後悔也得躺下再說了。所以大家都崇尚槍:土匪崇尚,英雄也崇尚。任何戰事,槍一定是主角,連外太空UFO 怪獸打架,用的都是那個什麼鐳射槍,美國大片就這麼演的。

就說這次北非沙漠那地界兒。老卡多狂,見臣民不服,舉槍就掃,我管你什麼聯合國閣老會,老子有的是槍,殺你沒商量,咋著?老子剛花2億美元買了中共的槍,老子當年洛克比炸你民航機咋著,老子一直資助恐怖組織咋著,老子妻妾如雲、石油如海,錢多的想買美國就買美國!老子就這麼橫了42年了,你能把老子咋著?

那老小子口才還好,連蒙帶嚇,說是要一條街一條街的把刁民宰光,一時間,那張老倭瓜臉每條皺紋都泛出血光,好恐怖!

這時候,英雄就顯出本色了!利比亞人就是不服,奪了那小老兒的槍。

中國人知道岳飛、楊家將、水泊梁山各路好漢。如果沒有槍和拚勁,英雄最多變成學者,歷史就少了「可歌可泣」的故事。想想站在廣場、抱著頭巾、高喊「不自由,毋寧死」的利比亞大姐;無懼美女狙擊手,照樣站高臺歡呼勝利,犧牲生命也要換取哪怕一小時自由的反獨裁戰士,何等的悲壯!

自由之槍或殺人之槍

在好人控制槍這玩意的時候,世界很平靜。葉門的槍比人口還多,可人民善良,沒用槍逼獨裁33年的沙雷總統下臺,只是在沙那廣場駐紮數月,和平抗議,可軍隊和便衣槍手卻開火殺傷民眾。現在沙雷自己不得不同意舉行普遍、自由、直接的總統選舉,還權力給人民。

美國槍店遍地,槍支種類繁多,可自打獨立戰爭和南北戰爭之後,200多年間,沒人試圖拿槍推翻政府,因為政府寫張選票就能推翻,用槍就是無腦兒。多槍變成美國自由的保障。憲法裡都說了,誰敢剝奪人民自由,人人有權開槍奪回自由。所以,沒人敢和美國人拿獨裁扯淡!這樣,槍只好變成玩具和藏品,但人民的槍與威懾同在,與自由同在!

槍到了壞人手裡會怎樣呢?看官,別以為西裝革履、黃袍馬褂的都是好人。那層罩是裁縫的生意,特別是御用裁縫。一肚囊子壞水的穿啥都沒用。就像槍,手是六指也不妨礙攥槍,腦瓜子別長犄角就行。說到這,要嘮嘮咱黨國。

自打中東開了三枝茉莉,黨就慌了。為麻?槍響了。有人問,黨不是最會玩槍嗎?聽清楚,槍沒慌,是黨慌了。早年還只有老套筒那陣子,黨還人模狗樣的整些「分田、吃飽」的假說,雖然幾代黨魁到死也沒整明白那勞什子「共產主義」是啥,可蒙了不少熱血青年,跟著它一塊使槍殺人,要沒那個假說,一想良心,開槍時手也會哆嗦。後來黨徒捏著它,到處共產共妻,越來越嘗到甜頭,敢情還是這真傢伙好使,誰見誰怕啊,黨就再也不在乎什麼馬列斯毛了。那個一度被煽為經典的假說,變成了隨意解釋的江湖術語。

在中國,那就是毛語錄、鄧黑貓、三呆婊、胡河蟹。不過,老套筒一路改成AK,卻一直攥得緊緊的不敢放下。為麻?這玩意既可以代替聯合國憲章、也可以代替本黨「憲法」。說白了,槍就是匪的一切。

凡事有個開頭。共黨沒什麼可吹的,就來了個什麼「八一南昌起義,對反動派打響了第一槍」。我們懶得和它理論匪史細節,只想問問偉大的中國人民:現在誰是反動派?我想,刨去既得利益的一小撮,還有不敢吱聲的,有一個算一個,都會異口同聲:共匪!

有網友借這個「第一槍」,反問共軍中幾百萬拿槍的,哪個還是男人,敢為人先,站出來創造歷史,開這第一槍?!

此時不響待何時

中國人歷來講「天時、地利、人和」。今天,是全球反獨裁的天時;中國,是共產王國著火的魔界;現在,全國老少爺們兒齊唱被共黨剽為國歌的「義勇軍進行曲」,此起彼伏!想想我們蒙難的祖國,60多年了,什麼時代有這種狀態?難道我們還不應聽到共軍中響起良心槍聲?!難道穿上那身皮的兵哥,忘了你是老百姓的孩子?

有人說,中華民族真的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這塊曾經那麼富足、壯麗、謙和的土地,今天變成道德淪喪、草菅人命、人人為敵的國度!你難道看不到你的父老舍命上訪10年,被打被失蹤;你的家園被惡霸強拆,母子流離失所;你的兄弟被洗臉死,姐妹被俯臥撐;你如果能容忍所有這一切,看著不吱聲,你就不配拿槍!

你不是土匪,開槍不等於隨意殺人。但只要槍一響,大腹便便的各路匪首會個個篩糠;槍一響,欺壓百姓的匪警、城管立馬變成菜瓜;槍一響,匪巢能被震塌!

1911年辛亥武昌起義,有一位普通軍人被永遠載入中華五千年青史,就是打響第一槍的清王朝新軍工程第八營的革命黨人熊秉坤。從某種意義上說,中國最後一個封建王朝,就在這一槍中瓦解,真可謂一槍定乾坤!

難怪很多鄉親說:辛亥革命100年了,站在辛卯年裡,我們中華子孫多麼盼望,有一位、一群正義軍人,效法新軍志士轟塌統治268年的清王朝,而發起辛卯革命,打響推倒中共的第一槍,終結這西來邪教對中華祖國62年的蹂躪,實現辛亥革命之目標——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建立民國,平均地權。將中國最後一夥凶悍土匪打入地獄,讓人民永遠當上開心主人。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新紀元週刊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