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他被失蹤,被關押,被虐待(圖)

耿和女士在紐約「全球反迫害高峰會議」上的講話

2011-09-27 23:50 作者:耿和 桌面版 简体 7
    小字


妻子耿和呼籲關注高智晟律師被失蹤事件(網路圖片/看中國配圖)

主席先生和各位聽眾,大家好。

感謝大會主席給我這個機會,在這個大會上能為我的先生——人權律師高智晟講話。

我的丈夫高智晟是中國著名律師,他始終為當事人爭取權益,盡其所能地為窮人免費服務。金錢和權力不能誘惑他,邪惡和黑暗不能壓倒他。他一直利用律師職業向大眾傳播公平、正義和人權的理念。他的正義感和雄辯的口才連中共官方的法官都受到感動。可是,這樣一個盡職為民服務的好律師卻自己遭受到中共官方的嚴酷壓制和迫害。2005年11月,政府關閉了他的律師事務所,吊銷了他的律師執照,2006年8月15號警方突然非法綁架了他, 2006年12月22日,警方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給高律師定了罪,並判刑三年,緩刑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在緩刑的五年中,高律師就有六次以上被強制綁架失蹤。

在2007年9月21號的綁架中,高律師遭到中共警方的令人髮指的酷刑折磨。那天,高律師被六、七個警察套上黑頭套帶到一間屋子中扒光了衣服暴打,暴打之後,四個人用四個電警棍子電擊他的全身和生殖器,令他身體劇烈地抖動,汗如雨下,痛苦地滿地打滾。這種反覆的電擊折磨達數小時之久,致使高律師出現斷斷續續的昏迷,瀕臨死亡。第二天早晨他們又用五支香菸熏高律師的鼻子和眼睛,還用牙籤扎他的生殖器。他們就這樣使用各種不同的酷刑一直折磨高律師到第三天下午,這時,高智晟拚命掙脫他們,一邊大喊著兩個孩子的名字,一邊把頭猛烈地撞向桌子,試圖以自殺解脫痛苦。但自殺未能成功,高律師的眼睛和頭部嚴重撞傷,流的血蓋了一臉。高律師懇求他們把他關進監獄,警察卻說:想去監獄是做夢,我們想讓你啥時候消失就啥時消失。邊說邊繼續殘忍地折磨高律師,一直折磨到天黑。最後,高智晟的眼睛被香菸熏得腫得完全不能睜開,皮膚被電警棍電得全身烏黑,沒有一處是正常的皮膚。這只是高律師遭受的多次酷刑中的一次。

為了保護我們的兩個孩子,在極端的恐怖下,我帶著女兒和兒子於2009年1月逃出了中國,而高律師則在2009年2月9號再次遭綁架而失蹤。一年後的2010年4月高律師被中共官方安排接受美聯社採訪而短暫出現,在採訪中,他沒有按照官方的旨意說話,而是向美聯社披露出他遭酷刑的真相。自那以後,高律師就再次失蹤,至今毫無音信。

按照中共當初「判三緩五」的判決,今年8月15日應是高律師緩刑期滿回家的日子。 可是,失蹤一年半的高律師卻真的如折磨他的警察說的那樣「消失」了。

由於九個月沒有聽到高律師的任何消息,美聯社記者於2011年1月在海外以長篇報告的形式公布了它2010年4月採訪高律師的談話內容,把高律師長期遭受酷刑的真相公布於世。

我非常擔憂,不知道我的先生怎樣熬過那些讓人生不如死的酷刑,更不知道他是否還頑強地活著,或者早已離開人世。我的女兒因為過度思念父親而精神崩潰,不得不長期接受心理治療。記者曾問我的兒子和女兒,如果見到爸爸他們會感覺怎樣,兒子回答說:「我一定會哭很多,因為我終於見到爸爸了。」女兒回答說:「一直都做夢,就是夢見我爸爸死掉了。那個時候我就特別希望看到我爸爸,然後跟我爸爸說我愛他。

毫無疑問,中共政府對我先生的迫害和酷刑既違背世界人權公約也違背中國自己的憲法。從我先生所遭受的迫害,就可以看出,中共自稱的它的人權改善了,不過是欺騙國際社會的謊言。

我請求國際社會和西方媒體能以維護人權為首位,真實地報導我先生的案例,給中共當局以足夠的人權壓力,促使中共當局釋放我先生,使我先生能夠重獲自由,使我們的家庭能夠團圓。

感謝給我這樣的機會說出我的這個請求。我更希望我能夠與各位共同努力,為世界人權奉獻我的一份力量。

謝謝!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參與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