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唐子專欄】中共借社會主義毀中華民族

2011-07-25 11:45 作者:唐子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所謂社會主義開始只是個政治假說,假定社會發展由生產革命、階級革命推動,從原始人群、氏族、部落時代,先後經歷奴隸制、封建(農奴)制、資本主義(雇佣制)的階級國家三個階段,由中共領導創建社會主義(工人階級統治)的全新國家,全民掌管國家政權和經濟資源(土地、工廠、機器等),共同富裕。

這個社會主義假說冒名科學,卻不是在大學或研究所的實驗室證實後,由工人依據國家法律組黨競選執政後推廣,而是由列寧趁俄羅斯共和國在「一戰」中的危難,發動十月暴亂的所謂革命強加給俄國人的。中共毛澤東學列寧,受蘇聯斯大林的教唆,趁中華民國八年抗戰後疲兵厭戰之機,發動美其名曰新民主主義革命的暴亂竊奪大陸政權,1957年反右後強加社會主義給中國人,逼全民唱《社會主義好》,辱罵、毀滅天道、孝道、婦道、師道等中國傳統。從此中國人被逼、被教幹壞事、棄自由、拒民主、非法致富,都藉著社會主義名義。分析如下:

一、方便幹壞事。

中國是一個文明古國,什麼好什麼不好,「士農工商」階層的全民有共同標準:仁義禮智信。中共不仁不義、粗野無禮、邪惡奸詐、言而無信,必須借社會主義來行使。黨宗教已將毛時代公有制下共同富裕的共產主義理想,變成權貴資本主義的黨富民窮的現實,國家和社會制度卻還掛著「社會主義」的招牌。這樣做是遮羞嗎?非也,用不著。因為機器工業、雇佣勞動、追求效率的生產歷史,以18世紀80年代瓦特發明蒸汽機為標誌,歷經約230年,資本主義早已扔掉了婊子臭名,完全不需要社會主義牌坊了。甚至由於蘇聯和東歐社會主義陣營的解體,由於德國納粹黨、伊拉克薩達姆、利比亞卡扎菲都挂社會主義牌子,這塊牌子在政治上幾乎可以跟極權專制、政府腐敗劃等號,早已臭名昭著,棄之更爽。

可中共總掛著「社會主義」牌子,為什麼?因為這個牌子化腐朽為神奇。中共的使命是毀滅中國人的孝道和仁心,把中華民族帶入永難出頭的十八層地獄。借社會主義改革名義,中共各級官員才能跟商人聯手巧賣公司、強拆房屋,才能把「工農」名義下的土地和企業,變成其特權和產業。這些特權及產業,說是「人民」的,卻由共產黨教壞了的貪官污吏,以「社會主義」招牌經管,這就是要他們貪污。有人說,共產黨是三令五申反貪污的啊!可社會主義這塊牌子的旅程就是:以革命名義殺人劫財、改革名義圈地分贓、盛世名義貪污腐敗,只能幹壞事。

二、自由民主是誘餌。

說白了,對中共而言,「社會主義」的招牌不是雞肋,比自由民主好千萬倍。中共的確在歷史上高喊過「自由」和「民主」,事例至今在《團結就是力量》這首紅歌裡還能找到,歌詞大意是:團結就是力量,是硬鐵,是強鋼,「向著法西斯蒂開火,讓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向著太陽向著自由,向著新中國發出萬丈光芒」。中華民國的城市青年追新逐異,1943年的這首歌很有誘惑力,很勾魂。

例如,富商家的女孩子王蘭反包辦婚姻,不想嫁給父母喜歡、很會賺錢的張智,卻迷戀上同桌的滿口「革命、公平、自由」的律師的男孩趙軍。兩人如果被中共地下黨員相中,介紹他們看《紅星照耀中國》,再合唱《團結就是力量》,青春的熱血就沸騰了:哇,延安,革命的燈塔!革命的小星星不去,誰去?於是就去了。青年人容易衝動,旺盛的荷爾蒙使他們在性亢奮、情迷戀的狀態下,不可能深思熟慮。假使教授華夏,理性地告訴他們:團結是要犧牲個人的自由意志的,鋼鐵般地衝鋒「開火」是對軍人要求;你們去了延安,會被當作小資產階級看管起來,改造成政治炮彈,向保護你們父母經商、辯護職業的國民政府開火,說不定還會讓王蘭你潛伏到某個城市做地下黨書記的情人。他們這時也不會聽。今天看過小說《白鹿苑》或者《潛伏》的人,就知道華夏教授分析的很對。中共「社會主義革命」不追求自由和民主,只是蠱惑民眾顛覆政府的統戰魔術。

三、社會主義是蠱。

蠱,由器皿入腹的蟲子。自由和民主,即中共革命(暴亂)的器皿,社會主義就是上面的蟲子,別名叫「新中國」。「社會主義」這個「蟲子」,被「新中國」的民眾吃進肚裡高唱「社會主義好」時,自由和民主牌「器皿」就被砸了。

中共1957年反右開始的「社會主義」是什麼?是煽動大陸民眾「前仆後繼跟黨走;砸碎萬惡的舊世界(幹壞事)」的政治理由。這個要砸碎的舊社會、舊中國,首當其衝就是中國人古而有之的自由。春秋魯國孔子之前,平民曹劌就能自由地見到國君,並獲得戰爭指揮權。秦朝陳勝在將被惡法處死前,說「壯士不死即已,死即舉大名耳,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率士卒「誅暴秦,伐無道」,思想全無今日中共黨徒怕死等死的奴性。東漢鐘離權,官至大將軍,兵敗入終南山修道成散仙(道教傳說中的八仙之一)。在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新中國成立之前,中國雖然長期是君主國,沒有民主制度,但天地教、家道教的敬天神、拜祖宗、孝父母的共和制中國家庭、社會傳統中,「士農工商」階層流動的自由一直存在。直到中共反右剝奪中國文人的言論自由,搞人民公社毀掉家庭私有制將農民變成農奴,權利至今還被農民戶口限制。沒有社會主義,就沒有中國農奴。

民主制,中國《周易•乾卦》中以「用九,見群龍無首,吉」披露其原則,雅典以城邦奴隸制實現,美國以廢除南方種植園奴隸制、全國實行雇佣勞動制在大國裡實現。中共也喊「自由」、「民主」,卻不是像「社會主義」那麼由衷。

四、非法致富。

現在搞的權貴資本主義,歷史上是1980年代鄧小平不爭論主張的結果。之前是毛澤東做黨的一把手,從1950-1976年,搞了土改、鎮反、三反、五反、合作化、反右、公社化(大躍進)、反右傾、四清、文革等十大運動27年,從1957年高唱《社會主義好》,到1978年土地聯產承包放棄「革命」搞「改革」之前,說是要「共同富裕」,結果是「共同貧窮」:中共安徽省委書記萬里在農村親眼目睹大姑娘沒有褲子穿,藏在家裡不好意思見人。這是「社會主義」失敗的鐵證。不爭論,就把中共「社會主義好」的口號下「人民地位高」的謊言隱瞞了,使中共得以打社會主義牌,繼續以改革名義,賣國家和人民名下的土地、工廠。

試想:鄧小平如果清算毛澤東的罪惡,宣告中共社會主義試驗失敗,像傳說中林彪、陶鑄秘密聯絡蔣介石那樣,請回在臺灣成功實現經濟起飛的中國國民黨,在1980年代名正言順地搞永久的私有制,實現多黨競選制,那麼開放黨禁、言禁實現「群龍無首,都是王者」的民主制,就不只是在臺灣,還包括大陸。如果這樣中共之後鎮壓六四學生運動和迫害法輪功修佛信仰的罪惡就都沒有了。

當然歷史沒有如果,一切都是中共社會主義運動的因果。依照鄧小平「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社會主義改革指示的邏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就有了第十條:「國家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規定對土地實地徵收或者徵用並給予補償。」第十二條:「社會主義的公共財產神聖不可侵犯。」第十三條:「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財產不受侵犯。」這三條規定,可以說是紙上談兵,但「社會主義」這四個字是中共誅心運動的殺手劍,變壞有錢人。大陸的達官貴人由此只能非法致富,不能變成好人。男人變壞才有錢,女人變壞才能跟壞男人分錢。

中共就這樣以社會主義的革命劫財、改革分贓運動,讓中國人以邪惡眼光看天道、孝道、婦道、師道等中華傳統,非安上封建專制和封建迷信的罪名才能說話,不知不覺地變成馬列邪教的行屍走肉,跟黨去十八層地獄陪伴謗神的馬克思。

點擊與作者交流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