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種植之前先做土 做土之前先育人」(圖)

——日企山東種地5年 不打農藥順天收成農民笑柄

2011-07-12 23:36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1

6月21日,朝日綠源農場建在山東萊陽沐浴店鎮的一片盆地中。該日資公司在當地租了1500畝地,植農作物和飼養奶牛。

日企山東種地5年虧本調查

租地1500畝種糧養牛,培育土壤不打藥不施化肥,曾因蟲子氾濫被農民索賠;產品瞄準中國高端市場

日本一家企業在山東萊陽租地1500多畝,種地、養牛。他們瞄準的是中國高端市場,主打高品質農產品。

對於在家門口種地的日本人,當地農民慢慢「失望」。日企不打農藥,不用化肥,甚至地里長滿草,他們覺得這是在糟蹋土地。

在食品安全事故頻發的今天,這家日企將產業鏈布局中國。這家公司的負責人認為,農業最終還將回歸到他們的路徑,依靠化肥、農藥的種地模式是短視行為。

對於外資在中國種地,也有專家表達了擔憂,提出外資租地的政策有待完善。

在山東萊陽種地的日本企業朝日綠源公司至今仍未盈利。5年來,這家公司已成為當地農民的笑柄。

2006年,朝日綠源公司由日本朝日啤酒、住友化學和伊籐忠商事三家公司合資而建。這三家公司均為世界500強企業,從事農業生產這還是頭一次。

當年,朝日綠源在萊陽租下1500畝耕地,用來養殖奶牛,種植玉米、小麥、草莓等,租期20年。

「他們完全拿地不當回事。」萊陽大明村村民並不看好這家日本公司。

5年來,朝日綠源的種地方式讓當地人看著心疼。不施化肥、不打農藥,甚至不除草,一畝地的產量僅是當地人的一半。

甚至有人開始懷疑日本人租地的動機。有村民說,日企租地是為了探礦;還有人稱日本人要為本國建一個糧食基地,「圈佔地盤」。

選地前考察土壤

當時看到日本人到田間地頭鑽土取樣,一些村民還以為是在勘探礦藏

6月21日,萊陽吳家疃村民說,土地出租給朝日綠源,自己沒有吃虧,也沒沾多大光。

按照5年前的合同,沐浴店鎮吳家疃、大明、南汪、小店、中汪5個村1000戶農民今年每畝地將收租1000元,這在當時來看是個高價。

2006年,此項目在山東省政府的關照下啟動。

時任山東省委書記張高麗與日本朝日啤酒洽談時表示,希望日企能利用先進技術在山東建設一個農業示範項目,幫助農民改善食品安全,增加收入,並打破對外出口的「綠色壁壘」。此事的背景是,日本對於食品進口標準很嚴,形成「綠色壁壘」,而山東是對日農產品出口大省。

6月22日,朝日綠源副總經理前島啓二證實了這一說法。他說,當年朝日啤酒已參股煙臺啤酒和青島啤酒,與山東打交道多年,收到省委書記的邀請,他們很有興趣做這個項目。

朝日啤酒此前並未做過農業。他們邀請了日本住友化學和伊籐忠商事兩家公司共同成立了朝日綠源,朝日啤酒佔股73%。

住友化學是從事農業採摘和設備的公司、伊籐忠是做超市和物流的企業,前島啓二說,邀請這兩家公司加盟,也是看中他們在農業產業鏈上的優勢。

6月21日,萊陽市沐浴店鎮黨委委員高風濤介紹,山東省曾向朝日綠源提供淄博、東營、莒南、萊陽4個地方。朝日公司對這些地方進行了水和土壤的考察,最終選址在沐浴店鎮。

沐浴店鎮鄰近萊陽市水源地水庫,周邊無污染企業,溫度和氣候也適宜蔬菜生長。

沐浴店鎮大明村村民說,當時看到日本人到田間地頭鑽土取樣,一些村民還以為是在勘探礦藏,鬧出很多笑話。

隨後的征地阻力很大。沐浴店鎮吳家疃村前任村支書於清說,沐浴店鎮的農民靠種菜為生,土地附加值高,他們不想把地租出去。

於清當時跟另外4名村幹部碰頭商量,想要用價格「逼走」朝日綠源。

2006年,萊陽市每畝耕地的租金580元,於清建議每畝800元,還提出每畝地每5年上漲200元。

讓於清意外的是,日方答應了這個價格,還對原耕地裡的作物高價賠償。

據介紹,當時農產品價格處於低谷,每畝地一年產值約600多元。七成以上的村民寧願外出打工,也不願種地。一大部分村民很快就把協議簽了。

6月21日,沐浴店鎮黨委委員高風濤說,特別是外出打工的年輕人,十分樂意租出田地。

吳家疃村的廉玉勝是少數幾個反對租地的農民。他現在承包著20多畝山地,一年有兩三萬元的收入。

他說,土地今後的趨勢肯定是增值的,當時村裡有幾戶不願出租,但架不住鎮上和村裡不斷做工作。

不打農藥「順天收」

朝日綠源的玉米地不打農藥,去年7月遭受蟲災,成千上萬隻蟲子爬過了田埂

對於在自家門口種地的外國人,當地人充滿了好奇。但沒過兩年,人們對這家日企開始失望,甚至憤怒。

6月21日,村民廉玉勝說,朝日綠源第一年搭建大棚,種植蘆筍、甜玉米和草莓,大棚不讓外人進,他們不瞭解內情,只知道草莓100多元一斤。

他們能看到露天種植的玉米和小麥,品種跟當地一樣,但種法大不相同。

朝日綠源的農場處在沐浴店鎮政府東南方向一個小型盆地中,對面是萊陽龍頭企業龍大集團的蔬菜基地。

朝日綠源農場分為三個地塊,奶牛飼養場、蔬菜大棚、露天種植基地。各個地塊拉著鐵絲網,配有攝像頭。露天種植的農場中,還架著探照燈。

6月21日,大明村的鄭大爺說,他種了一輩子地,沒見過這樣順天收的方法,地裡草也不除,遠處看過去,滿地是草「莊稼能長得好嗎?」

當地一些「農把式」用目測就能判斷出朝日綠源每畝地的產量。鄭大爺認為朝日綠源的小麥畝產只有400多斤,不足村民們產量的一半。

朝日綠源的玉米地不打農藥,去年7月遭受蟲災。成千上萬隻蟲子爬過田埂,吳家疃和大明村的玉米地也遭受損失。

為此,周圍村民堵住了朝日綠源的大門要求賠償。

村民還曾因糞臭投訴要賠償。從2007年開始,朝日綠源引進1800頭荷斯坦良種奶牛,牛糞堆積起來,臭味瀰漫四周。

5年來,當地村民對朝日綠源的種植方式普遍表示「看不懂」,他們認為日本人「不會擺弄莊稼」。

朝日綠源在地裡打了200多米深的吃水井,也讓當地人覺得不可思議。

村民廉玉勝說,一般打井20米深水質就很好了,為何要打那麼深的井。

今年春旱,廉玉勝的小麥地裡總共澆了三遍水,花費200多元。他沒有看見朝日綠源往地裡澆過水。

朝日綠源租地的頭兩年,有些地因乾旱撂荒。一些村民看著心疼,提出把地返租給他們種,被拒絕。

「搞不清楚日本人想幹什麼。」6月21日,大明村村民戲謔地說。

種植養殖循環

牛產牛糞,改善土質,產出無公害農作物,農作物餵食奶牛,再產出高品質牛奶

對於當地村民的質疑,朝日綠源副總前島啓二回答謹慎。他說,此前有媒體誤解他們是為日本生產糧食。

6月22日,前島啓二說,目前公司沒有盈利,不過他們在做這個項目前已做好準備,盈利不是目的,而是為建一個農業示範項目,提供高水平的農產品。

當地負責對接朝日綠源的沐浴店鎮黨委委員高風濤說,朝日綠源將盈利期定在十年之後,這段時間是他們對土壤的培育期。

對於當地人的評價,前島啓二表示接受。

他說,他們第一次做循環型生態農業。還在實驗階段,前5年難免會出一些問題,正在逐步改進。不過他們也覺得自己的種地理念完全異於當地農民。

前島啓二說,按照日本的古訓,「種植之前先做土,做土之前先育人」最看重土壤的品質。雖然萊陽土地肥沃,但經過化肥和農藥的洗刷,土地已退化,前幾年投入大量的精力在土壤的恢復上。

前島啓二說,他看到當地人種地還是注重當年畝產量。土地需不斷追加化肥才能保持產量,但那樣產出的農作物難免會有化學品殘留。

小店村村民趙炳輝對此也有體會。他在朝日綠源工作兩年,種了幾十年地的他,第一次這麼「伺候」土地,不撒化肥,全用牛糞堆肥;去草不施除草劑,而是手拔鋤除;農藥極少打,偶爾用,也需由專家指導;土壤定時檢測,確保養分均衡。

前島啓二說,當年有地撂荒,有村民提出返租,他們怕被施化肥、打農藥,拒絕了。

在朝日綠源公司的大門內,豎著一個循環型農業的模式圖:奶牛產出牛糞堆肥,肥施在地裡改善土質,產出無公害高價農作物;農作物秸稈成為奶牛的飼料,再產出高品質牛奶。

前島啓二說,他們種的玉米和小麥,全是給奶牛吃的飼料,為保證牛奶的高品質,不允許用化肥和農藥。

朝日綠源的牛奶每升定價22元,是國內牛奶價格的1.5倍。他們生產的草莓每公斤定價120元。5年前,朝日綠源的草莓在上海上市,刷新草莓價格記錄。

當地人看不上朝日綠源燒錢的種地模式,不過他們也認同這家公司的農產品品質。

「他們的奶牛反正吃得比人好。」6月21日,廉玉勝稱,曾有在朝日綠源打工的村民說親眼看到朝日綠源將不合格牛奶倒掉。

另外,他在其他地裡不敢直接摘水果吃,但在朝日綠源就沒有這個擔心。

「讓出」的市場

三聚氰胺事件後,國產乳品受冷落。朝日綠源瞄準的,正是中國企業「讓出」的市場

山東萊陽是中國對日出口農產品最大的縣級市,素有日本後花園之稱。

在朝日綠源對面的龍大集團蔬菜基地,90%的蔬菜出口日本。但朝日綠源瞄準的則是中國市場。

6月22日,前島啓二說,公司成立伊始即定下只銷售中國的方針,合同中也有約定。他說,公司成立時他們做過調查,中國特別是大中城市,對飲食生活方面要求「安全」、「安心」和「高質量」的消費者越來越多。

他們的目標是中國的高消費人群。

有統計顯示,中國高消費人群比例大概佔總人口的3%~5%,這是一個覆蓋五六千萬人的大市場。

萊陽市商務局副局長宋慧君說,隨著人們對食品要求越來越高,國內農產品企業也在調整高水平產品的銷售比例。

龍大集團近兩年也在調整高端農產品內外銷售比例,以往高端產品85%外銷,現在調整為60%左右。龍大集團總經理宮明傑認為,今後,國內高端農產品市場將是一塊巨大的蛋糕。

前島啓二認為,隨著中國人生活水平提高,購買他們產品的人將越來越多。

他介紹,目前,朝日綠源的牛奶只在北京、上海、山東市場銷售,銷售量以每月20%的速度遞增。

統計數字顯示,2007年三聚氰胺事件之後,國產乳品備受冷落,進口乳品重新奪取市場主導權。據中商流通生產力促進中心的分析,三聚氰胺事件後,進口品牌佔領一線、二線城市80%份額。

也正是這一背景下,朝日綠源這樣的外資公司開始分割國產乳業「讓出」的市場蛋糕。

2010年底,中國對全國乳品企業進行重新審核發證工作。朝日綠源也是煙臺市首批通過國家審核標準的5家乳企之一。

前島啓二說,日本國內牛奶產量已過剩,他們的產品不可能返銷日本。另外,中國的市場也吸引著日本本土乳業的目光。

土地流轉是前提

村民先將土地出租給合作社,合作社再將土地整體出租給企業

萊陽當地官員對朝日綠源的生產經營模式十分看好。

萊陽外經貿局負責人稱,朝日綠源的循環型農業在國內還不多見,這個項目在當地是重點推介的項目,很有示範作用。

據瞭解,朝日綠源公司享受免稅優惠,對於當地財政貢獻並不是很大。

前島啓二說,他們希望中國企業和周邊農戶模仿他們的生產方式,但目前還沒有第二家企業這麼做。

高風濤認為這種模式將是今後農業發展的方向,但是想在中國普及很難。

高風濤說,朝日綠源投資週期長,前期投入2190萬美元,此後每年再追加投資220萬美元。對於普通農戶和小企業來說,這是天文數字。並且農民承包土地後,往往更注重每年的效益。

據瞭解,朝日綠源在中國租種土地不算新鮮事,此前全國多個地方都有外資種地的例子。

早在1997年,山東龍口市冶基村將6000畝土地租賃給新加坡企業復發中記私人有限公司經營20年,這個項目主要生產名優果品,產品主要是出口。

上世紀90年代末本世紀初,全球500強企業,法國威望迪環球公司在重慶忠縣和農民合股建了15萬畝柑橘果園基地;世界第三大果商澳門恆河果業也在重慶江津市建起1000畝的柑橘種苗基地。產品也主要是外銷。

對於這些海外資本在中國大量租地種植,6月21日,高風濤說,這種模式是普通的土地流轉,符合當前的土地法規,不需要特殊政策支持。

據介紹,朝日綠源獲得流轉土地的方式是,吳家疃等5個村的村民將土地出租給村級土地合作社,土地合作社再將土地整體出租給企業,租期20年。每年,農戶通過合作社獲得租金。

當地的龍大集團蔬菜基地也是採用這種方式。

相關政策待完善

有專家認為,跨國公司由「銷售商」變身「農場主」,會對中國農業傳統模式產生強烈衝擊

對於外資在中國租種耕地,一些專家表達了擔憂。

山東省情綜合研究中心主任、原山東省社科院農經所所長秦慶武認為,跨國公司由「銷售商」變身「農場主」,還將對中國農業傳統的種植模式、組織方式等產生強烈衝擊。

據瞭解,截至目前,中國針對外資租地的政策還待完善。

2009年9月21日,農業部部長孫政才在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介紹,農業部等部門正在制定有關政策和機制,加強對外資進入中國農業領域投資的管理。

孫政才還強調,農業引進外資必須堅持服務和服從於確保主要農產品有效供給,維護國內農業產業安全和農民利益的基本要求。

這是中國官方對此唯一的一個約束性聲音。

此前,農業部原常務副部長萬寳瑞曾對外資進入農產品領域表示擔憂。他說,中國應設立外資並購涉農企業產業安全審查機制,對大宗農產品和重要畜禽產品,要制定外資並購的行業評價標準,細化外資並購的反壟斷審查條件。

6月22日,前島啓二說,收集這麼多土地,在日本國內也不常見。

目前,朝日綠源公司內六七名日方人員將家安在青島,一到週末,他們就會坐班車與妻兒團聚。

「我們相信,最終中國政府和消費者都會認可我們的品牌。」前島啓二說。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