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比藥家鑫殺人更可怕的事

2011-05-30 10:50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最近,西安音樂學院學生藥家鑫,開車撞傷人之後,又將對方刺死一案,在西安市法院開庭,一審結束後,法官宣布擇日宣判。作家李承鵬對此事評論說:案子大家已很清楚了。該怎麼判決也清楚,長安的法庭格外開恩,允許五百名群眾入場圍觀,這是為了方便四百名藥的同學,接受調查問卷:藥,到底該不該判死刑?這時候的民意,前所未有的一致,藥渣子、藥引子、藥罐子都回答說:該名同窗一貫溫良,品學兼優,給他一個機會。我覺得這個圍觀的場景很可怕,比那天晚上,藥連捅八刀還可怕。藥只殺了一人,這時候卻殺了四百人。這樣的教育,公然訓練學生對人性說假話,這樣的圍觀,讓人瞬間就變成了狼。

還有法庭。我不知道為什麼,允許和案情毫無關係的環節,出現在法庭上。也不明白為什麼要拿出藥的十三份獎狀,在中國,越壞的人獎狀越多,劉志軍的獎狀就很多,再後來,就開始闡述激情殺人,從藥的出生講起,到解構激情,一直激情到那天晚上。以至於大量圍觀學生潸然落淚,藥也及時的當場下跪……都是好演員。我相信中國法律,卻不相信中國法官,在中國,不是法律神聖不可侵犯,而是法官神聖不可侵犯。

我也同意寬恕,可寬恕的前提是公平,在一個不公平的環境裡,寬恕的是豺狼虎豹,鎮壓的全是阿貓阿狗。我也不喜歡看到死刑,我只是不明白,李剛案、錢雲會案、藥家鑫案,每逢惡性交通事故,有個叫CCTV的單位,總要給殺人者,以大把的時段,講述心路歷程。專家也不分析怎麼治罪,卻聲情並茂的講述「人性弱點」、「性格生成原因」。

那個叫李玫瑾的公安大學專家,從性格深處,講到新人類的社會屬性,她其實應該就直接說,藥家鑫有精神病,這樣,藥家鑫就不必判死刑。就是這個專家,當年高度贊成北大教授孫東東所說的「上訪戶都是精神病」,他們一直這樣,妙手做著司法春聯,上聯:上訪戶均為精神病,冤情不可信;下聯:藥家鑫實為精神病,不必判死刑。橫批:老娘說不刑就不刑。

彈鋼琴的與釘釘子的

網上的一個段子:對於藥家鑫撞人後,連捅八刀殺死傷者,中國公安大學犯罪心理學教授李玫瑾分析說,因為他彈鋼琴,手習慣了向下連續動作。另一個世界裡的原雲南大學學生馬加爵,聽了當時就淚奔了:李教授啊,你咋不早說呢,我也想活啊!當年用錘子砸死了四名同學,也是因為我在家打工的時候,幹的就是釘釘子的活,習慣了向下連續動作啊!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