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從方濱興遭扔鞋看中共御用文人

2011-05-23 11:15 作者:周曉輝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幾日前,有著中國「防火牆之父」之稱的北京郵電大學校長方濱興,在武漢大學演講時遭到了學生投擲雞蛋和扔鞋的抗議。這並非是民眾首次對方濱興表示不滿。去年12月,方濱興曾在新浪網開通了新浪微博,但隨即遭遇了網友們的「圍攻」,指斥其助紂為虐。一天後,方的微博被迫關閉。

方濱興為何讓眾多網民們如此不滿?從方濱興的官方簡歷可以看出,他主持建設了「國家網路安全監控平臺」等多個相關系統,並「在公共網際網路上的網路安全事件的處置等方面發揮了重大的作用」。換言之,因為其參與設計的防火牆的存在,使大陸民眾既無法自由獲取外部的信息,也無法在「牆」內自由發表意見。而方濱興也是作繭自縛,據其稱他自己也需要靠VPN訪問國外的網站。

有著眾多顯耀頭銜的方濱興並非意識不到4億網民們「怒從何來」,並非不清楚自己在扮演著怎樣不光彩的角色,但現實的利益讓其依舊選擇了這條助紂為虐之路,並辯稱自己是為「國家作出的犧牲」。看來,方濱興可能沒有意識到或者也不想搞清楚「國家」和 「政府」完全是不同的概念。國家是全體國民的家,有多少人願意防火牆的存在?又有多少人允許你方濱興這樣做了?很顯然,方在此是有意將為中共政府作惡與為國家做事混淆,說方是在為「中共政府作出犧牲」倒是恰如其分。

類似方濱興這樣站在中共立場上做事、說話的我們不妨稱之為「御用文人」。這類文人的重要特點是完全沒有了傳統士大夫的氣節,而是懂得如何服從中共的意志,為中共的專制統治辯護;知道要讚美誰,知道要罵誰;知道要迎合誰,知道要打擊誰。

從1949年中共建立極權統治後,這類知識份子就層出不窮。比較典型的如被稱為「紅色知識份子」的郭沫若。他不僅對共產黨領袖極盡諂媚之能事,而且是「黨指哪兒就打哪兒」。雖然當不斷為其樹立「光輝」的形象,但其卑劣低下的人品早已為眾人所不齒。

可惜,前人的經驗總是不能為後人所汲取。從90年代迄今為止,中國大陸政治、經濟、法律、科技、文化等領域這樣「甘為中共孺子牛」的文人並不少見。不妨舉幾個突出的例子。

中科院所謂院士何祚庥,雖說是研究物理的卻政論性文章幾百篇,物理學方面成果缺缺。1999年,他與公安部配合,發表文章稱法輪功導致人得精神病,構陷法輪功。2006年,針對頻繁的礦難,他的驚人言論是:中國煤礦死人無法避免,不是因為「腐敗」,是因為「窮」,「誰讓你們不幸生活在中國」。此外,「量子力學的運動規律符合三個代表精神」、「中國傳統文化90%是糟粕」都是出自何祚庥之口。瞧瞧這些言論,你能說這不是一個典型的科痞?!

北大光華管理學院名譽院長、經濟學專家厲以寧如此說過:「中國的貧富差距大嗎?中國的貧富差距還不夠大,只有拉大差距,社會才能進步,和諧社會才有希望。中國窮人為什麼窮,因為他們都有仇富心理。」「中國不應該建成福利社會,否則人們便沒有危機感,不好好工作。我建議取消所謂的養老保險、失業保險、工傷保險等等福利,目的是保持大家的工作熱情和能力。」「是否可以引進民間資金來做廉租房?」發出如此怪論的厲教授,大概從來就不知道貧窮是啥滋味吧?

今年年初,韓國《朝鮮日報》記者就中國若干問題採訪了北大國際關係學院教授、從美國取得博士學位的潘維和《炎黃春秋》雜誌主編吳思。報導稱,潘維對建設「世界第二經濟大國」的中國現行政治體制給予了高度評價,認為如果推行西方民主改革將帶來毀滅性結果。而吳思卻表示,只有進行民主改革,中國才能實現可持續發展。享受著美國求學帶來的諸般好處的潘教授讓我深為懷疑,他究竟在美國學到了什麼?!

對於言論自由,北大中文系教授孔慶東則有著如此高論: 「記者是中國的一大公害,要以法律武器打擊漢奸記者」,「全國人民應該起訴南方某報系等媒體,因為南方某報系天天在誣蔑我們革命先烈,誣蔑我們的黨和國家領導人,誣蔑全體中國人民」;「美國人民並不自由,而且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中國應當學習朝鮮」。看來,如此欣賞朝鮮的孔教授應該換個國籍了。

當社會中的有毒食品愈來愈多時,中共的專家們卻出來說「無需恐慌」,「服用三聚氰胺含量較低的奶粉不用過於擔心」,「我們政府對食品的監管力度,絕對是全世界的第一!」「只要科學吃米,我們市面上出售的大米仍然安全,可以合理地規避鎘超標帶來的吃飯風險。」問題是百姓如何「科學地吃米」呢?如何相信奶粉不含毒呢?

還有那個在四川地震後「含淚勸告全國人民」的余秋雨,對遇害學生的家長們說道:「你們要做的是以主人的身份使這種動人的氣氛保持下去,避免橫生枝節」。如果余秋雨也有孩子罹難,他也會如此「顧全大局」嗎?

古人有言:「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也就是說,士是中國社會的中心,應該有最高的人生理想,應該能負起民族國家最大的責任,甚至要有犧牲精神。可是,在中共的洗腦和恐怖壓制下,越來越多的知識份子沒有了脊樑,而上述人格扭曲的知識份子更是成為了中共政權欺壓、欺騙世界和百姓的幫凶,其對社會、對人民的危害並不亞於中共。

只是我很想知道,當中共垮臺的那一天,這些知識份子該如何自處呢?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