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共害怕一個坐輪椅沒有身份的人?(組圖)

2011-05-17 12:21 作者:楊蓉真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看中國記者楊蓉真採訪報導】新疆維權人士胡軍於16日收到昌吉州人民檢察院的〈委託辯護人告知書〉,表示將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胡軍,胡軍表示,這是5月9日給他〈監視居住決定書〉後,對他打壓的進一步升級,預計可能很快就要走完法律程序,將他送進監獄。

16日上午,新疆昌吉自治州檢察院三名檢察官到胡軍的住處,表示昌吉自治州公安已經將胡軍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案卷移送到檢察院,因此三人向胡軍送達可以委託辯護人的告知書。

中共恐慌在加劇 它們害怕一個坐輪椅的人

胡軍為新疆的高位截癱人士、權利運動負責人之一,目前協助很多訪民進行維權運動。他表示,中國發起茉莉花革命後,中共當局已經對他多次傳喚,並於5月9日對他發出〈監視居住決定書〉,原本預計會對他進行一段時間的監視,沒想到短短一個星期的時間,要對他進行起訴,顯示中共目前非常恐慌,害怕他一個殘疾人士。

胡軍說:「前幾次傳喚都說我傳播茉莉花革命的訊息、要求共產黨下臺、實踐民主憲政、要求選舉,說我觸犯了法律。此外,就是我涉及權利運動的事,以及接受國外媒體採訪。」他認為這次在這麼短的時間就決定要起訴他,應該是中共中央高層的命令,不然他們的效率沒有這麼高。

由於胡軍屬於高位截癱的殘疾人,生活不能自理,按照法律是不能關押他的,胡軍認為目前的形式看來中共已經不顧後果,他說:「它們的恐慌在加劇,它們害怕一個坐輪椅的。它就是要告訴世界,它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流氓,無所顧忌,就是要耍流氓,這就是中共,它們不會停止它們殺人的機器的。」

中共如何起訴一個沒有身份的人?

胡軍於1992年任職於公安局所設的據點從事汽車配件買賣的工作,後因為與該單位經理髮生矛盾,被以欺詐起訴,判刑兩年。入獄後被分派挖煤的工作,於93年發生煤礦事故造成高位截癱。事件發生後,昌吉州監獄因為不願承擔責任,因此在胡軍94年刑滿出獄後,未發給他「刑滿釋放證」,造成胡軍出獄後不能落戶的情形。

94年11月胡軍至法院起訴昌吉州監獄,要求該單位對他進行行政賠償,卻因為沒有身份法院不予受理。95年11月,胡軍到監獄去要求給他「刑滿釋放證」,卻再度遭到監獄關押。直到2008年,在海外媒體的關注下,才獲得釋放,但依然沒有解決他戶口的問題。

中共面對一個沒有身份的人,在對方進行追究責任時,以沒有身份為由不予受理,而目前這個沒有身份的人卻要受到中共當局的起訴。胡軍表示:這是很荒謬的。我問他們,你們怎麼確定我就是你們要找的人,我都沒有戶口,怎麼證明我的身份?

如果要解決胡軍的身份問題,那麼就必須從胡軍93年發生煤礦事故時追究有關單位的責任,然而這一切卻是中共不願面對的。胡軍說:「我被關這麼多年,檢察院始終不吭氣,每次找到他們,他們就說檔案資料沒有我的名字,我們沒辦法處理這件事情。既然沒有我的名字,無法處理我的事情,為什麼這一次這麼快就把我身份確認了?目前整個大環境使中共感到恐慌和害怕,現在對打壓的人員、態勢,是不做任何考慮了。我想他們也一方面要警告一下那些訪民。」

胡軍新疆昌吉州人,為「權利運動」人權組織的一員,該組織主要從事協助中國底層百姓爭取最基本的人權,並促進社會的公平與公正。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