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郎咸平:菜賤傷農誰之過(圖)

2011-05-16 12:01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政府政策最難的一點是什麼?就是如何準確地對症下藥,這是真正高難度的政府治理。  

菜賤傷農在我國已經成為一個不爭的事實。為了改變這種情況,政府做了很多的改進。比如北京市從去年12月8日開始對每一天進城運送蔬菜的1500輛卡車免收路費。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我們的很多專家和學者都認為,我們的菜價之所以高,是因為中間環節是最大的成本來源。我們的北京市把中間環節消除之後,菜價是否就降下來了呢?還有就是,如果按這些專家和學者所說,把中間環節的費用降下來之後,我們的菜農之前那種屢屢被傷的情況有沒有得到改變?據媒體報導,中國最大的白菜生產基地河南新野一分錢一斤白菜,而山東很多地方呢,為了把這些白菜去除掉,騰出來以後移作他用,甚至免費送,因此一畝平均要虧1000元,菜農依舊很淒慘,這就是現狀!

農超對接能解決問題嗎

有人說應該農超對接,以提高農民的收入。所謂的農超對接就是農民自己組織起來,直接賣給超市。這種農超對接的方式在法國的比例是60%,美國是80%,韓國和日本是50%。中國只有15%的農產品實現了農超對接。這是農業部公布的數據,證明說我們農超對接是非常趕不上時代的,和其他國家相比,我們的比例非常低。如果政府出面能夠將農超對接的比例由15%變成像美國一樣80%的話,我們可不可以解決蔬菜價格高的問題?我告訴你,一樣不可以。

我告訴大家一個最真實的數據,按照我們的研究結果顯示,海南省曾經採用這種做法,最終農超對接使成本下跌15%。北京的平均菜價是七毛錢,所以15%是什麼呢?是一毛錢。也就是說真的做農超對接,北京菜價將從七毛跌到六毛,還是很貴。

簡化運費也解決不了問題

對於中間的運輸環節,由於北京取消了送蔬菜的1500輛卡車免收路費,使得中間的成本大幅下降。比如,從河南淮陽到北京大概是900公里,10噸的卡車大概成本是2800元,平均而言,一斤蔬菜的運輸成本是0.14元。山東聊城到北京500公里,10噸的卡車大概費用是1600∼1700元之間,核算下來一斤蔬菜的成本0.1元不到。所以說以運費來講的話,你解釋不了最終價格為什麼這麼高。就算政府搞農超對接的結果,你最多再降一毛。以上海為例的話可能降個兩毛,最多從一塊二跌到一塊錢,那也是很貴。

撥這麼多錢結果還是傷農

去年菜價一漲,國務院就下發一個文件叫作《關於穩定消費價格總水平,保障群眾基本生活的通知》,然後各地政府積極響應。舉幾個例子,長沙市撥2000萬元,哈爾濱撥了1億元,北京撥了8億元,增加菜田5萬畝。他們又搞錯了,這不是供需不足的問題。另外,如果把這8億元放到山東的話是50萬畝。也就是說這8億元的效率非常差,你根本就投錯地方了。在沒有統籌的情況之下,突然增加5萬畝是什麼結果,就是產量突然大增,然後價格猛跌,菜價一跌又傷著農民了。雖然這些地方政府是出自好心,但是卻辦了件壞事,這是我們地方政府經常幹的。

問題的本質究竟在哪裡

因此今天產生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也就是說農民賣的菜一分錢一斤,農民吃虧了;消費者買菜一塊二一斤,我們也吃虧了,可是中間環節的運費只佔了最多每斤0.15元,你解釋不了,就算政府目前推動大規模的農超對接,也不過使成本下跌15%。你什麼都解決不了。之所以我們做了這麼多的工作,還沒有解決問題,就是因為沒有找到問題的本質所在。

如果說政府實行一個非常簡單的政策,將你這個地區或城市的終端的菜市場國有化,以最便宜的價格收取租金及水電等必要的支出,其他各種稅費全部減免,菜價立刻會大幅下降。那你曉得這個事情會對老百姓產生多麼大的震憾?可以讓我們老百姓對政府產生多大的相信力嗎?政府政策最難的一點是什麼?就是如何準確地對症下藥,這是真正高難度的政府治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